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裡

  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裡

  這是我畢業的第九個月,人在昆明,租瞭個三十平的房子。換瞭兩份工作,第一份是在個商場裡做企劃,單休,加不完的班。第二份工作和專業相關的工作,心理輔導,是我喜歡的工作。

  前不久他開始斷斷續續的發短信給我。他教瞭一輩子書,眼睛不好,一把年紀突然迷上買彩票,前不久回傢他看電腦的時候叫我坐在旁邊給他念號,看他一本正經的拿著個本子在記錄著彩票走勢,那種感覺讓我既覺得好笑又心酸。

  “回傢吧,不要在昆明打工瞭,爸媽供你讀瞭四年的大學,不是為瞭讓你在昆明隨便打個工,然後隨便嫁人,過這樣沒有意義的人生。回來好好考公務員,省考就要開始瞭,好好準備一下。你隻是個小姑娘,你不用像男生一樣賺多少錢,爸爸隻是希望你的一生安穩健康。你還年青,不要這樣荒飛青春,不要把爸媽的願望放之不關。爸爸相信你一定可以考試成功,加油”

  每天都是內容差不多的短信,持續瞭一個星期。我沒有回復,隻有愧疚。他是個話不多的男人,對傢庭的愛隱忍沉默。他平時從來不會和我說那麼多的話,大學四年他每次打電話給我都是問還有沒有錢,天氣冷瞭多穿點,要舍得吃點好的。而且作為一個鄉村教師,他根本不會發信息,過年給他新買的一個智能機教他解鎖他都覺得非常新奇。我可以想象他應該是請其他老師教他一個一個的打字,一個一個的確認,長舒一口氣後,把他全部的希望發到瞭我的手裡,我看到這些有些錯別字的信息,沉甸甸的酸楚。

  我記得我畢業剛在商場上班的時候,要學的東西很多,非常忙。有次老傢過節親戚朋友都來瞭,他讓我請假回傢。我告訴他我才剛剛上班,不好請假。他說你隻是在打工,不是上班。正中紅心,我語塞。

  我們也有過爭論,我告訴他時代不同瞭,你們那個時代是因為你們沒有去選擇自己想要生活的權力,而我們有。你們那個時代除瞭教師公務員其他都是工人,而我們這個時代不一樣。我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現在自己過得很好。我知道你是想把你認為好的東西給我,但你有沒有問過我喜不喜歡。我喜歡的生活不是安穩,是自由。

  一個人的價值觀其實是在受著各種外界環境的影響而塑造出來的。他師專畢業就去做瞭老師,在那種一個學校裡隻有一個老師的地方,村裡的人都尊敬他,日子不算富裕也不算窮困,安安穩穩樂樂呵呵一小半輩子就過去瞭。那是他認為的完美生活。他隻是想把這種他認為好的生活復制給我。我知道他並沒有錯。

  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裡。我性格比較內向,不健談。小的時候說話很結巴,遇到人不敢說話,也不自信。親戚朋友給我的評價是:膽小的、善良的、孤僻的、不是那麼聰明的、不自信的、隻適合當老師和公務員的、性格太軟弱的、脾氣太溫和的、容易受人欺負的。所有的形容詞堆砌出來的那麼一個我。

  我有一個表姐,從小都是很開朗的、健談的、善良的、大方的、很優秀的、朋友很多的、深受老師朋友親戚喜愛的。很多褒義形容詞堆砌出來的她。我曾經一直很希望能夠成為她那樣的人,成為那樣讓別人喜歡的人。

  工作之後我一直努力的在改變自己,變成健談的、會找話題聊天的、大方的、朋友很多的那樣的一個人。(www.share4tw.com)後面發現其實改變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並且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在改變自己取悅別人。我是個很喜歡獨處的人,現在我一個人的時候在傢自己學瞭畫畫,畫的還不錯。

  有次我手機在公交車上被小偷摸瞭,下車的時候我追著小偷跑瞭一個站,後面抓著小偷的衣領告訴他不把手機還給我我就打110報警。(其實當時沒想著電話不在怎麼報警這事)我之前考瞭會計證,現在上班我不止做著心理輔導,還兼職做著會計,收入還可以。

  我脾氣很溫和,雖然話不多,但和同事領導相處的都挺不錯。現在想想,好像這樣也還不壞。比在人群散盡、燈光黯淡、杯盤狼藉的時刻,發現隻剩一個疲憊、孤單、空虛的自己好多瞭。

  我再沒有想要變成另外一個人瞭,我在用我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活著,而且過得很好。不要活在別人的評價裡,也不要去視圖用別人的眼光定義自己,因為別人看到的可能隻是萬分之一的你。如果你覺得別人眼裡的你就是全部的自己的話,那很可悲,是你讓自己變成那樣的人。如果你要去選擇你想要的生活,就必須要去做一個更好的自己,用自己喜歡的方式。

  一定有人和你不一樣,他會覺得內向是不好的,外向才是好的。獨處是不好的,朋友多才是好的。自由是不好的,穩定才是好的。其實不是這樣的。不是所有的魚都生活在同一片海裡。(文/簡安娜)

  • 不是所有人都在盯著你,他們隻是在談自己
  • 不是所有的遺憾,都需要填滿
  • 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對你的孩子寬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