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耐得住寂寞的人

  做一個耐得住寂寞的人

  文/益思遠

  做人要耐得住寂寞,無論處於人生的巔峰還是低谷,這句話都是最佳忠告。

  電視劇《新三國》中司馬懿說得好:“我揮劍隻有一次,而磨劍用瞭幾十年”.司馬懿跟隨君王南征北戰,縱橫天下,功勛累累。歷史記載,他先後輔佐過曹操、曹丕、曹睿三位君主,雖位極人臣,榮顯三代,但曹傢對他十分不放心,歷有防范。原來,“三馬同槽”的讖語在曹操時代就已經盛行。曹氏用他隻是倚借其才幹治軍理政,用他對抗外部的強大敵人諸葛亮等人而已,並沒有將他真正視為自己人。三曹明知其不可信,卻不得不用,所以對他處處設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司馬懿位高權不重,偶爾權重一時復又被奪。如果換瞭常人,應該是相當的苦悶。但此公心量非一般人能比。他以小火慢烹的高超技法,默默忍耐,明哲保身。國傢用人之際,就是他人生的巔峰,他總是勇效犬馬之勞。一旦大功告成,則主動請辭,絕不貪戀權位;每當受到猜忌,事業處於低谷,他就以佯病為常事,深居簡出,在寂寞著修煉。終於,在堅守寂寞幾十年如一日之後,他趁著曹爽大意出城的空當,從寂寞中爆發,先下手為強,贏得瞭天下。試想,如果失去瞭在寂寞中幾十年的忍耐,司馬傢族恐怕早就被提前拿下瞭。

  做人要耐得住寂寞,隻有在寂寞中潛心苦練,才能達到既定的目標。

  日本有兩位劍客,一位是宮本武藏,一位是柳生又壽郎。宮本是柳生的師傅。當年柳生拜宮本學藝時,就如何成為一流劍客,師徒間有這樣的一段對話。

  “師傅,根據我的資質,要練多久才能成為一流的劍客?”宮本答道:“最少也要十年吧!”

  柳生說:“十年太久瞭,假如我加倍苦練,多久可以成為一流的劍客呢?”宮本答道:“那就要二十年瞭。”柳生一臉狐疑,又問:“假如我晚上不睡覺,夜以繼日地苦練呢?”宮本答道:“那你必死無疑,根本不可能成為一流的劍客。”

  柳生非常吃驚:“為什麼?”

  “嗯。”武藏說道,“像你這樣急功近利的人多半是欲速不達。”

  “好吧。”又壽郎這才明白自己太過心急,“我同意好啦。”

  開始訓練後,武藏給又壽郎的要求是:隻要他做飯,洗碗,鋪床,打掃庭院和照顧花園。不但不許談論劍術,連劍也不準他碰一下。

  三年的時光就這樣過去瞭,又壽郎仍是做著這些苦役,每當他想起自己的前途,內心不免有些淒惶、茫然。

  有一天,武藏悄悄從他背後溜過去,以木劍給瞭他重重的一擊。第二天,正當又壽郎忙著煮飯的當兒,武藏再度出其不意地對他襲擊。自此以後,無論日夜,又壽郎都得隨時隨地預防突如其來的襲擊。一天二十四小時,他時時的練習之後,終於成瞭全日本劍術最精湛的劍手。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又壽郎終於從耐受寂寞中爆發,取得瞭成功。

  做人要耐得住寂寞,是對古今中外無數成功經驗的濃縮。

  諾貝爾多次死裡逃生,廢寢忘食數年,才研制成功TNT炸藥。愛迪生失敗瞭無數次,終於發明瞭電燈泡。英國生物學傢達爾文研究進化論,花瞭22年時間,才寫出《物種起源》一書。法國著名物理學傢居裡夫人,歷經12年的實驗,不怕挫折失敗,終於從幾十噸的礦物中提取出瞭幾克關鍵性物質——放射性元素鐳。李時珍花瞭31年功夫,讀瞭800多種書籍,寫瞭上千萬字筆記,遊歷瞭7個省,收集瞭成千上萬個單方,最後寫成瞭中國醫藥學的輝煌巨著——《本草綱目》。

  做人要耐得住寂寞,還須過得瞭誘惑關。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充滿瞭各種各樣的誘惑。在誘惑和欲望面前,人不是做欲望的奴隸,就是做欲望的主人。做奴隸還是主人,這取決於你在寂寞時,是否耐得住誘惑。

  在古希臘傳說中,西西裡島附近海域有一座塞壬島,長著鷹翅的塞壬女妖日夜唱著美妙的魔歌勾人魂魄,引誘過往的船隻靠岸。古時,長年在大海上航行的人多是寂寞的,他們往往抵制不住女妖的誘惑而喪命。特洛伊英雄奧得修斯囑咐同伴們用蠟封住耳朵,免得他們被女妖的歌聲所誘惑,而他自己卻沒有塞住耳朵,隻是叫同伴將自己綁在桅桿上。他想聽聽女妖的聲音到底有多美。船行到塞壬島時,奧得修斯看到女妖翩翩而來,聽著婉轉跌宕、如鶯歌燕啼的歌聲,他心中頓時燃起熊熊欲火。他急於奔向她們,大聲喊著讓同伴們放他下來。同伴看到瞭他的掙紮,知道他正遭受著誘惑的煎熬,於是上前把他綁得更緊。就這樣,他們終於順利通過瞭女妖居住的海島。故事中誘惑如此,現實中的誘惑更是比比皆是。小孩會受到糖果的誘惑,學生會受到遊戲的誘惑,官員會受到美女和金錢的誘惑,減肥者會受到食物的誘惑,而每個成年人都會受到風花雪月,錦衣玉食,名譽地位的誘惑,誘惑就像腳底的微塵,與我們如影隨形,相伴而生。我們隻有像奧得修斯一樣抵擋住誘惑,才能從寂寞中真正走出,成就自己的事業。

  正視寂寞,把寂寞轉變成奮發向上的助推器,珍惜寂寞時光,做一個耐得住寂寞的人。

  請記住:自古賢人多寂寞。

  1. 耐得住寂寞方能不寂寞
  2. 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華
  3. 隻要你,耐得住寂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