感悟人生的經典文章_人生感悟

  感悟人生的經典文章
  
  自尊是吃飽瞭之後的事情
  
  自尊、面子,沒有吃飽飯之前有這玩意兒嗎?吃是人生存的最基本條件,“對於一個餓得將死的人,一碗麻風病人吃剩的面條,是世間最珍貴的東西。當然也有寧願餓死也不吃美國面粉的人,但人傢是偉人。”
  
  吃人嘴短的意思很明白,僅僅有這點意思簡直不算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吃人一棵胡蘿卜所蒙受的屈辱怕用一棵老山參也難洗清。
  
  我傻瓜一樣混進瞭首都北京之後,恨不得見瞭個動物就齜牙表示友好,但北京的動物兇猛程度是地球一流的,哪怕是條渾身污垢的野狗,也比外省的狗要神氣許多。那汪汪的吠聲裡無法掩飾的透露出一些皇城根的味道。話說那一年,在一傢又臟又破的似乎是純種老北京人開辦的冷面館子裡,蒼蠅橫飛,老板娘粘膩,一頭生眵的狗伏在所謂的櫃臺邊上看我。我誠惶誠恐的把一塊肉扔給它,我的意思是說:“狗啊,不要仇視我,我知道北京是你們的北京,你很討厭我們這些外地土鱉混混,給你一塊肉,不要仇視我,我暫時居留在此,隨時都會回去。”狗汪地叫瞭一聲,好像我把一顆炸彈扔在它面前一樣。老板娘怒沖沖的說:“幹什麼幹什麼?吃飽瞭撐得難受不是?個崩鴨子挺的傻*一樣看你那操行欠戳!”我心裡想這些北京人的語言怎麼都是從褲襠裡派生出來的?北京人這樣橫?北京人怎麼這樣和八國聯軍一樣不講理?我喂他們狗吃肉是表示友好啊!這時從裡邊走出一個北京胡同的典型形象的男子,那口與褲襠的關系十分密切的北京土話說得如同爆豆一樣,他說這位狗是從法國運回來的,純種,名種,價值起碼十萬元。這樣的狗不能隨便喂,這樣的狗吃的是配方飼料,維生素、蛋白質是有數的,多一點不行,少一點不可以,你亂給他肉吃,非打亂瞭它的內分泌不可。這還是狗嗎?我感到肚子要氣破瞭。那狗就憑著那個死樣也憑從法國進口?我們村垛旮旯裡那些野狗也比它模樣俊秀許多倍。於是我說:“不要嚇唬鄉下人,不過是癩皮狗一條。”哎喲我的親娘,我這句話一出口,等於用火鉤子燙瞭老虎的屁股,那男人目放兇光逼上,那女人卡著屁股喊:“解放,你替我把那小子放瞭血。”
  
  我很害怕。按照宰殺牲畜的一般順序,放血之後該是燒開水屠戮毛羽,然後是卸去頭腳,開膛破肚,摘出下貨,然後掛起來賣。也許明天早晨,也許明天中午,也許明天晚上,在醬肉的盤子裡,在油炸的丸子裡,在串肉的扦子上,就有瞭我的身體的一部分。想到此,脊梁一陣冰涼,哪裡還有心吃什麼冷面,貼著墻邊,點著頭哈著腰,嘴裡一連串兒糟踐著自己跑瞭。
  
  回到宿舍,越想越感到窩囊,於是便有瞭兩行狗屎一樣的淚水從眼裡流出來。怨誰?怨自己,誰讓你去吃什麼冷面呢?躲在屋裡煮包方便面不就行瞭?為瞭不讓賣方便面的北京服務小姐心煩,你可以豁出去一次買上五十袋,把罪攢起來受瞭就行瞭。正想著呢,一個朋友進來,說你流什麼淚?北京缺水,眼淚雖少也是自來水變成的。我一想有理,咱們外地人來瞭北京,事事都要小心,要哭回山東哭去,在北京要器可以,別喝北京的自來水你就哭。
  
  朋友把我請去吃飯,吃瞭一盤胡蘿卜絲,吃一盤粉絲,吃瞭一盤什麼肉忘瞭。吃完瞭,感動得我要命,吃人點滴,永世也不要忘。
  
  隔瞭幾天,一群朋友聚會,我為一句什麼話把請我吃飯的朋友得罪瞭,於是那朋友便咬著牙說:“你的良心讓狗吃瞭!前幾天,我去香格裡拉飯店買瞭西班牙產的胡蘿卜,去長城飯店買瞭美國加州的醬小牛肉,還用上我爸爸出訪蘇聯帶回來的波羅的海的海魚子醬,吃得你小子滿嘴流油,一轉眼你就忘瞭。那些小牛肉還沒有消化完吧?”
  
  我感到渾身冰涼,真是悔之莫及,我恨不得把自己這張作孽的嘴用膠佈封瞭算瞭。你當年吃煤塊不也照樣活嗎?你去吃人傢那胡蘿卜粉絲幹什麼?實在饞瞭你去買一麻袋胡蘿卜吃成瞭兔子也花不瞭二十塊錢,你吃人傢那點東西,你就得承受人傢的侮辱。
  
  我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沒記性,像狗一樣,記吃不記打。當時咬牙切齒地發狠,過不瞭幾天就忘瞭。又有一次朋友請我吃飯,上瞭一隻煤球爐子,爐子上放瞭一隻鍋,鍋裡放瞭十幾隻蝦米,一堆白菜,還有一些什麼肉忘瞭。吃著吃著我的兇相又畢露瞭。那朋友就說:“看,又奮不顧身瞭!”一句話把我的肚子涼透瞭,因為吃人傢的東西所蒙受的恥辱一樁樁一件件湧上心頭。(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我怎麼這樣下賤呢?我怎麼這樣沒出息?你自己下個館子,老老實實地,吃瞭屈也不吱聲地花上幾十塊錢吃一頓不就行瞭嗎?你想怎麼吃就怎麼吃!你想怎麼兇惡就怎麼兇惡吃。你吃光瞭肉把盤子舔瞭也沒有嘲笑你。你忘瞭你是一個鄉巴佬,人傢那些人從根本上沒把你當個人看,有時候找你玩,那就像天鵝有時要瞭解水鴨子一樣。我發誓寧願餓死也不吃人傢的東西瞭。我發誓萬不得已與朋友在一起聚餐時一定要奮不顧身地搶先付帳,我付帳,我吃得多你們就不會嘲笑我瞭吧?
  
  有一次去吃烤鴨,吃瞭一半時我就搶著付帳瞭。幾十個貴種都十分高雅的填飽瞭那些寶紋雕成的胃袋之後,桌子上還剩瞭許多,這時農民的下賤心理又在我心中發作瞭,多可惜啊,這鴨,這餅,這醬,這蔥,多吃一點吧,我就多吃。這時,那人說:“瞧瞧莫言,非把他那點錢吃回來不可!”我感到臉上火辣辣的,好像挨瞭一頓耳刮子一樣。人傢還說我:“你們說他飯量為什麼那麼大?他為什麼吃得那麼多?要是中國人都像他一樣能吃,中國早就被他吃成水深火熱的資本主義瞭!”
  
  我這才悲哀的明白瞭:“這世界上的事情早就安排好瞭,該著受侮辱的命,頭戴著皇冠也脫逃不瞭的。
  
  前年春節回傢,我把這此年在北京受到地屈辱對爹娘說瞭。娘說:“我就不信,人活一口氣,再去吃宴時,監行時你先吃上四個饅頭,喝上兩大海碗稀粥,上瞭宴席,還能做出那副餓死鬼的相來?”
  
  回北京後,遵循母親的教導,上瞭宴席,果然不猴急瞭,吃得溫良恭讓,像英國皇室裡的廚子一樣,我等待著大傢的表揚,可是一個人說道:“瞧瞧莫言那個假模假事的樣兒!好像他隻用兩隻門牙吃飯就能吃出一個賈寶玉來似的!”眾人大笑,食欲大增,那匹人說:“人還是本色些好,林黛玉也要坐馬桶!”
  
  娘啊,簡直沒有活路瞭。”我對我娘說。
  
  我娘:“兒啊,認命吧!命中該受什麼,就得受什麼。”
  
  我說:“娘啊,咱們一大傢人,就單單我因為吃受忍辱負重,半輩子人瞭,這種狀況還沒改變。”
  
  娘說:“兒啊,你這算什麼?娘在六零年裡,偷生產隊馬料吃,被李保管吊起來打,當時想,放下來幹脆一頭碰死在樹幹上算瞭。可等到放下來時,還不是爬著回瞭傢。你大娘去西村討飯,討到麻風病人的傢裡,見過堂裡一張飯桌,桌上一隻碗,碗裡半碗吃剩的面條,臟不臟!但你大娘撲上去就用手挖著吃瞭,還生怕人傢看見罵!你受這點委屈算什麼委屈?娘分明地看到你一天比一天胖起來瞭,不享福,如何胖?兒啊,你這是享福,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仔細思考著娘的話,漸漸地心平氣和瞭。是啊,所謂的自尊、面子都是吃飽瞭之後的事情,對於一個餓得將死的人,一碗麻風病人吃剩的面條,是世間最珍貴的東西。當然也有寧願餓死也不吃美國面粉的人,但人傢是偉人。如我這種豬狗一樣的動物,是萬萬不可用自尊啦、名譽啦這些狗屁玩意兒來為難自己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