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生命中的低谷是什麼?你是怎樣挺過來的?_青春勵志

  你生命中的低谷是什麼?你是怎樣挺過來的?

  文/青嵐

  很幸運,我上大學的時候,趕上瞭淘寶的興起,我是第一批淘寶賣傢,借著馬老板的平臺,大學期間賺瞭10幾萬元。這些錢我沒有亂花過一分,都攢瞭起來(跟我合夥的好兄弟大飛,把他那份買瞭一輛大眾高爾夫,在校園裡泡妹子)。大學畢業後,大傢不是南下去當個小白領,就是靠著傢裡的關系進瞭事業單位,國企,或者考公務員,而我,早已做好瞭接下來的打算。

  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年,我在省內的一個小縣城,租瞭一個鋪面,開始我的小飯館的小老板生涯,真的起的比雞早,做的比牛累。由於做的是燒烤,每天晚上都是到瞭凌晨兩點以後才能睡,碰到酒鬼,鬧事,打架的,這一宿是別想睡瞭。為瞭省人工,我把自己也當瞭一個服務員忙活,餐飲業人員流失率很大,我成瞭我的店的多面手,什麼采購,醃制,配料,對瞭,我還會烤串……不過我也獲得我應有的東西。

  就是第二年,我開瞭瞭更大的一傢店,就這樣周而復始,畢業3年後,我有瞭4傢店。我非常尊崇李先生的經營理念,就是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裡。餐飲業,每個項目都是有淡旺季的,但是你多開幾個項目,淡旺季就會錯開,你一年12個月就會每個月都是旺季。這四傢店分別是,燒烤,火鍋,韓國料理,東北農傢菜。

  跟同齡人相比,我輝煌過(各種二代除外),每年的年利潤,純利潤達到100多萬,我靠著自己,沒靠傢裡一分一毫,買瞭一棟160平方米的江景房子,過著有品質的生活。每天不用去店裡,因為我每傢店都雇瞭店長管理,生活的好不自在。當我的同學還在為在公司裡做的不順心,而考慮跳槽去哪傢公司而煩惱的時候,我正在考慮要買哪隻股票,是否要去投資物流業。我似乎得到瞭同齡人想要得到的所有的東西,成瞭一個所謂的,成功者。

  不過一切似乎沒那麼順利,我現在真是信瞭那句,創業容易,守業難。如果有做餐飲的朋友,就應該能感覺的到,從2010年開始,餐飲業就開始能體驗到寒冬的涼意瞭。從2010年開始,我的店開始不景氣,不過我沒有註意,因為隻是營業額有小量的下滑,但正是因為我的不重視,導致等我開始重視起來,已經晚瞭,客人大量的流失。

  當然,要是經營問題,對我來說也就不是問題,早晚能扶正,也是有很多的因素,壓的我喘不過氣來。投資的失敗,小人的算計,我於2011年底,破產瞭,店面出兌,房子賣掉,結果還是欠瞭幾十萬的債。

  我大學畢業後,是沒有上過一天的班的,為瞭生存,我必須得去找份工作,活下去,是我當時最大的信念。但是,當我發現,我所能找到的所有工作,竟然還沒有當時我店裡的服務員高,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受打擊瞭,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

  事實上,如果是僅僅去找一份工作糊口的話,也不是那麼困難,困難的是我每個月賺1500元,何年何月才能還清幾十萬的欠債?債主天天打電話要債,更有些人找瞭討債公司,將我毒打一頓,限期內必須還錢,否則要我一隻手。

  我自己倒無所謂,但是我的父母也每天跟我一樣受著精神方面的摧殘,我當時真的第一次有瞭這樣的想法:“你為什麼要創業!!!為什麼不能像普通人一樣去上班,去過普通人的生活!!因為你創業,因為你創業失敗,所以連累瞭傢人!!”

  後來,我做瞭一個決定,人在困境的時候,真的什麼主意都能想出來,人都是逼出來的。因為某個大哥的點撥,也是我自己不甘心一輩子這樣不能翻身,我想起瞭去國外淘金。之後我就開始迅速的操作,過瞭不久,我就到瞭地球的另一面,某發達國傢開始工作,賺錢。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重體力活,但是這個國傢給你報酬,是會讓你忘記所有的勞累的。

  我拼命的工作,後來,通過工作,網絡,結識瞭當地的一些華人,我們開始組成瞭一個團體,開始獨立出來一起接活,我賺的錢也是我最開始工作的好幾倍瞭。當我攢夠瞭還債的錢,自己也存瞭一部分以後發展的錢後,我開始考慮未來。

  我不可能永遠的年輕下去,而且,我也非常羨慕當地白人穿著西裝的白領工作,但是這個國傢的移民政策異常的緊,有的老大哥來十年瞭,還是沒拿到身份,我不甘心一輩子就這樣下去,所以我決定回國,重新開始。

  我先是把債全部的都還瞭,之後還剩下一部分,我決定去日本留學,提升自己,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開始學日語,開始規劃自己的未來……對,就是現在,我的故事講完瞭。

  人生的低谷,每個人都會經歷,其實真的沒什麼可怕的。我當年破產的時候,在賣房子的前一天,曾經一隻腿跨過我20樓的傢的一扇窗戶,準備跳下去解脫自己,被我爸拽瞭回來。我們父子抱頭痛哭,我爸說瞭我一輩子都忘不瞭的一句話“男子漢,大丈夫,要堅強!沒什麼過不去的檻!你要是死瞭,我和你媽也不活瞭!”

  爸爸的這句話,使我堅強,因為我知道瞭,我的命不光隻是我自己的。所以,即使是為瞭父母,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來源:知乎)

  1. 每個人都曾穿越過不為人知的黑暗
  2. 當你扛不住的時候就讀一遍
  3. 當你的人生處於低潮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