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夢想未必是最後的儀式

  最初的夢想未必是最後的儀式

  文/毒密碼DD

  霧霾天的下午,約先生去國貿看Dior的新款夏裝。一圈逛下來,始終找不到款式、材質都滿意的衣裙,敗興而歸坐在sweet spot裡喝咖啡歇腳。

  ——stop!

  我知道讀到這裡你們會罵我裝逼——這和朋友圈裡那些不加上英文不會說話,不配上自拍照就會長瘡的逼逼們有什麼區別呢?

  我攤攤雙手向你們承認,曾經,這樣裝逼的生活就是我想要拼力追逐的對象。——我大四那年的夢想就是,每天妝容精致的在這個城市CBD最奢華的寫字樓裡工作,每天早上去星巴克吃早餐,午休的時候去樓下的奢侈品店裡消費下當季的新品……

  但是現在我卻喜歡在閑暇時間,窩在沙發裡看看書翻翻新聞,然後勾著大熊的熊掌,去菜場買個菜回來燉個豬蹄,煲個湯。

  回顧這幾年,我一路從上海的恒隆輾轉到北京的CBD,追逐我大四的夢想——所謂的奢華、小資、格調、品味……

  不謙虛的說,在我最初的夢想沒有幻滅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是一隻打滿雞血的戰鬥雞,每天都在一級戰備狀態。

  也可以再不謙虛的說,在小小的圈子且不算長的職業經歷裡,本人混的還不算底層。

  然而在也算見識瞭這個圈子的眾生態之後,我突然覺得,我的夢想應該改一個航向……

  現在的我,最開心不用上妝隨意出門的日子,討厭一切快餐式的咖啡和食品,對奢侈品裡擺放精致的成衣,也挑剔的無以復加,對於圈裡人士略顯浮誇處處凹著的造型,表示無法理解。

  我覺得人應該追求一些更實在的東西,更真誠的表達自己的物欲和情感,而不是非要隨著品牌的洗腦,凹出一些自以為是的造型。

  哪怕,這個實在的東西具化成為一張5塊錢的煎餅,也是真實而坦然的。

  思想轉變的有必然也有偶然,偶然的隻是時間節點,必然的是在歷經虛榮浮誇之後,心智正常的人類總想找個出路,找個突破。

  我的上司C姐姐辭職後也是同感,她神奇的拼到瞭百萬年薪之後,突然辭職不幹。當然,不是小文青想的辭職去旅行,而是突然間覺得,當初追逐的東西,不是自己想要的瞭,是換一種方式去追逐罷瞭。

  我在想是不是很多人,都有那麼一瞬突然覺得,原來最初的夢想,在快要實現或者已經實現時,並非自己想要的樣子——從悵然若失,到不知所措,然後因為質疑自己奮鬥的意義,痛哭一場或者幹脆甩膀子去高緯度無人區“尋找自己”。

  然而我卻覺得,最初的夢想本就不會是最後的儀式,隻是我們頂禮膜拜的太過投入,才忘瞭初衷。不論職場還是情感,一番狂熱的追逐之後,發現得到的並不是想要的,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它隻是敦促成長,微調航向,繼續前進的必然過程。

  不是麼?愛情也是同理。

  不曉得是不是每個人的愛情劇裡,都有一個完美的男主角登場,開啟這段華美的章節,我確實有一個。

  他出現在朋友的生日趴上,因為酒精,整個會場high到爆,場面相當混亂,壓軸的真心話大冒險,也已然變成瞭醉鬼發飆的舞臺劇。然後,骰子搖到瞭我和S,輪盤機上顯示瞭“擁抱”。雖然彼時的我,臉皮不厚,但是對於擁抱也挺無所謂,何況抱的還是個幹凈陽光的男生。不過,抱在一起的一瞬間,我倒著實心動瞭一下,不是因為這個人是S,而是因為他略略含胸的一個動作。

  外人看來,我們結結實實的抱在一起,不過,他確實非常君子的沒占半點便宜。如果說對一個人心動需要一個理由的話,我想這個就夠瞭。細心、真誠、溫暖、幹凈,他的出現,就是我心裡的模樣。

  然後,我們自然而然的,隨著好朋友相繼組局,在一起玩兒牌、吃飯、漂流、旅行。他可以在凌晨散場之後,開車穿越大半個城市送我回傢;可以在生日時,準確無誤的送出你惦記已久的手鏈;所有動作,都可以解釋為愛,但卻從來不著邊際的掩飾掉瞭最後需要說出口的一句。以至於到最後,除瞭我們倆個當事人之外,所有人都認定我們一定會成為一對兒資質良好的情侶。

  但蹊蹺的是,我一直沒能等到那句“在一起”。

  然後,我們就變成瞭言情小說裡最爛的橋段,一直在錯過。

  2年之後,我畢業工作,他學成出國瞭。天各一方,幻想慢慢開始泯滅。即使偶爾會在越洋電話裡,因為心事或不能外道的委屈,可以莫名對著他大哭一場,也逐漸學著接受這樣的現實——不會在一起。

  然後,我們開始彼此在各自的世界裡,開始戀愛,開始遇見不一樣的人。

  然後,我結婚瞭,他回來瞭。和無數中國夫婦的新婚夜一樣,我和大熊開始拆來自親朋好友的新婚饋禮。大熊驚訝的指著一套Baccarat的紅酒杯,感慨著好品味的時候,我翻開賀卡看到瞭落款處S的簽名。

  演唱會上,李宗盛在開唱前問全場:有人問我你究竟是哪裡好,這麼多年忘不瞭?眾人齊聲回應:鬼迷心竅。其實,哪有可能是因為春風比不上你的笑,也更不是鬼迷心竅,一切的一切隻因為,你是我那時求而不得的夢。

  至今我也可以坦然承認:S是我對於愛情最初的夢想,那些沒有說出口的誓言,從未黯淡;那些隱秘瑣碎的時光,從不曾忘懷。隻不過我和大熊嬉笑怒罵,背心大褲衩菜籃子掉節操的生活,才是我愛情最終的儀式。

  夢想和儀式雖然大相徑庭,但好在我都感恩幸福。教會你人生舞步的人,未必陪你到散場,那有怎樣?莫忘不負初衷就好。(來源)

  • 十八歲成人儀式校長發言稿
  • 十八歲成人儀式主持詞
  • 十八歲成人儀式誓詞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