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的文章_人生感悟

  感悟人生的文章
  
  生命的自由度
  
  潘潔,1986-2011.4.10,碩士,享年25歲,父母獨生愛女。
  
  於娟,1979.4.6-2011.4.19,博士,享年32歲,兒子土豆2歲。
  
  夏一紅,1970.9.5-2005.8.6,博士,沃頓商學院助理教授,享年35歲,辭別時留下Jessica,6歲。
  
  這些是明處的令人扼腕的事例。有評論說何必那麼看重房子車子等等,生命最重要。不過我覺得這些評論對上面三位不公平。她們當然知道生命最重要,隻是她們不知道自己生命在消逝,而這消逝和自己的事業生活習慣或多或少存在聯系;如果知道的話,她們恐怕都能毅然決然離開過去的生活軌道,寧願過一段平凡的但是能讓年老父母、年幼兒女有依靠的生活。她們隻是不知道。是的很多時候,她們也不願意過她們現在選擇的生活,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潘潔有潘潔的身不由己。盡管三月初她就生病,但是領導不批假,她不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會影響其他人。因此,她要麼堅持,要麼辭職。於娟有於娟的身不由己;不過從她的博客風格看,她也許不覺得自己身不由己,而覺得給自己的很多超過極限的負荷,是自己樂意接受的挑戰。夏一紅有夏一紅的身不由己;沃頓商學院助理教授拿終身職的關鍵階段,除瞭拼隻有拼;加之老公工作忙碌經常出差,她又不願疏忽孩子的教育,她至少必須以優秀的學者、能幹的主婦、負責有愛的媽媽這三個身份全職運轉,不能有絲毫松懈。
  
  在身不由己中高速運轉,似乎是當今社會的常態。大概三年前和幾個畢業的同學一起吃飯,其中有個女孩在她夢想的投行G工作。飯局已經開始瞭一段,女孩才趕過來。甫一坐定她說的第一句話是:“今天真幸福,睡瞭六個小時!”我一驚,抬頭看她的氣色。她是北大本科又是我們的碩士,當年是山鷹隊的活躍分子。畢業才大半年,她卻臉色灰白。講起她的工作經歷,她說常常熬夜加班到兩三點才回寢室,然後早晨六點半又回去準備第二天的工作。有一次她站著等電梯,就那麼一會就睡著瞭。因為沒有替補,她工作的身心壓力都大,因為她如果犯錯,那麼就會影響整個團隊,她不敢想那個後果,所以就必須謹小慎微又謹小慎微。我勸她,要重視身體要平衡…她說她知道,她隻是想工作一兩年有瞭高的平臺再換。人傢的安排打算很好,我就不好說什麼瞭。(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我還遇到年輕的父母,因為自己要加班要在國外讀書,將3歲以內的孩子留在祖父母身邊。我勸他們,孩子0-3歲時長期不和父母一起生活,心理學裡說孩子會覺得自己被遺棄,這種傷痛很難彌補。父母的反應往往是,我也知道是這樣啊,但是現在不好好工作,將來孩子沒有良好的教育,不是一樣會傷害他嗎?我們就拼這一兩年,然後就將孩子接回來。就一兩年。
  
  年輕時代拼一兩年的計劃,看似合理。但是能否順利實施,實在要看各人的智慧。大學同學S畢業時去瞭眾人艷羨的一傢咨詢公司。幾年之後,她將自己的工作從高薪的專業領域轉入行政服務軌。聊起為什麼,她說太可怕瞭。她說她的女同事,不少一直拖著不敢要孩子;有的懷孕期間照樣熬夜到兩三點;有一些因為錯過瞭或者身體狀況太差已經不能生育瞭。此外,她還發現她的同事中,傢庭幸福的太少。其實原因很簡單,沒有時間去跟傢人相處,幸福的傢庭是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
  
  為什麼物質越來越豐盛瞭,但是我卻看到,生命的自由度越來越少瞭?想起上周看湖南衛視一檔相親節目,是母女一起來挑準女婿的。其中有一個男生讓我印象深刻。他在北京做策劃,他覺得北京適合工作但是不適合生活,希望在掙四五年錢之後,為老人和孩子計,到南方二線城市、山清水秀處生活。結果,在場女嘉賓不少說他不求上進。到他母親出場的時候,在江蘇農村長大的老人很樸實,也很激動。她說,農村有句老話叫“寧叫傢寬,不叫屋寬”。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因為購房而背上沉重的債務,在當下過很辛苦很有壓力,卻不能保證傢庭和睦。這個男孩在節目中的結局其實是不出意外的–他不會遇到自己的意中人–盡管我覺得他很有想法、很上進、很優秀。
  
  如何才能增加生命的自由度呢?這個問題的答案自然要見仁見智,當然也可以忽略這個問題過自己的日子。不過在這個高速運轉的社會,可以預見的是我們會卓別林在《摩登時代》中塑造的那個工人變得越來越象–不停地擰螺絲,不停地擰和螺絲相象的一切東西,一直擰到自己不能運轉的那一刻,才嘎然而止。
  
  我小時候,聽到媽媽最愛唱的是《天仙配》。什麼樣的夫妻是天仙般的搭配呢?是“你耕田來我織佈,你挑水來我澆園”所表達的共同為著美好的未來奮鬥的生活模式,以及“夫妻恩愛苦也甜”的生活態度;三十年後,公認的天仙搭配–至少從電視裡反映出的女方的態度來看–是男方要有車、有多少平米的房子,並且這房子不能有貸款;年薪怎麼也得在幾十萬。在我看來,物質的豐盛刺激瞭人們的各種期望,這些物質也就憑借這些期望,堂而皇之地駕馭和奴役瞭追求幸福和美好的人們–沒有自己買的房子,怎麼能娶我的女兒呢?沒有一大筆錢,怎麼能在未來給孩子很好的教育?這些期望貌似給瞭人放眼未來的智慧,卻生生褫奪瞭人追求此刻對於自己生命最美好最重要的許多東西。其實,如果心靈沒有傢園,再大的房子又怎麼會給我們安全感和滿足感?
  
  因此在我看來,要增加生命的自由度,就必須做減法。因為生命中真正重要美好的東西,其實都是無價的,比如夢想、激情、愛、自由。也就是說,發現自己生命中所認定的最美好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也許可以為我們學習做減法提供一些思路。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