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根本沒時間發呆:想象五年後的你在做什麼

  你根本沒時間發呆:想象五年後的你在做什麼

  一九七六年的冬天,當時我十九歲,在休斯頓太空總署的大空梭實驗室裡工作,同時也在總署旁邊的休斯頓大學主修電腦。縱然忙於學校、睡眠與工作之間,這幾乎占據瞭我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全部時間,但隻要有多餘的一分鐘,我總是會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我的音樂創作上。

  我知道寫歌詞不是我的專長,所以在這段日子裡,我處處尋找一位善寫歌詞的搭檔,與我一起合作創作。我認識瞭一位朋友,她的名字叫凡內芮 (Valerie Johnson)。自從二十多年前離開德州後,就再也沒聽過她的消息,但是她卻在我事業的起步時,給瞭我最大的鼓勵。

  僅十九歲的凡內芮在德州的詩詞比賽中,不知得過多少獎牌。她的寫作總是讓我愛不釋手,當時我們的確合寫瞭許多很好的作品,一直到今天,我仍然認為這些作品充滿瞭特色與創意。

  一個星期六的周末,凡內芮又熱情地邀請我至她傢的牧場烤肉。她的傢族是德州有名的石油大亨,擁有龐大的牧場。她的傢庭雖然極為富有,但她的穿著、所開的車、與她謙誠待人的態度,更讓我加倍地打從心底佩服她。

  凡內芮知道我對音樂的執著。然而,面對那遙遠的音樂界及整個美國陌生的唱片市場,我們一點管道都沒有。此時,我們兩個人坐在德州的鄉下,我們哪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突然間,她冒出瞭一句話:

  “Visualize, What you are doing in 5 years? ﹙想像你五年後在做什麼?﹚”

  我愣瞭一下。

  她轉過身來,手指著我說:“嘿!告訴我,你心目中‘最希望’五年後的你在做什麼,你那個時候的生活是一個什麼樣子?”我還來不及回答,她又搶著說:“別急,你先仔細想想,完全想好,確定後再說出來。”

  我沉思瞭幾分鐘,開始告訴她:“第一,五年後,我希望能有一張唱片在市場上,而這張唱片很受歡迎,可以得到許多人的肯定。第二,我住在一個有很多很多音樂的地方,能天天與一些世界一流的樂師一起工作。”

  凡內芮說:“你確定瞭嗎?”

  我慢慢穩穩地回答,而且拉瞭一個很長的Yesssssss!

  凡內芮接著說:“好,既然你確定瞭,我們就把這個目標倒算回來。如果第五年,你有一張唱片在市場上,那麼你的第四年,一定是要跟一傢唱片公司簽上合約。”

  “那麼你的第三年,一定是要有一個完整的作品,可以拿給很多很多的唱片公司聽,對不對?”
  “那麼你的第二年,一定要有很棒的作品開始錄音瞭。”
  “那麼你的第一年,就一定要把你所有要準備錄音的作品全部編曲,排練就位準備好。”
  “那麼你的第六個月,就是要把那些沒有完成的作品修飾好,然後讓你自己可以逐一篩選。”
  “那麼你的第一個月,就是要把目前這幾首曲子完工。”
  “那麼你的第一個禮拜,就是要先列出一整個清單,排出哪些曲子需要修改,哪些需要完工。”
  “好瞭,我們現在不就已經知道,你下個星期一要做什麼瞭嗎?”凡內芮笑笑地說。

  “喔,對瞭。你還說你五年後,要生活在一個有很多音樂的地方,然後與許多一流的樂師一起忙著工作,對嗎?”她急忙地補充說。“如果,你的第五年,已經在與這些人一起工作,那麼你的第四年,照道理應該有你自己的一個工作室或錄音室。那麼你的第三年,可能是先跟這個圈子裡的人在一起工作。那麼你的第二年,應該不是住在德州,而是已經住在紐約或是洛杉機瞭。”

  次年(一九七七年),我辭掉瞭令許多人羨慕的太空總署的工作,離開瞭休斯頓,搬到洛杉機。

  說也奇怪:不敢說是恰好五年,但大約可說是第六年。一九八三年,我的唱片在亞洲開始銷起來,我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全都忙著與一些頂尖的音樂高手,日出日落地一起工作。

  每當我在最困惑的時候,我會靜下來問我自己:五年後你“最希望”看到你自己在做什麼?

  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答案的話,你又如何要求別人或上帝為你做選擇或開路呢?別忘瞭!在生命中,上帝已經把所有“選擇”的權力交在我們的手上瞭。

  如果,你對你的生命經常在問“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那樣?”的時候,你不妨試著問一下自己,你是否很“清清楚楚”地知道你自己要的是什麼?

  如果連你自己要的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話,那麼愛你的主,又如何幫你安排呢?不是嗎?

  而在你旁邊的人,再怎麼熱心地為你敲鑼打鼓,愛你的主也頂多給一些慈悲的安慰。(www.share4tw.com)因為連你自己都還沒有清楚地告訴他,你要的是什麼?那麼你又豈能無辜地怪上帝沒有為你開路呢?不是嗎?

  有這樣一篇調查似乎也說明瞭什麼:

  有一年,一群意氣風發的天之驕子從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瞭,他們即將開始穿越各自的玉米地。他們的智力、學歷、環境條件都相差無幾。在臨出校門前,哈佛對他們進行瞭一次關於人生目標的調查。結果是這樣的:

  27%的人,沒有目標;
  60%的人,目標模糊;
  10%的人,有清晰但比較短期的目標;
  3%的人,有清晰而長遠的目標。

  以後的25年,他們穿越玉米地。25年後,哈佛再次對這群學生進行瞭跟蹤調查。結果又是這樣的:

  3%的人,25年間他們朝著一個方向不懈努力,幾乎都成為社會各界的成功人士,其中不乏行業領袖、社會精英;
  10%的人,他們的短期目標不斷地實現,成為各個領域中的專業人士,大都生活在社會的中上層;
  60%的人,他們安穩地生活與工作,但都沒有什麼特別成績,幾乎都生活在社會的中下層;
  剩下27%的人,他們的生活沒有目標,過得很不如意,並且常常在抱怨他人、抱怨社會、抱怨這個“不肯給他們機會”的世界。

  其實,他們之間的差別僅僅在於:25年前,他們中的一些人知道為什麼要穿越玉米地,而另一些人則不清楚或不很清楚。

  故事到此完結。在這裡,我們的確看到瞭人生職業規劃的重要性,在將這個規劃細細拆分,我們馬上就會發現,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時間停下來發呆。

  • 畢業後的五年拉開大傢差距的原因在哪裡?
  • 感謝五年前的自己
  • 獻給畢業不到五年的人:如何度過踏上社會的頭五年?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