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的時候你正在做什麼?想要做什麼?

  26歲的時候你正在做什麼?想要做什麼?

  文/張佳瑋

  我26歲……2009年吧。

  在上海長寧區一個不算大、從大二開始已經住瞭四年的出租屋裡。

  當時的收入能負擔得起更好的房子,但因為和房東處得不錯,加上住地附近起瞭婁山關路地鐵站,生活愈發方便,還安靜,就沒搬。

  已經出瞭五本書——前四本沒銷路,第五本銷得還行,但合同條件沒簽對,收入一般——在寫第六本。

  已經有瞭穩定的專欄收入。2009年實際交掉的專欄字數是61萬。

  在勁爆體育做瞭一年的NBA解說嘉賓主持,準備第二年。

  除瞭解說和寫字,就是和女朋友一起上法語課——比較麻煩,因為我們都沒法語基礎。

  往前一年,我其實還活得很優遊。打打遊戲,旅旅遊,每個月寫一周字就夠生活基本用度瞭。

  2009年所以比較辛苦,是因為開始實踐她的“我們要去巴黎瞭”的計劃,許多事開始準備瞭。

  平時的生活,有解說任務就一早跳起,洗澡刮須穿西裝打車去電視臺,解說完帶午飯回傢,或回傢外賣,下午寫字,或者玩。

  沒解說任務就起床,看書寫字,高興瞭出去溜達吃東西,晃掉半個下午。

  那年前後,有個朋友經常拉我們去看話劇,於是去看瞭不少次何念的。看完瞭,就到話劇中心斜對面一個編輯開的吧裡喝一杯。

  靠跳繩和有氧搏擊鍛煉身體。

  當時壓力所以大,是因為我還沒被女朋友父母承認,她和傢裡關系依然緊繃。

  所以,我得一個人準備兩份留學的錢。

  三年之後,2012年,我和女朋友申到巴黎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開始讀書瞭。我出瞭第九本書。

  2009年的許多合作夥伴,在這過程中都幫到瞭忙,用我女朋友的話說,“結瞭善緣”.

  我很想念2009年寫東西到晚上,確認第二天沒有解說任務時,跟女朋友說:“要不然去吃個宵夜吧”,然後溜達出門,在路燈下一路跳著走的情景。不過,現在也挺好,隻是宵夜得自己動手做瞭。

  因為在索求之前,已經想盡瞭許多可能,知道這一切即將到來的波折和不如意,以及需要付出的代價,所以過來瞭,也沒什麼可後悔,反而覺得比想象中還順利些。

  大致如此。

  1. 吃飯的時候吃飯,睡覺的時候睡覺
  2. 少年,當你談論飛翔的時候
  3. 當我在荒廢時間的時候會有多少人在拼命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