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我害怕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致青春:我害怕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青春,你好。

  截止到今天為止,距離第一次夢遺已經整整十二年瞭。

  早上,我從深秋的黎明中醒來,傷感得好像獨自停在電線桿子上的一隻傻鳥。

  在這十二年來,我和你坐上相反的鐵皮列車,伴著迷惘、慌張、歡喜和疼痛,呼嘯著飛馳而過。

  我離著傳說中蒼涼的遠方越來越近,而你卻離我越來越遠。

  身後這座輝煌的城市,原本是我想帶心愛的姑娘私奔的目的地。如今,城市更加輝煌,姑娘卻失去瞭蹤影。

  我也開始變瞭,變得懶惰,變得油滑,不再揪女同學的辮子,不再爬到樹上去掏鳥蛋,也不再騎二十公裡自行車隻為瞭和心愛的人吃一頓豆漿油條。笑點越來越低,淚點和G點卻越來越高。以前牽牽手就能興奮,接個吻就會高潮,現在看A片就像在看主旋律的紅色電影,一臉鄙夷和不相信。

  這城市的輪廓變瞭,風裡的氣味變瞭,姑娘的胸脯變瞭,小雞雞的大小變瞭,隻有你沒變,還好你沒變。

  我往前走,你註視著我,這麼多年,你一直是我的春藥。

  二十六歲生日這天,我比任何時候都想念你,想念和你一起愛、一起二的日子。

  那時候,晚上性幻想陪著入睡,早上晨勃叫我起床,對所有一切心存憧憬。錢不重要,安逸不重要,我所愛的才最重要。姑娘是圖騰,世界是舞臺,我是我自己的神。

  青春期做過的事,沒有一樣值得後悔。

  雖然我再也回不去瞭,可是我知道你在,在看著我,看著我有沒有忘記小時候吹過的牛逼,有沒有變成年少時我們討厭的傻逼。

  世界在眼前鋪開,車速越來越快,窗外的景色變換,身邊的朋友更迭,害怕的越來越多,相信的卻越來越少。

  如今,畢業快三年,從小正太變成老正太,懂得瞭鮑魚不是一種魚,菊花不是一朵花。

  以前在大學宿舍裡打飛機都不關門,現在對所有人都防備。

  曾經看見漂亮女孩就哆嗦,現在瞬間就能目測她們的罩杯大小和身材比例。

  和姑娘相處越來越遊刃有餘,卻越來越懷念以為牽牽手就能懷孕的日子,懷念看隔靴搔癢的三級片就能跑馬的夜晚,懷念可以把安全套當做氣球吹的節日,懷念小時候光著屁股在打麥場扒女孩褲子的夏天……

  我知道我正坐著的這輛列車不會停下來,也不會往回開。即便我再努力裝嫩也無可救藥地長大瞭。在和世界博弈的過程中,學到瞭不少,丟掉瞭更多。

  年少時,我討厭虛偽的人,如今我自己也說著虛偽的話,帶著漂亮的面具,把自己藏起來,像個旅行箱一樣被貼滿各種各樣的標簽。有時候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都覺得陌生,不敢相信那些漂亮的謊言是我親口說出來的。

  我討厭在真心上包裹一層高密度的硬殼,從不袒露心跡,別人休想看穿。如今,自己卻越來越不坦誠,越來越不柔軟,那些曾經輕易擊中我的東西,對我竟不再起作用。現實給瞭我大劑量的抗生素,讓我對世界產生抗體,對那些單純的感動從此免疫。即便這樣能夠最大程度地保護自己、不會再輕易受傷,但這種橡皮人似的安全感對精彩的人生百害而無一利。

  我討厭“不相信”,不相信有人約你晚上單獨見面隻是為瞭聊聊人生、看看星星、懷念懷念從前。不相信一頓晚餐隻是晚餐,而不是月拋的前奏。現在,我卻對身邊的一切高度懷疑,像一個潛伏在敵人內部的間諜一樣,被迫害妄想癥,懷著最大的惡意揣測別人的真心。

  我害怕這樣,我不要這樣。

  我要像以前一樣,捧著一顆真心上路,任他風刀雪劍,不撞南墻不回頭。現實盡管來SM我,理想永遠是最好的床伴,理想主義者可以活得更好。

  我要像個光著屁股在大街上奔跑的小孩一樣,不在意別人的眼光,認準瞭我要去的方向,撒丫子就跑,哪怕輸個精光。

  我要趁年輕,談很多場戀愛,去更多的地方。在每一條河流上遊撒尿,對所謂悲傷說操。帶喜歡的人遠行,在大樹底下接吻,在小旅店裡做愛。把青春給理想,精血給姑娘。跟整個世界和解,老去之前把天下看瞭,江山拍遍。

  我要努力成為我期望中的人,把該做的事都做好做完,等我老瞭,可以自豪地跟孩子們說起你、說起想當年。

  我所做的一切努力,不是為瞭從一種生活逃到另一種生活,而是為瞭避免成為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時間在走,既然再也回不到過去,那就好好地奔向未來。

  我們都會改變,變得更好,或者變得更壞。

  但有一天,回過頭看來時的路,青春正在身後註視著我們。請讓她翹起拇指,而不是豎起中指。

  青春永遠不老,你會與我同在。

  此致。

  1. 比起失敗,我更害怕遺憾
  2. 人生不要害怕從零開始
  3. 不要害怕去實現自己的夢 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