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 人生感悟_人生感悟

  美文 人生感悟
  
  爺爺沒有看見的事
  
  2000年的一個夏夜,我傢吵翻瞭天。
  
  兩個月前,全傢人哭成一團,將爺爺隆重安葬。葬禮罷,圍坐在爺爺生前常坐的桌子前,嬸嬸突然問,遺產怎麼處理——她指的是爺爺的房子。爸爸、媽媽,姑姑、姑父和叔叔瞬間交換眼神,卻沒一個人接茬。過瞭一會兒,爸爸對我,也對堂妹說:“你們先出去下。”
  
  我和堂妹依偎著,不住拭淚。爺爺極愛我們,現在物是人非……忽然,裡屋傳來爭吵聲,聲音越來越大,我走過去,從門縫中偷窺,我看見媽媽和嬸嬸已激動地站瞭起來。
  
  媽媽的話落地有聲:“我傢孫強是長房長孫!”嬸嬸不依不饒:“現在男女平等,何況孩子爺爺到死,都是和我們一起過的!”堂妹也走過來,她問,發生瞭什麼事,我把她的頭按回去,推著她走出傢門。
  
  那天,媽媽忿忿離去,我和爸爸跟在她後面。一段時間內,爺爺房子的事沒有人再提起,直至一日,媽媽突然問起爸爸,爸爸囁嚅著;媽媽再問,他就沉默瞭。
  
  沉默良久,拖到不能再拖,爸爸硬著頭皮承認,他背著媽媽簽瞭一份協議。就在我們忿忿離去後的第三天,由姑姑作證,爸爸同意將房子的產權劃歸給叔叔嬸嬸一傢。媽媽氣得直哆嗦,不住地罵爸爸。
  
  那年,我高三,無論年齡還是思想,都介於孩子與成人間。對於爺爺的房子,我沒有任何占有或放棄的意識,但朦朦朧朧中,我本能地認為叔叔強占瞭我們傢的財產,他們集體做瞭一件大事,偏偏瞞住我和媽媽;我恨叔叔,捎帶著對爸爸不冷不熱。
  
  我傢和叔叔傢斷絕瞭來往。
  
  事實上,因為那份協議,媽媽甚至要和爸爸離婚。爸爸做好做歹攔住瞭她,但此後每次口角,媽媽便要提起房子、協議,而爸爸不吱聲,或者惱羞成怒,幹脆重重地關上門,一走瞭之。
  
  我、媽媽和叔叔一傢幾乎不見面。除瞭一年一次爺爺的忌日,或春節、清明節集體去掃墓。
  
  幾年中,我傢和叔叔傢同桌吃飯的機會不超過三次,為表示厭惡,隻要叔叔夾過哪盤菜,我就直接把那盤菜從我面前拿開,以表示他碰過的一切我都不想再碰。每次吃飯,我和媽媽都急匆匆吃完,嘴一抹就走開。這樣說吧,雖然每年都見面,但由於我從不正視叔叔,幾年來他是什麼發型,胖瞭瘦瞭我都沒看清。
  
  大學畢業後,我讀研,離開老傢。再接著,我又畢業,在上海找瞭份工作,朝九晚五,做牛做馬。
  
  堂妹讀的是成人大專,她的生活和我的完全是兩條軌跡。聽說她交男朋友瞭,聽說又分手瞭,聽說她工作的單位,領導很喜歡她,有意招她做兒媳啦——這些消息輾轉從其他親戚口中傳來,再傳人我耳中已是過去時的堂妹“最新動態”。
  
  其實,小時候,我和堂妹感情很好。隻是,大人間的矛盾,讓我們逐漸疏遠,我們不通音訊,當彼此透明。
  
  一日,我接到電話,媽媽打來的。她提到叔叔,這讓我有些詫異。原來,這一兩年,親戚們大多退休,親戚們的孩子也大多到瞭男婚女嫁的年齡,傢宴、婚宴、聚會、見面,越來越頻繁。“人傢都談笑風生,就我板著臉賭氣,倒顯得我不大氣”,看得出,媽媽對往事有芥蒂,但已比過去想得開。
  
  這幾年,我也多瞭些閱歷,不再是非黑即白的少年時代。所以當媽媽在電話中問我,“孫儷結婚你回不回來”時,我思索瞭一下,就滿口答應。因為我知道,按照老傢的規矩,女孩兒出嫁,要由哥哥背出娘傢門,而我是堂妹唯一的哥哥。
  
  堂妹結婚那天,我簇新的西服上沾著星星點點的金粉,堂妹興奮得一塌糊塗。我背她出門時,她緊緊摟著我的脖子,就像小時候,我帶她出去玩。
  
  妹夫梳平頭,個子很高,人很結實,他一口一個“大哥”,叫得我頗為受用。(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有親戚打趣:“妹妹都結婚瞭,哥哥啥時候結啊?”叔叔也問:“對啊,老大啥時候結婚啊?”我不得不笑著接茬兒道:“快瞭,快瞭。”這是自2000年來,我第一次和他說話。
  
  第二年,堂妹的孩子出生。
  
  說來奇怪,這孩子竟然和我一樣,在耳朵旁邊長著一個小小的肉疙瘩,“這孩子和大舅有緣分。”媽媽在孩子的滿月酒上,這樣解釋。我抱著那孩子,他對我笑,我的心裡蕩漾出一朵花。
  
  當晚,宴罷,我們一傢三口散步回傢。爸爸誇媽媽,你現在年紀大瞭,心態平和瞭,不像過去……媽媽接過話,主要是經濟寬裕瞭,錢不那麼重要,想到那房子,我還是會生氣,但有時想,算瞭,為瞭那點錢,一傢人弄得互不來往不值得。
  
  這是多年後,爸爸第一次解釋,他說,爺爺生前一直和叔叔一傢生活在一起,作為長子,爸爸總覺得對爺爺的照顧沒有叔叔多,而當時叔叔經濟拮據——嬸嬸下崗,堂妹成績一般,想考個正式的大學沒任何希望,那意味著又要花錢……“我怕和你商量後,就會打亂我的決定。”媽媽沉默不語。我扶著她,一路走,一路跟在爸爸身後。
  
  去年夏天,我準備買房,需要動用爸爸媽媽的積蓄,專門回瞭趟傢鄉。叔叔、嬸嬸不知從哪兒得到的消息,他們竟抱著外孫親自上門來瞭。
  
  堂妹的孩子可愛至極,正是咕咕說話的時節,他會喊我“舅舅”,我抱著他,一會兒舉到頭頂,一會兒放到腳下,把他逗得哈哈大笑。
  
  叔叔嬸嬸,則忙著和爸爸媽媽說話。一道茶過,他們打開包,沒有任何前兆,掏出十萬元現金擺在桌上,媽媽吃瞭一驚,不知是什麼意思,嬸嬸解釋:“知道老大要買房……”叔叔接過話,“是借,但隨便孫強什麼時候還,”他頓瞭頓,“不還也行。”
  
  媽媽的臉上閃過一絲意外,爸爸端著茶壺,給每人的茶杯續上水。放下茶壺,我發現他的眉宇間分明有喜色流露,仿佛在媽媽面前長瞭志氣。
  
  今年春節,我帶著媳婦回去舉行婚禮。叔叔忙前忙後,爬上爬下。堂妹嘟著嘴:“我結婚的時候,爸都沒這麼忙過!”叔叔笑著說:“這是孫傢娶媳婦兒!孫傢的大事,當然我要忙!”
  
  接親、行禮、拜祖宗、堂妹的孩子在我的婚床上滾來滾去,又留下童子尿,象征“早生貴子”。
  
  一切禮畢,打仗似的一天結束,我們全傢從酒店回來,累得歪在客廳沙發上。白天行禮用的桌子中間,擺著爺爺的遺像。大傢圍坐在桌子前,這一幕多像十年前,爺爺剛去世時的情景。
  
  嬸嬸、媽媽、姑姑哄著堂妹的孩子玩。堂妹用一條幹毛巾,輕輕拭著相框,過瞭一會兒,她放下相框,突然說,時間過得真快,爺爺去世都10年瞭。爸爸接過話,可惜爺爺沒看到你和你哥結婚、生孩子。
  
  我和堂妹對視一眼。想到幼時,爺爺常一邊喝酒,一邊喂我倆花生米;還說要看到我們成傢立業……爺爺去世後,我和堂妹,我們一大傢人甚至很難坐在一起,團團圓圓;不過現在終於坐在一起,爺爺沒看見,我多希望他看見。
  
  我捂著臉,稍頃,媳婦卸完妝走出來,她驚訝地問:“怎麼都在哭啊?”我抬起頭,發現爸爸、叔叔、堂妹,幾乎全傢都在流淚。
  
  媳婦把我偷偷拉到一邊:“出啥事啦?”我一抹臉,對媳婦說:“沒事,隻是爺爺沒有看見。”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