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路過掌聲

  曾經路過掌聲

  文/嶽治全

  那天出城辦事,攔下一輛八成新的出租車。師傅四十多歲,微胖,休閑衣裝,一臉笑容,他很愛笑,話卻不怎麼多,什麼都不多問也不好奇,倒是我問一句他答一句,很平和的口氣。

  快出城區時,看到前方路邊有個年輕男人在招手,很焦急的表情。旁邊,一輛閃著應急燈的車停在那裡。前面的車並沒有停,擦著招手的年輕人飛馳而過。

  師傅開到近前,轉頭試探詢問,你要是不急我下去看看?大概車壞瞭。我笑著說好,這年頭,熱心人已不多見。

  他穩穩將車子泊在那輛亮著應急燈的車後,打開車門。我好奇,也跟著下車走過去,才看清停在那裡的是輛原裝進口的寶馬。

  怎麼瞭,師傅問。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眉頭蹙著,車忽然熄火瞭,不知道出瞭什麼故障,附近也找不到修理廠,想雇個車拖回城去,這還急著辦事呢!

  師傅笑笑,要不,我來看看?

  年輕男人一愣。師傅解釋,我以前修過車。

  年輕男人依然猶豫,顯然信不過眼前這個出租車司機,可是又沒有更好的辦法,隻好遲疑著將師傅領到寶馬車前。師傅坐進車內試瞭試,然後下車將前蓋打開,兩三分鐘,輕輕將前蓋蓋上,回頭對年輕男人說,一點小問題,現在應該可以瞭。

  年輕男人將信將疑,坐上車去啟動車子,果然一切恢復正常。他趕快下瞭車道謝,拿出一盒煙來。今天表妹出嫁,剛借瞭朋友的車過去幫幫場子,誰想……

  師傅從盒子裡抽出一支煙來,點上,擺擺手,趕快走吧,喜事趕早不趕晚。然後對我說,不好意思哦,耽擱你的時間瞭……

  我們繼續趕路,我卻對他產生好奇,師傅,您真的修過車啊,現在怎麼開起瞭出租?

  他笑瞭笑,把煙抽完,熄滅,過瞭一小會兒才說,以前我也有過一輛同樣款型的寶馬車。於是我知道瞭他的事。

  三年前,他還是一傢食品公司的經理。公司是自己開的,夫妻倆白手起傢,用瞭十幾年時間,從手工作坊開始發展到食品廠,又發展成食品公司。那時,擁有過幾百萬的身傢,三年前的一次意外事件,導致公司破產,一夜間,他從有錢人變成瞭窮人,甚至還背瞭數萬元的債務……

  我像聽傳奇故事,目瞪口呆。呆瞭好半天才問他,那時候,很絕望吧?

  他搖頭,也沒,隻是有點失望。其實從開始創業的第一天就想過失敗,人生原本變幻無常,誰會一輩子都走得順風順水,當年年輕氣盛,想證明自己。其實對生活的願望本來就很簡單,像現在,一傢人衣食無憂,日子一樣挺好……自始至終,他的口氣都平和安靜,沒有人生大起時的得意驕縱,也沒有人生大落後的自怨自艾。

  忽然覺得這個男人很瞭不起。

  新搬的小區門口,清早的一小段時間有人擺攤賣菜。其中有個阿姨的菜很新鮮,吆喝聲也響亮,隻是看上去不太像菜販子。衣衫整潔,氣質清雅。慢慢發現,小區裡的很多人都認得她,叫她張老師或者張主席,心裡有些詫異。有一次,忍不住詢問住在同一棟樓上、每天早上出來買菜的一位大姐,才知道那個賣菜的阿姨以前是一傢企業的工會主席。很大的企業,上千人,這個小區,曾經也是企業的傢屬區。那時候阿姨人長得好,有能力有魄力,企業紅火的那幾年,常常開會發言,出席各種場合,上過電視報紙,風光無限。

  後來企業效益忽然不行瞭,然後一滑到底,很多員工下崗,沒幾年時間,那麼大的企業,說垮就垮瞭,大傢各自拿著一筆遣散費回傢……很多以前一線的員工都很快找到瞭工作,他們有技術也放得下面子。大傢都以為,像她這樣曾經那麼風光又是學文出身的女人,也許會就此一蹶不振。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沒過幾天,她就開始買瞭輛三輪車擺攤賣菜瞭,並且隻趕小區門前的早市,並不在乎出入小區門口的顧客,大都是自己曾經的下屬。

  賣菜,她也比別的菜販賣得好,因為她勤勞,每天早早去批發市場挑選新鮮蔬菜,並且回來後先把菜清理一遍,重新紮好,擺放整齊……所以生意也好,每天早上一個小時左右菜就賣完瞭。大姐說,賣完菜回去,人傢張老師還上網,晚上出來跳跳舞,活得滋潤著呢。口氣中,不無羨慕和敬佩。

  第二天早上,忍不住在賣菜的阿姨攤前站瞭一會兒,看她在那裡飛快地稱菜,裝好,收錢,已經過瞭50歲的女人,笑容依然絢爛。

  她,讓我想起那個曾經開過寶馬現在快樂地開著出租車的男人。或者生活中,有很多他們這樣的人,曾經成功過,曾經路過繁華喧囂,路過掌聲贊美,又在人生變故中回歸平淡寂靜。可是他們始終是他們,不會被這些人生變故打倒,始終平和地走在生命不同的處境中。經得起掌聲,也受得起落寞,這樣的人生,才是真正的美好人生。

  1. 掌聲總在成功後
  2. 我想成為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3. 誰的曾經沒有卑微過
  4. 曾經嫌棄過父母的孩子們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