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女青年的奮鬥史:誰不曾有過一無所有的青春

  北漂女青年的奮鬥史:誰不曾有過一無所有的青春

  文/runninglife

  1、一無所有的青蔥歲月

  2007年,我大學剛畢業,因為年輕氣盛,放棄瞭一份別人看來不錯的工作,隻身踏上北上的列車。

  從此,開始瞭我的漫漫北漂生活。我相信,有許許多多的女孩和我一樣,來到北京,身無分文,或者僅有夠一兩個月的生活費。當時我寄住在朋友傢裡,當然也是換瞭幾個地方,一邊投簡歷,一邊找工作,一邊找房子。因為北京的秋天很美,她讓我對未來充滿瞭無限遐想,以至於我很樂觀地在沒有安頓好之前就刷瞭信用卡買瞭一個分期免息的佳能相機,那是我人生的第一個數碼相機。後來迫於經濟壓力和嚴峻的就業形勢,勉強在一傢小小的廣告公司做瞭文案和翻譯,並且找到瞭高中的同學一起合租,最多是八個人合租兩房一廳,一個雙人床上要擠三個人,沙發上也要擠兩個人。大傢一起買菜做飯,算下來一個月房租水電網費和夥食大概600塊/人,我的工資在試用期隻有1200,一個月以後漲到1500,然後是2000,公司還不給買保險和公積金。我從來就沒有理財的習慣,加之自己的興趣愛好廣泛,也喜歡買些衣服、書籍,所以根本沒存錢,有時甚至要負債,因為在05年我就申請瞭招行的信用卡。

  現在回想起來,那段青蔥歲月雖然拮據,但是也有別樣的樂趣,和朋友們去吃烤串肉餅,在三環的天橋上看滾滾車流,和中介鬥智鬥勇,午夜在無人的馬路上奔跑……那樣的生活我想這輩子是再無機會體驗瞭,而當年合租的夥伴們也已踏上瞭各自的生活道路。



  好吧,變化是怎麼開始的呢?因為人是不可能一直滿足於現狀的。我希望做語言或者對外漢語的工作,可無奈我的本科學位是旅遊管理,管理學學士,加上不是在北京上學,很多公司——我們暫且認為他們的HR都是生活經歷有限的人吧哈哈,除瞭清華北大基本上不知道別的學校,所以我要找到一個自己心儀的工作是很困難的。在那段灰暗間雜青蔥的歲月裡,理想之火還在隱隱燃燒,可是對於職業現狀的不滿又使我鬱鬱不得志,我常常感覺迷惘和惆悵,然而正是那段歲月我寫瞭許多的詩歌,有一首還發表瞭,得瞭60塊稿費。

  後來我在網上查到瞭一些課程信息,決定幾千塊錢去B校報一個對外漢語的班,這個專業在國內來講也是數一數二的瞭,對於學術的渴望使我不顧財務狀況,也不顧上班的辛苦,每周二、四下班後擠車去學校上課,周六也去。半年下來,我順利通過瞭結業考試並且獲得瞭證書,當然其他人也都通過瞭——可是最重要的是,在這半年裡,我對於語言習得的興趣越來越濃厚,到瞭08年的夏天,因為對部門總監的滿腔憤怒,我決定辭職,當時我並沒有想好後路,一邊給人做英語傢教,一邊查瞭語言學研究生考試書目。我買下瞭那些書,並且做出瞭人生最重要的決定——考研!

  這將近一年的時間,我幾乎沒有攢下什麼錢,僅在辭職時拿瞭一點工資加上傢教的三千塊,一共5000來塊錢。但是青春嘛,沒有這麼一段還叫青春嗎?

  2、辛苦的備考路

  辭職後,我每天除瞭偶爾的寫作,就是看看《現代漢語》和《語言學》,因為有一個室友是開淘寶店的,因此白天都是我們兩個在傢。這樣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可以有人聊聊天,壞處是她放的音樂嚴重影響我的學習效率。碰上她去動物園進貨的那天,晚上大傢回來,一群姑娘們就會搶著試遍所有的衣服。總的來說,這幾個月還比較快樂輕松,而那幾本專業書我也自信搞得不錯。

  十月底,因為淘寶店老板娘曲折的愛情故事(當然每個姑娘可能都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可是她,決定要離開小夥伴們去廣東江門追隨他的夫君,而我們其他的室友,一對小情侶決定回湖南或去深圳發展,另外一男一女從朋友變成戀人打算自立門戶,還有一個小姑娘因為不堪北京的壓力打算去深圳投奔阿姨——於是我,這個最晚加入他們卻必須要堅守到最後的姑娘,落單瞭。

  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當然我也可以選擇和小情侶合租,可是一來我付不起房租,二來他們也不會舍遠求近去海淀找房。於是我開始瞭一邊備考一邊找房的辛苦的日子,但是好在運氣不算太壞,在學院路近北五環的一個三居室裡,我看上瞭一間主臥,1200的月租讓僅剩幾千塊的我大驚失色,二房東在主臥裡安排瞭一個上下鋪,並且把她的新同事找來平攤房租,而且那個女孩竟然和我是老鄉,而且這個房子隻出租半年,半年以後可以續租!沒有比這再好的瞭,可見網上搜集信息的能力也是很重要的。

  從此以後,每天早上我七八點起床去學校圖書館,晚上十點回房間睡覺。北京的冬天可真冷啊,夜裡從車站到房間十幾分鐘的路程讓我痛苦不堪。而白天呢,我為瞭省錢,常常吃白菜豆腐,並且舍不得買保溫杯,隻好把塑料杯子放在暖氣片上——這樣過瞭一個多月,我終於在一個深夜發瞭高燒,一個人去小區診所打點滴的時候,還帶著政治考研書呢!

  這樣的日子也一去不返瞭,如果不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我也必定沒有這麼大的決心。

  後來,我也找傢裡要瞭一點錢,當然不忍多要。

  2009年的1月,考完瞭,走出校門那一刻,華燈初上,我突然流淚瞭。

  3、等待的煎熬

  在等待分數和復試的日子裡,我又一次瀕臨崩潰,各校復雜的分數線和錄取機制就不贅述瞭。總之北語自己定分數線,而且分數出來很晚。我因此常常失眠做夢,同時也在找工作。當我知道自己的分數以後(抱歉我現在忘瞭,但不管怎樣比國傢線高一些)可B校是自己劃線,於是我又開始瞭艱辛的調劑之路。我把北京所有的大學網站翻瞭個底朝天,把所有的相關信息寫在本子上。是的,我想在讀這篇日志的你可能也和我差不多,一定不是富二代或官二代,也許他們隻需要爸媽一個電話就能搞定的事,我們要花多少倍的努力才能換來呢?當然,這是我後來逐漸意識到的現實,當時的我還是一個純粹的理想主義者呢。

  我跑瞭很多學校,打瞭很多電話,甚至還找到被保送到X校的大學室友幫我打聽消息,去那裡聽音韻學的課,想讓老教授對我有點印象。我去瞭A校,那個高中就是我的理想大學的地方,我去那裡交瞭調劑申請表,招生老師很溫和,但是並沒有看我,隻看瞭一眼我的申請表,問你本科不是這兒的?你也不是應屆畢業生?你的希望很渺茫,你確定你還要申請嗎?我心想我可是省下瞭飯錢打車來的,於是很坦然地告訴他,當然交瞭,既然來瞭為什麼不交。

  如果你的人生也遇到瞭這麼一個和善的招生辦老師,你真的很幸運,他至少看瞭你的調劑申請表,至少對你說瞭一句不是完全敷衍的話,而你呢,也是通過自己十足的意志,一步步走到這時候來瞭,那麼後面的事就交給上天吧。

  一個周五還是周六的上午,我突然接到瞭一個電話,問你是XXX同學吧?你還願意來A校復試嗎?我停頓瞭幾秒鐘,然後說願意啊!當然願意啊!

  掛瞭電話的時候,我嚎啕大哭,真的是嚎啕大哭,即使失戀也沒有這麼哭過,因為這半年多,的確太辛苦瞭,我抄瞭好幾本語言學筆記,又背瞭十遍,我把該死的政治書也吃下去瞭,我做瞭這十年來的卷子,不計其數……然後我哭著給媽媽打瞭個電話。五分鐘以後,北語終於給出瞭分數線,我過線瞭。這一天,可真是天上掉餡餅啊,原來上天不會輕易辜負我們的努力。可是我沒有好好準備復試啊,而且B校的語言學復試非常難,我很發愁。兩個復試在同一天,我必須二選一。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這麼幸運可以二選一,最後我選擇瞭相對簡單的A校,因為據我瞭解,A校當年有復試的真題集出售。我沒有浪費時間,立刻去買瞭真題集,開始瞭為期三天的備考。

  筆試、面試……是的,後來我就去A校上學,這個我曾經多麼向往的學校。

  4、大齡女碩士的生活

  但我仍然沒有錢,考研花光瞭我所有的積蓄和傢裡給的錢,而專業學費是一年10000,我申請瞭助學貸款,每年可以貸6000,然後報瞭一個漢辦的語言項目,一個月還能領500生活費,當然我不光是為瞭生活費,這個語言項目也是我的興趣所在。

  這一年是人生中學得最多最充實的一年,我用一年的時間學習瞭德語和專業課,當然每天六節德育課的強度也是這輩子不會再有的學習經歷吧。但是出於對語言的喜歡加上自己的努力,我差不多一直是班裡最好的學生,最後也順利拿到瞭四級證和優秀學員的稱號。很有成就感是不是?2010年就這樣過去瞭,我沒有存下什麼錢,我的錢本身就很少,還要買衣服,買化妝品——對啊,大齡女青年還不化妝那可怎麼辦啊,就算平時不化妝,遇到重要的面試還是需要的吧。其實我們宿舍的女孩子都比我省錢,她們基本上都來自農村,傢裡都有兄弟姐妹,不過也有男朋友的接濟的。她們的男朋友有的在部隊,有的已經工作,她們還要考慮結婚和房子的事。我也不是覺得省錢不好,以我的經驗來看,我們不需要為瞭省錢而錯失一些機會,一些讓自己快樂或成長的機會,一些讓自己體驗那美妙青春的機會,這些機會往往稍縱即逝。是的,我們的人生就是不可復制不可重來的,我們的青春也是一樣,誰不曾有過一無所有的青春呢?

  而我,終於等來瞭我的機會,考研之前我的考慮就是選擇這個喜歡的專業,參加一個海外項目。然後我如願以償地通過瞭澳洲項目的考核,雖然沒有等到德國項目,那也無妨。但是很遺憾,我是宿舍裡唯一一個獲得這個機會的人。如果我是另外那幾個沒有通過的,試想一下,我們交瞭同樣的學費,也同樣參加瞭語言項目(隻是語種不同),卻有如此不同的結果,心裡會不會怨恨這個世界的不公的呢?我真心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實現自己的願望,尤其是求學階段這樣樸素的願望。可是仔細想想,成長的經歷確實不同,每個人獲得的機會也不同,可是面試的時候一套漂亮的套裝,一雙不錯的鞋子就是你的武器,而平時所謂的不務正業的兼職或者社會活動也是無形中為你的競爭增加瞭籌碼。在我們年輕的時候,最好的投資就是投資自己,讓自己更愛美更有學識更有見識也更沉穩。當然運氣也是要有的。

  這個澳洲的項目,使我獲得瞭人生的第一小桶金。在我們出國以前就得到瞭七個月的報酬,我揣著10000澳幣,踏上瞭飛機。為什麼我沒有像別的同學那樣拿著錢先去還助學貸款呢?因為貸款是免息的啊,而且那時的我仍然不想存錢,我懷著偉大的青春夢想,打算一邊在澳洲教學,一邊遊澳洲,並且寫一本關於澳洲生活的書——雖然寫書的計劃最後被擱淺瞭(害羞地笑)。

  5、美好的澳洲生活

  我被分在M市的一所公立學校,運氣嘛,人人都會有好有壞,鑒於我這些年運氣不賴,這一次就沒那麼幸運瞭。我去的學校比較窮,比起那些頂級私校來,我們學校窮得連合約的住宿都無法提供瞭。我寄人籬下,而且再過兩個月就快沒地方住瞭。

  不過這一切都不影響我的旅行計劃,我拿著自己的錢,和項目的小夥伴們去瞭塔斯馬尼亞,又和學生們去瞭悉尼,在歌劇院花大價錢看瞭《蝴蝶夫人》,在海灘曬太陽,不過比起那些富有的學生們,我堅持隻吃超市買來的食材,自己在旅館廚房做。因為我的錢不夠奢侈的消費啊。後來我又自己設計瞭一條自助線路從墨爾本-阿德萊德-愛麗絲泉-達爾文-阿德萊德袋鼠島-墨爾本,這條縱貫澳洲的路線沒有人響應,我堅持要自己走,後來豆瓣有個小女孩決定加入我。這場旅行,使我永生難忘。是的,如果沒有錢,我們就無法成行,如果我把錢還貸款,或者害怕浪費,那麼著永生難忘的體驗也許永遠都不會有。我坐上瞭世界上最長的火車線路,見到瞭“世界的中心”——烏魯魯,瞭解瞭土著人的生活,在沙漠的星空下露營,去帝王谷攀登,在達爾文看海,在阿德萊德見到最美的春色,在袋鼠島遇到海豚海獅海豹……這一切都是我人生最寶貴的記憶。

  6、北京,北京

  2012,我回到北京,完成學業,並且也是一波三折地找到瞭一個工作,有戶口,專業對口,一切看起來都太完美瞭。但是,別人看不見的是我頂著病痛復習筆試,為面試買衣服,買皮鞋,做講課準備,自己一遍又一遍投簡歷——對,因為我已經經歷過一次求職瞭,這一次我比那些剛進入社會的女孩子們更清楚自己要什麼,我不再像六年前那樣漫無目的地海投簡歷,也不再對石沉大海的郵件灰心喪氣,我抓住每一次可能的機會,不管自己寫論文改論文有多累。

  12年9月,我入職,在此之前我在單位附近租瞭房子,就在這裡,我認識瞭我現在的先生。我的先生當時於我還是陌生人,因為一條搬傢的微博出現在我的世界裡,他說09年考研調劑時我曾經從論壇裡加瞭他的MSN,問瞭關於傳媒大學的一些調劑信息——這些我可能確實記不清瞭,因為我問的人太多瞭——但是他一直沒有停止關註我的博客,後來是微博——直到入職前我一直保留著寫作的習慣——然後他就這樣出現我的生命中,13年的6月29,他拿著玫瑰和戒指——還有兩本印著我名字的詩集,向我求婚瞭。那些詩,都是一個北漂女青年懷著理想、迷惘寫下的貼在博客裡的,那些照片,都是那個女青年在北京的點滴時光——我終於相信,我們的現在都是由過去組成的,過去的每一個行為每一次思考每一段經歷造就現在的你,沒有那些迷惘的歲月,也不會有我的詩歌,盡管它們並沒公開發表過;沒有那些艱難備考的日子,我的先生和我也許不會有任何的聯系;沒有過去的我,就不會有現在的我,現在的我們。

  我們為自己的人生準備、創造財富,但財富並不是最終的目的,隻有豐富的人生才是我們的追求。當然豐富的人生,需要我們去設計,去規劃,幸福也不總是靠運氣。

  現在我們成立瞭小傢,我從一個一無所有的女青年到一個拿著戶口和穩定收入的已婚女,我的先生說這真是“屌絲”的逆襲。不過其實,戶口並沒有那麼重要。

  如今,我已經褪去瞭稚嫩的外衣,開始向穩健的理財之路邁進。今天在做傢庭資產負債表的時候,我突然想到瞭這段北漂的歲月,突然很想與人交流,突然很想把自己的幸福也傳遞給別人。“理財”這個概念,其實並不是隻靠投機的。最開始,我們需要一步一步慢慢走,去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也許這路會曲折,但是誰的青春又不是呢?

  7、向財務自由邁進

  如今我們的收入比較穩定,兩個人大概年收入三十萬(包括公積金)。我的先生在幾年前自己購置瞭一套房產,而我也在不久前在外地購得一處小戶型。當然都有貸款。因為我上班早,所以先生的房子出租,月入2700,在二環租瞭一個5000的兩居室(北京的房價確實太貴)。除此以外,我使用十二存單法每月存入2000,已經進行瞭一年,貨基2000,最近開始定投,預算在2000-3000.同時,這兩年,我自己購置瞭一些黃金飾品。保險方面我自己很早就購得兩份可返還的重疾險,去年又和先生一人購得一份分紅型的年金保險,相當於養老保險的補充。算下來,凈資產大概在140萬左右,考慮到北京的房價,這樣的凈資產並不為多,但是對於我們兩個都是白手起傢的80後而言,我想這已經是不錯的第一步瞭。

  關於傢庭資產的配置,以後我也會寫詳細的心得,也會繼續學習。這一年,我一改以前毫無顧忌的個性,開始精打細算,研究理財。理論學習加實戰,效果還是不錯的。

  相比起07年那個初到北京的小女孩,我已經成熟瞭許多,對於財富的態度也自然發生瞭改變,不變的是追求理想人生的心。

  1. 一個美國“北漂”的奮鬥
  2. 清華高材生北漂七年沒有傢
  3. 努力奮鬥,為瞭報復此刻的一無所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