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亦如你所願_人生感悟

  生活亦如你所願
  
  “這不是我要過的生活!我要過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我好想改變,可是不能!”
  
  “這是我要過的生活!雖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我也曾經有過想要的生活呀,但是我最後撐不住瞭,隻好向生活投降瞭……”
  
  “你應該過這樣的生活呀,(省略描述若幹)這才是真正的生活!”
  
  可是每個人正過著的生活,都是自己選擇的。
  
  薩特說人有選擇的自由,又說他人即地獄。借他這說法,往極端點,人的確是自由的。比如說,你在牢獄裡等著秋後問斬。你可以選擇等一個月後吃頓斷頭酒然後死,也可以選擇逃獄——哪位說瞭,逃獄成功概率極低,而且抓住就當場斬首,斷頭酒和一個月時光都沒瞭。這就屬於後果,是你需要承擔的。但理論上,你還是有選擇的自由。
  
  換個溫和點的例子。五年前,我有個朋友陷於左右為難。爸媽逼結婚,他不願結,真覺得生不如死。我在一邊幫著出餿主意:“那就結呀!”
  
  “我又不想結!我跟那姑娘和那傢都處不好。”
  
  “那就跟爸媽鬧翻。”
  
  “那我爸媽得多生氣啊,我媽心臟不好!”
  
  最後他還是結婚瞭,挺簡單:他最後還是放不下爸媽。他試圖過溝通和說服,但用他的話說,“我爸媽不像你爸媽那麼開通。”所以最後,他也隻好這麼做瞭。我說這個,不是想宣揚愚孝或包辦婚姻可悲不敢付讓爸媽心酸難過的代價,隻想說明:對他來說,結婚很苦,但已經是可選擇范圍內的最優選擇——比起讓他那對無法說服的父母傷心斷腸鬧翻來說。(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沒有完美解讀時,人隻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管仲有段名言:
  
  “吾始困時,嘗與鮑叔賈,分財利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為貪,知我貧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更窮困,鮑叔不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知我不羞小節而恥功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
  
  簡單說:管仲以前做啥丟人事,鮑叔牙都不責備他,因為知道他做此選擇,必有苦衷,必有舍不下的。
  
  有句話流傳過,所謂“幼稚的男人可以為夢想壯烈的犧牲,而成熟的男人則可以為夢想屈辱地活著”。當然這話未必精當。唐睢陽失陷,南霽雲本來“欲將以有為也”——我理解是,他想留下命來,詐降,當無間道——但張巡喊他一嗓子“南八,男兒死耳,不可為不義屈”,南八便慨然就死。這是南霽雲的選擇:他本來打算為一些高尚的目的屈辱的活著,但顯然,張巡這一嗓子喊過,他寧願幹脆犧牲,不願負瞭張巡。
  
  所以,也有些男人壯烈犧牲,並不是因為他們幼稚。
  
  世上南八這樣的烈漢和睢陽這樣的傳奇很少,但大體上,眾生皆苦,每個人都有些放不下的,有形無形的東西。佛傢說“求不得”是苦,所以教人“放下”。但到那地步,談何容易?
  
  我有個很好的動漫控朋友,自己還沒什麼爸爸樣子,就要瞭兒子。當瞭爸爸,忙得濤走雲飛,尋一清閑下午看兩小時漫畫就是他人生至樂瞭,但時常求不得。跟他瞎聊時說,有法子沒?有。
  
  ——當初不要孩子?那樣會開心些,但長輩那邊會有壓力,自己也會覺得哪不對勁。
  
  ——對孩子馬虎些?自己會對太太歉然,而且覺得很沒責任感。
  
  ——所以歸根到底,他說,養著孩子,累歸累苦歸苦煩歸煩,但心情還算平靜,沒什麼愧悔之處。當然他也苦笑:如果臉皮厚一點,就好瞭。
  
  有些嫁娶瞭非如意對象的人,是因為豁不出去和爸媽吵翻;有些在大城市拼命不願回故鄉納福的人,是因為不想受“不甘心”的煎熬;有些敢於辭掉穩定工作去做點什麼的人,是因為日夜被夢想與流逝的時間催逼不過。每個人的生活和苦衷,隻有自己能完全瞭解。人生時刻在做選擇,大多數時候又偏魚與熊掌無法兼得。
  
  所以,每個人此刻所經歷的生活,都是自己選擇出來的——每個人必然都有未競的夢想,但實現那些夢想的生活,必然要舍棄許多現有的東西。
  
  每個人所珍視的東西千奇百怪,子非魚不知魚之樂。我的某些朋友認為理想高於一切,我的另一些朋友認為父母比理想重要得多,我的一個朋友覺得開傢西北風味涼皮館比工作有意義得多,我還有個朋友覺得出國留學固然是好但她喜歡能夠每天按時上班按時去某一傢喝巧克力陪男朋友的生活。每個人所不肯放棄的東西如此不同,於是世界多種多樣。
  
  我一直尊敬對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無論多麼奇怪)持之以恒的人——實際上我自己有許多幼稚呆傻的理想一直在踐行著——但用句菲茨傑拉德的話,“當你想批評人時,記住,並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和你有一樣的條件”,我覺得,過著違背自己心願生活的人(為數不少吧?),說到底隻是價值觀不同。一個人肯放棄理想,並承擔內心的失落感,一定是因為命運給他安排瞭更割舍不得的東西(比如,我那位被迫結婚的朋友,那對不那麼好溝通的雙親)。也隻有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價值觀裡,那對你究竟有多重要。
  
  這個世界並不公平,許多時候造化弄人還很混蛋。甘苦取舍,放不下的東西為何重要,有多難放掉,隻有自己知道。弗羅斯特的詩說,“抱歉我沒法同時選兩條路”。無論你選擇過什麼或將要選擇什麼,無論別人或你自己偶爾也哀怨說你沒選的那條路看上去如何動人,當初應該如何如何或者將來應該如何如何,都沒什麼值得愧悔的。選擇一種生活,就是選擇瞭不去冒另一種生活的風險。無論他人或你自己如何說,你至少選擇保留瞭一些你不肯割舍的某樣東西。不管是父母、親人、理想還是安全感,抑或是許多他人完全無法理解的事物。也隻有你自己知道,你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價值觀裡,那對你究竟有多重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