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餘生最年輕的一天

  今天是餘生最年輕的一天

  文/艾曉雨

  人是情緒化的動物,隔段時間就要被那些憂傷鬱悶種種瑣碎的煩惱侵襲,有時候竟然難以自拔,所以生活越來越好的今天,那種被抑鬱病折磨的人卻越來越多。人非神仙,孰能常樂?我也常常被這些莫名的苦痛折磨。

  有段時間身體不好,到處都不合適——吃不香,睡不好,人迅速憔悴下去。這樣子的另一個後果就是,我的情緒隨之一落千丈,感覺到瞭末世。那是一個惡性循環,惡劣的心情導致身體越發快地差下去。最後,我去醫院,找醫生,號脈,拿藥,樓上樓下地跑,跑出瞭一身的汗。

  醫院那等地方,幾乎是每個人都拒絕去又不得不光顧的地方。看到那些坐在輪椅上,歪著腦袋流著涎水話也說不利索的人,還有渾身被綁架一樣躺在擔架床上被推著走的人,幾乎就忘記自己還有一身的小毛病。是的,與他們相比,我那點小病小痛算什麼呢?能走能跳,能讀書寫字還能獨立思考,在那些人的眼裡,我已經是這個世上頂頂幸福的人。

  因為這份幸福來得太普通太容易瞭,所以我們常把它忽略瞭去。倒揪著那些無關緊要的細枝末節的小煩惱,又無限將它們放大。

  去駕校練車,認識瞭很多先前不曾認識的同學。炎炎夏日中午,幾個年紀相仿的女子坐在訓練場邊上的樹蔭底下聊天。也不過是傢長裡短那些事。正聊得起勁,手機響,接起,是傢中老公和孩子一起打來的。天那麼熱,在外頭別不舍得花錢,買些可口的東西吃,多喝水。同樣的話,爸爸講一遍,孩子再在一邊重復一遍。手機的音量很足,他們的聲音散出好遠。我哼哼哈哈答應著,並不覺得怎麼樣。掛瞭電話,扭頭卻發現幾位女友正怔怔地望著我,有一位眼圈兒竟然紅瞭。她對我說:“真的好羨慕你,有這麼體貼的老公和孩子。”

  那天下午從練車場回傢,我幾乎一路哼著小曲兒雀躍著回去。到傢的時候,上班的已經去上班,上學的已經去上學,客廳裡的空調卻敞開著。我知道,那是他們特意給我打開的。從熱浪滾滾的大太陽底下一下子進入那個清涼世界。深深呼吸一口空氣中淡淡的茉莉花香。兀自傻笑瞭:你還要什麼呢?除瞭這些?

  楊絳先生的散文集裡,有一首她翻譯的英國詩人蘭德的詩歌,曾經廣受熱捧,被好多朋友摘錄瞭來,掛在那裡當瞭自己的人生座右銘,詩歌是這樣子的:

  “我和誰都不爭,
  和誰爭我都不屑;
  我愛大自然,
  其次就是藝術;
  我雙手烤著,
  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瞭,
  我也準備走瞭。”

  這是一種人生的大境界,清高而又豐盈,為很多人向往。也僅僅是向往,能夠效仿做到的可能少之又少。事實上,世間的大多數人都活在一種比較裡——橫著比,豎著比,跟人比,跟物比,今跟昨比,是與非比……比來比去,有人在這份比較和鑒別裡越來越鬱悶,有人卻是越比越開心。

  原來,比,亦是有個比法的,比較得對路瞭,心裡就順溜,心情就好,比較反瞭方向,可不就越比越難過。

  向往美好,跟人作個比較,是一份人之常情,沒什麼不好不對。隻是別老把眼睛盯著上方看,那叫攀比。比一旦跟攀粘到一起瞭,就沉瞭,就累瞭。心向往之,力所不及。身累,心亦累。倒不如把眼光放寬,前後左右看看,上上下下打量,你會發現,蕓蕓眾生裡的你,會有多少別人羨慕的幸福理由。(www.share4tw.com)看到別人成功時,告訴自己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兒,他們取得的成就是因為他們付出瞭你所沒有付出的努力,那樣的比較之後你會少份嫉妒多份踏實。覺得自己不幸時,告訴自己這個世界上還有太多遠比你更不幸的人——可他們還在努力地活著,那樣的比較讓你學會珍惜。

  跟自己比,也可以越比越快活的。某天看到一位網友的簽名,她這樣子寫:“今天是餘生最年輕的一天。”無獨有偶,某天我十五歲的女兒在她當天的記事本也跟我分享瞭同樣的一句話:“有夢想現在就去做,因為你再也不會比現在更年輕瞭。”我看過,不禁莞爾。

  不沉溺於昨日的美好,不抱怨今天的不如意,踏踏實實做好今天的事情,安心享受當下每一天,何等的灑脫與快樂。

  • 一個今天勝過無數個明天
  • 今天不走,明天不跑
  • 你今天的困境,就是你以前和未來的困境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