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哪有什麼勝利可言,挺住就意味著一切

  生活哪有什麼勝利可言,挺住就意味著一切

  文/宋小君

  嘿,小子!

  很抱歉在這個時候與你在街頭相遇。

  此刻你正走在人群中,哭得像個傻逼。

  對不起,我隻能看著你,我不能安慰你,沒有人能安慰你。

  我知道你剛剛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端,你可愛的女朋友跟你說,我們到此結束。就好像你們的戀情是一輛在馬路上疾馳的汽車,你剛剛進入狀態,還在暢想著未來,她就直接拉瞭手剎,把你的豪情壯志直接憋死在發動機裡,讓你有一種逆精回血的疼痛感。

  我也知道,你告別校園,孤身一人來到魔都,周圍沒有一個朋友,沒有一個同學,沒有一個熟悉的面孔,你隻有你自己。

  作為Freshman,你專業不對口,你什麼都不會,你隻能從頭學起。你戰戰兢兢地在公司打雜,恨不得記下老板說的每一句話。你越是害怕出差錯,就越是容易出差錯。你每天早上第一個打卡,每天晚上最後一個離開公司。你害怕被人瞧不起,你想盡快上手,你隻能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工作第一個月,你瘦瞭10斤,一整個月都沒有夢遺。

  你月薪隻有3500塊,稅後3000塊,其中房租1000塊。你早飯隻敢花2塊錢買手抓餅,午飯和晚飯隻吃不超過15塊的蘭州拉面。

  即便這樣,去掉交通費、網費、電話費……你的工資所剩無幾,每個月20號你錢包已經告急,等著盼著發工資,好犒勞自己一頓,吃一份多加牛肉的拉面。

  周末,你拒絕瞭姑娘去咖啡館坐坐的邀約,不是你不想泡她,而是你心疼那杯25塊的咖啡。

  你盡可能地逃避所有的聚餐,不是你不合群,而是舍不得人均50塊、就像搶錢似的一頓晚餐。

  加班到深夜,你打車回去,一路上忐忑地盯著計價器,又要躲避司機輕蔑的眼神,計價器每跳動一下,你的心就跟著抽搐一下。

  你忍不住問自己,連車都打不起的人,有什麼資格談論理想?

  你在這個城市物質層面上活得沒有尊嚴,你出瞭校門,第一次意識到錢的重要性。直到女朋友和你說瞭分手,你覺得在精神層面上,你也變成瞭弱勢群體。

  晚上,你蜷縮在10平米、沒有窗戶的出租屋裡,絕望得像一條發情期找不到伴侶的狗。

  我懂你。

  你在為你的未來而擔憂,你在為你睪丸裡儲量豐富的精子失去瞭摯愛的歸宿而擔憂。

  生活似乎對你露出瞭獠牙,讓你懂得那些看起來像是乳房的道路實際上是吞噬夢想和尊嚴的溝壑。

  你每年工資的漲幅是10%,而這個城市房價的漲幅讓你目瞪口呆。終你一生,你的工資隻是和房價進行龜兔賽跑。

  你想跟女朋友在大城市買一棟房子,安一個傢,在這裡有一張可以安睡的床。

  對不起,這隻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夢,你永遠跑不贏通貨膨脹。

  畢業之後,你本可以在老傢過得安安穩穩,你可以有車有房,在老爸老媽給你打好的基礎上,輕輕松松地活著。

  可是你偏偏年少氣盛,被一種叫做“理想”的東西迷住瞭心竅,你眼裡看不到生活裡真實的困難,你把一切想象得都過於美好。你唱著“管他山高水又深,也不能阻擋我奔前程”,你躊躇滿志,覺得自有理想的少年天下無敵。

  直到這個時刻。

  你終於開始懷疑。你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能力,懷疑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從相信一切,變成懷疑一切。

  你陷入孤獨,深邃得就像是黑洞般的孤獨。

  你不能告訴父母你過得不好,每次打電話你都強顏歡笑。

  你害怕周五,因為周五之後就是周末,周末就意味著你要一個人過兩天。

  你不敢出門,你害怕花錢,你害怕被人瞧不起。

  這段日子,你尤其害怕一個人。你唱“為何要有周末,強迫我沒事作,時間一旦變多,就會有空想起寂寞”.

  你以前覺得一個大男人說寂寞、說孤獨真是矯情。

  現在你比誰都矯情,你聽到情歌都落淚,好像所有的情歌都是在嘲笑你。

  你看著馬路上飛馳而過、引擎轟鳴的跑車豎起瞭中指。

  你想大聲質問,這些富二代為什麼就能不勞而獲?為什麼他們能開跑車,你卻隻能擠地鐵?為什麼他們夜夜泡妞,你卻隻能天天泡面?為什麼人傢穿阿瑪尼,我卻隻能穿地攤貨?你本來就一無所有,為什麼連你唯一的女朋友也要離開你?

  你覺得這一切不公平。

  你覺得命運在戲弄你。

  你想要逃離這裡,回到你的傢鄉,找一份說得過去的工作,過上雖然波瀾不驚但足夠體面的生活。

  你生活在二三線城市的同學,都已經買房瞭,結婚瞭,兒子都已經騎在脖子上撒尿瞭。

  你呢?

  你工資少得可憐,銀行沒有積蓄,你能養活自己、不找父母要錢、不當啃老族已經謝天謝地瞭,過年回傢你甚至拿不出幾千塊錢孝敬父母。

  你越想越生氣。

  你二十多歲,在這個到處都是奢侈品的城市裡一次性地燃燒自己美好青春,到底是為瞭什麼?

  你穿著內褲,躺在床上,生平第一次抽瞭一根煙,你把煙屁股摁滅在垃圾桶裡,然後你決定瞭。

  第二天,你拖著行李步履沉重地走到火車站,買瞭一張離現在這個時間最近的車票,你恨不得像風一樣快地飛回你的傢鄉。把曾經的理想、失戀的苦悶、生活的不如意都遺棄在大城市的柏油路上。

  你走到檢票口,看著手裡的車票,猛地想起你坐綠皮火車從學校來到魔都的那個二十個小時。那時候你想過有一天你會像一條戰敗的狗一樣,逃離這裡嗎?那時候你哪怕有一秒懷疑過你像個孤膽英雄一樣去往大城市奮鬥的目的嗎?

  你沒有。

  那時候,你心裡有光,你什麼都不怕,你渴望著心裡的光照亮你前行的路。你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年輕就是資本,輸也輸得漂亮。

  你坐在火車上,吃著一碗泡面,看著玻璃窗外不斷後退的樹木,你仿佛看到瞭未來的模樣,精彩得就像是小時候的連環畫,就像是青春期看到的毛片,就像是第一次看到姑娘的胸脯。

  你覺得真他媽的過癮,這才是一個爺兒們應該做的事兒,你想起童年時的那首歌,青春不就是用來賭明天的嗎?

  所有的心靈雞湯都在吶喊著別忘瞭你為什麼出發。

  那現在呢?

  你被生活打敗瞭?

  你被前女友的一通分手電話擊潰瞭?

  你被大城市裡高富帥跑車的轟鳴聲嚇尿瞭?

  此刻一臉胡茬、站在檢票口準備逃走、不敢回頭看這個城市一眼的失敗者還是你嗎?

  你怕瞭?

  你還記得你最初的夢想嗎?

  你覺得自己被當頭打瞭一棒,你猛地停住瞭,你握緊瞭手裡的車票,憤怒轉身,推開人群,奪路而逃。

  你耳邊又響起瞭激勵你無數次的歌聲“拍拍身上的灰塵,振作疲憊的精神。”

  你決定瞭,去他媽的,留下來。

  年輕就是資本,輸也要輸得漂亮。

  你對自己說,生活哪有什麼勝利可言,挺住就意味著一切。

  你要回到這個傷害你的城市,雙手擎起你堅硬的理想,就像小時候無數次擎起你的小雞雞對天撒尿一樣,你要振作起來,重新積蓄力量,準備迎接生活下一次的迎頭痛擊。

  那些困擾你的問題,你突然間找到瞭答案。

  富二代那是老天賞飯吃,哪裡值得你羨慕?

  工資低隻能說明你懶惰、認命、沒有把自己逼到非上進不可的懸崖邊上。

  女朋友離開你,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足夠努力,去把自己變成更好的人。

  你說,隻能我拋棄這個城市,不能讓這個城市拋棄你。

  即便很多人都喊著逃離北上廣,你也不能走,你不能就這樣走。

  這才叫牛逼。

  三年後,我很慶幸,因為你——三年前的自己,挺住瞭這操蛋的一切,才有瞭現在沾沾自喜的我,並且一步一步越來越接近最初的理想,就好像上學時一心想要接近班裡最美的姑娘。

  因為你的堅挺、你的明明已經體無完膚但還是拼命死扛,讓我無數次想要放棄的時候,都會猛抽自己一記耳光,警醒自己,偉大都是熬出來的,牛逼是做出來的,不經歷生活喪心病狂的虐待,怎麼配得上令人發指的高潮呢?

  我沿著你期望著的未來,帶著你留給我的理想,一路狂奔。

  路上,被風撕碎瞭褲衩,被狗咬傷瞭大腿,被漂亮姑娘射中瞭膝蓋。毫無疑問,這些都隻是第一關,前路遙遠,還有一大波僵屍即將來襲。

  但是,這些都沒關系,年少時的自己,就是人生路上最有力量的偶像。偶像給我以力量。

  我隻要想到,你,一個剛剛從青春期走出來、每個禮拜還夢遺三次的小屁孩都能挺過最黑暗的那些時刻,我要是敢說說我不行,猴屁股都會替我臉紅。

  心中有火,我會永遠年輕。

  三年後的你

  你永遠忠誠的宋小君

  1. 贏才是一切
  2. 二十歲出頭,你一無所有,但你卻擁有一切
  3. 態度決定一切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