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到瞭這個略顯尷尬的年紀

  我們都到瞭這個略顯尷尬的年紀

  文/盧思浩

  年初二我和老陳大半夜坐在馬路牙子上喝酒。這傢夥和我從高一起就是好基友,轉眼我們的友情將近十年。老友相聚,總能提到以前,高中時一起犯的傻逼,大學裡一起熬夜通宵,那時大傢好像都無所事事,總是一個電話就能聚到一起。現在回頭看,身邊的人,也就隻剩那麼幾個。

  老陳年初三就要回銀行上班,他喝酒總是有一個特點,就是喜歡吹瓶,人送外號“雪花小王子”。這貨又拿起一瓶啤酒準備和我一飲而盡,我忍著滿肚子往外冒的啤酒氣,愣是和他又幹瞭一瓶。到後來我撐到站起來都在打嗝,那貨依舊若無其事地一瓶又一瓶。

  我說你這傻逼這麼多年來真是一點都沒變。

  他說我也就隻有在你們面前還能找回一點以前的感覺。

  我無語,突然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因為仿佛我也是這樣。

  想著很久以前,我們說話總是喜歡用終於。就像終於放假瞭,終於畢業瞭,終於離開這裡瞭,終於又是一年瞭,那時總覺得任何一個告別都是一種解脫。卻沒想到時間把我們都推向瞭一個無比尷尬的年齡點。

  末瞭老陳又去買瞭一打啤酒,感慨說總覺得我們還沒長大就老瞭。

  我拍瞭一下他肩膀,說尼瑪你居然變得這麼文藝,難道是看我書看多瞭嗎。

  老陳來瞭句,傻逼你的書別指望我看第三遍,人總有迷茫想傾訴的時候。盧思浩,你覺得未來我們該怎麼走。

  我拿起啤酒和他碰杯,說尼瑪還能怎麼走,在甘心之前,一直往前唄。

  這就是年初二的場景,我,老陳,兩個傻逼,兩打啤酒,張傢港某處的馬路牙子。

  沒有什麼能一下子拯救你,也沒有什麼能一下子打垮你,就像我在之前說的一樣。隻是時間拖著你,把你變得越來越尷尬。明明不年輕瞭,又不甘心徹底變成大人。明明不在那麼年輕瞭,卻又沒有真正地老瞭;明明比什麼時候都想要靠自己,卻又發現自己靠不住;明明想要往前走,卻不知道勁該往哪處使。

  你看,多尷尬。

  然而成長的一部分就是這樣,你沒有辦法逃開它,這種尷尬感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和你如影隨形。它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你,你已經長大瞭,你必須做好準備。這世界就是這樣,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開心有人難過,你不能保證自己會拿到一個什麼樣的劇本,你隻能保證自己能把這個劇本演下去。

  就在前天,小夥伴找我聊天,大意是問我,怎麼才能擺脫那種無力感。我想瞭想,回答他,我從來沒有擺脫過無力感,就好像我沒能擺脫過孤獨感和尷尬感一樣。即使一個人再怎麼努力生活,他終究要面對分道揚鑣。他終究要面對生命裡的挫折和不如意,尤其是在他發現生活是另外一個樣子的時候。

  既然沒辦法擺脫,那就承認它。承認自己有可能失敗,承認到瞭某個階段朋友就是在做減法。隻有這樣你才能明白什麼是重要的,隻有這樣你才能明白現如今還在你身邊陪伴你的人,是有多麼難能可貴。

  時間總是拖著你,不管你樂意不樂意。即使迷茫,你也隻能被它拖著走。你沒辦法跑過時間,你隻能跑過以前的你自己。到瞭分岔口,你就該學會分道揚鑣。你得和曾經的自己揮個手說聲再見,你就在這裡待著,這裡有你喜歡的東西,我不能陪你瞭,我得繼續往前瞭。懶惰也好懦弱也罷,你得對那個自己說聲再見。

  如今我終於能明白所謂的尷尬感到底是什麼。

  我想所謂的尷尬就是不上不下,不知道往哪裡走卻又不甘心就這麼放棄。每個人在心裡都有一塊石頭,要麼讓它永遠沉著,要麼就把它打碎扔掉。在一個人甘心之前,他總是很難把那些想法從腦海裡摒除,就如同有些事他明知道是作死,可他依舊會去做,即便前面是萬丈深淵,他也會往裡跳。這不是傻,而是不這麼做,他就不會甘心,就會被自己的想法每天折磨一次。要麼走到終點,要麼就別開始走這條路。

  我依舊覺得尷尬有時又無能為力,我想你也一樣;可我依舊不願意放棄,我想你也一樣。(www.share4tw.com)我沒有什麼天分,很多事情總是做不好,我想你也有這時候;可我依舊在努力地做著一些事,我想你也同樣。我終究相信著一些,我想你也同樣。

  所以,這篇文給同樣尷尬的你。

  我這裡的冬天比想象的要更長一些,雨下瞭好幾天。我沒有那麼期待春天,因為春天過後總有東西。我隻是學會瞭在冬天的時候,給自己多穿一點;在下雨的時候,給自己準備傘。但就像天總會亮,日子總有暖起來的時候。在以後的日子,天還會黑,冬天還會來,路還很長,所以我們都要學會自己拉自己一把。

  與其指望遇到一個誰,不如指望你自己能吸引那樣的人;與其指望每次失落的時候會有正能量出現溫暖你,不如指望你自己變成一個正能量的人;與其擔心未來,還不如現在好好努力。不用太悲觀,也不用那麼樂觀,站在自己想站的地方就好。未來是能站穩還是被風吹跑,那都是交給時間的事。

  你知道,有些歌一聽就能聽很多次,有些人一陪就陪伴瞭好幾年。我已經告別瞭太多,剩下的陪著我的一些,不管是一首歌還是一個人,我都不會輕易放手,絕對不。隻要有機會,我就會去聽就會去看就會去和他們說說話。我已經放棄太多,剩下的一丁點天賦和努力,我絕對不放手。

  而我終究就是這樣一個笨拙的人,能麻煩自己就不麻煩別人,繞瞭很多路。也不會取巧,就像從小就不會說好話去要想要的玩具。也沒有什麼牛逼的天分,有些事情笨拙到要做好幾次才能做好。但自己一點一點抓住的東西,比什麼都來得真實。用時間換天分,用堅持換機遇,我走得很慢,但我絕不回頭。

  在你才華還無法跟上野心時,就靜下心來努力。

  在你跌倒還能爬起來的時候,在你甘心之前。

  • 別在最能吃苦的年紀選擇瞭安逸
  • 奔三的尷尬年紀,你要知道的44件事
  • 當我們羨慕別人時,我們在羨慕什麼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