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青春不迷茫——寫給20歲的自己_青春勵志

  誰的青春不迷茫——寫給20歲的自己
  
  手邊放瞭一張你的照片。大二的你,20歲,一件駝色的毛衣,一條牛仔褲,一雙帆佈鞋,沒有發型,笑得很不知所以。我還記得那一天早晨,你為穿什麼樣的衣服而頭疼。最後因為沒有時間瞭,於是胡亂穿瞭一件,在10年後的我看來,卻也蠻清爽的。
  
  現在看來,那時你處心積慮做的一些搭配,常常以失敗告終,而隨意搭配的服裝反而顯得像你。當然,那時的你是不會明白的,而如果沒有當時你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今天的我或許還在老路上一條路走到底吧。
  
  我記得20歲的你焦躁不堪,宿舍的兄弟們都在聊天,準備去通宵玩電腦遊戲時,你表面上歡呼雀躍,心裡卻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當初我是好不容易才考入大學的,4年之後,我該怎麼出大學?”嶽麓山下,橘子洲頭,情人灘上,你也混跡於人群之中,看著一張張相似的臉龐,你最大的擔心是:難道他們都已經知道未來去哪兒瞭嗎?為什麼隻有自己那麼傻?
  
  傻到沒錢買電腦,隻能用稿紙一遍又一遍地寫日記。因為不知道該寫什麼,所以哪怕寫錯瞭一個字,也要重來一遍,寫字水平一點都沒有提高,稿紙卻浪費瞭不少。看著一沓又一沓的稿紙和從未發表過的文章,心裡居然沒有一絲的疑惑,隻會告訴自己:“哇,昨天晚上又寫瞭6頁呢!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成瞭大文豪,這些稿紙可真的就值錢瞭。”——這幾乎是每天你最快樂的時候。
  
  那時很多雜志社很尊重作者,所以你也就常常會收到退稿信。上面寫著諸多類似卻又不盡相同的話。無非是謝謝你的支持和參與,隻是你的選題和文筆不太適合他們雜志,希望你繼續支持。你把這些退稿信一一留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那些來信上都印瞭各個雜志社的名字,你偶爾打開看時,總幻想這是發稿通知。你偶爾會在別人面前拿出這些信來,讓他們誤以為你和很多編輯的關系不一般——嗨,那時的你生活得無所畏懼又謹小慎微,任何一點小的改變都會讓你變得自豪。比如“那個編輯居然自己回信拒絕我瞭,我拿到對方的聯系方式和名字瞭呢”。
  
  寫到這裡時,我其實很想對你說:“雖然你在外人看來挺二的,但也謝謝你那種不要臉的應對方式,讓我一直走到瞭今天,從未害怕過。”
  
  終於第一篇文章發表瞭,稿費是30塊錢。你當然沒有把稿費取出來,而是將稿費單好好地折疊起來,放在錢包裡,供人隨時瞻仰,然後假裝很不經意地說:“喏,這筆稿費還來不及取出來呢。”直到稿費單過期,你才把它好好地收藏起來,從未有過兌現它的念頭。
  
  這30元的稿費背後,你大概前後花瞭200多元請客吃飯慶祝。有些人對事情的投入是為瞭生活,你那時的投入是為瞭證明你可以。
  
  在醫院長大的你,背著你爸報考瞭師范大學中文系,以至於你和你爸將近兩年沒有對話,近乎斷絕父子關系。直到你發表的第一篇寫父親的文章《微妙》發表在省刊上,被你爸看到。他開著車第一次主動去學校找你,請你吃飯。你在去見他的路上,帶著170多頁的小說稿,小說的名字叫《殺戮》。故事寫的是什麼我現在忘記瞭,因為它沒有發表過,甚至你當初寫它的時候也就沒有想著要發表。我記得你對你爸說的第一句話是:“爸,你看,我現在能寫這麼多。”
  
  你學會瞭說“我很好”。
  
  “我很好”不是指你終於熬到有瞭錢、有瞭朋友、有瞭人照顧的日子,而是你終於可以習慣沒有錢、沒有朋友、沒有人照顧的日子。“我很好”是告訴他們,你越來越能接受現實,而不是越來越現實——我沒你們想的那麼脆弱,離開你們,我一樣能過得很好。
  
  你聽說參加比賽拿獎可以加素質分,於是從大一開始就參加各種比賽。很多比賽隻有幾個人參加,所以隻要認真參與,主辦方一般都會給你三等獎,而一個院級比賽的三等獎能夠加兩分素質分。所以作文大賽、歌唱比賽、辯論賽、演講賽、戲劇大賽、運動會,甚至書法篆刻大賽你都參加瞭。你花瞭10元錢在路邊攤找人刻瞭一個名字,然後印在紙上,交給瞭組委會,獲得瞭三等獎——這件事你得瑟瞭許久。你絲毫沒有為自己的投機倒把感到羞愧,現在的我多少會覺得“當時怎麼能這樣”,可20歲的你滿腦子都是“如何與別人不一樣”,“不一樣”是個特別大的命題,於是你會節約一天的夥食費去刻一個章,你也會拿著精心寫的作文去參加比賽。組委會的師哥告訴你:“你的文章很好,應該是第一名,但是另外一個師哥要找工作,所以這個第一名要讓給他,你還有很多機會的。”他還沒有說完,你便迅猛地點頭,你心裡想:“得獎本來就賺瞭,還獲得瞭學長當面的肯定……”
  
  那時有人說你是個極其大方的人,其實你知道自己是個極其計較的人。唯一不同的是,很多計較的人常常會在事情發生時計較,而你在事情發生前就做好瞭最壞的打算。所以,當結果不如你想的那麼壞時,你都能欣然接受。
  
  所以有人說你沒心沒肺,說你二百五,你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認為自己真的挺傻的,現在的我告訴你:其實你一點都不傻,隻是你從來沒有把自己看得那麼重要。
  
  當然,你也犯過很多錯誤,失去瞭一些本該一直繼續交往的朋友。但成長不就是這樣嗎?不是學到就是得到。你成長中所有遇到的問題,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解決瞭,你就成為瞭你這類人當中的幸存者;不解決,你永遠也不知道自己可能成為誰。
  
  在20歲到30歲這10年的時間中,我們都走過一樣的路。你覺得孤獨就對瞭,那是讓你認識自己的機會;你覺得不被理解就對瞭,那是讓你認清朋友的機會;你覺得黑暗就對瞭,那樣你才分辨得出什麼是你的光芒;你覺得無助就對瞭,那樣你才能明白誰是你成長中能扶你一把的人;你覺得迷茫就對瞭,誰的青春不迷茫。

  1. 不要讓迷茫為你無法重來的青春買單
  2. 彩色的青春不打烊
  3. 迷茫,有時候隻是一種借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