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青春不打烊_青春勵志

  彩色的青春不打烊
  
  那一年,我初到廣州,像每一個帶著夢想來的年輕人一樣。既盲目樂觀,又一片茫然。
  
  那時候,我剛剛落腳在石牌村一個制衣廠做縫衣工,每天的工作簡單到乏味。而回到狹窄的房子裡也隻能埋頭大睡。這房子甚至連一絲陽光都見不到,終日得點著燈。每月縱然房租低廉,可依舊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加上吃喝,我那微薄的薪水甚至不夠支付我多買一件新裙子。
  
  有一天,正在埋頭大睡,隔壁才空置幾天的房子裡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音樂聲!我忍住氣,聽著他們在隔壁房子走來走去,很多腳步聲起起伏伏,我終於忍無可忍,爬起來,一身破舊睡衣去敲對方的門!
  
  門開瞭,門後站著一個男人,很顯然,他對我的睡衣造訪吃瞭一驚。
  
  我聲形惡氣:“難道你不知道這房子的墻薄得像紙一樣麼?”
  
  他毫無怒氣,隻是笑著說:“來不來聽我們的演出?”
  
  彼此串瞭幾次門,才知道他叫阿木,和幾個朋友組瞭個樂隊,叫“木頭人”,他是主唱和吉他手。
  
  那時的廣州,多的是等待奇跡的場地,隻要你有真材實料,就可以跳上舞臺盡情地秀一把。
  
  而那時的石牌街,一間一間被分割成鴿子籠一樣的狹小房間裡,住的就是那些期望人生燃燒奇跡的人。
  
  更多的是,慢慢朽壞的人生。
  
  所有的樂器都已經破爛不堪,就連我這樣的外行都能看出來。貝司手的貝司,甚至都掉光瞭漆,所有的共鳴音眼看就從那些快要破掉的角落裡點滴不漏地傾瀉出來。可是他依舊高高地躍起,像一隻矯健的豹子那樣,拼命地撥弄著手中那隻貝司。
  
  音樂那麼嘈雜,我扯著嗓子說,阿木!你說你們會紅麼? 他聽不清,一樣扯著嗓子喊回來,你——說——什——麼?
  
  我突然笑瞭,跑到阿木面前,就著身上那件穿得泛黃的舊T恤,把背脊一個個遞給他們。阿木,給我簽個名吧,等你們紅瞭,我就發財瞭。
  
  那件衣服還掛在窗外沒有晾幹,事情就一件接—件地發生瞭。
  
  先是他們的鍵盤手在村口被人飛車搶瞭——錢倒沒多少,人卻被掛到地上,拖行瞭好幾米,手傷瞭不能演奏,於是整個樂隊隻好停止排練。
  
  接著流言傳遍大街小巷,一個女孩,晚上回來晚瞭……據說屍體被發現的時候,都已經是好幾天後瞭。
  
  這樣的流言讓我戰戰兢兢。每次回來晚瞭,我都走得像一隻被狗追得滿街亂竄的雞一樣,驚慌失措。
  
  有一個晚上,我看見木頭人樂隊的所有成員,都蹲在村口,一看見我,就一個個從暗喑的樹影底下走出來,跟在我的身後,沒有人說話,但是我走著走著,眼淚流瞭出來。
  
  那以後我就多瞭四個保鏢。
  
  有天晚上一起去吃燒烤,煙霧繚繞中,阿木咕咚咕咚仰脖喝完一瓶啤酒,他突然直勾勾地看著我,丁小柔,你來廣州是做什麼的? 這句話來得太過突然,我把一塊撒滿粉紅色辣椒粉的烤茄子,生生地咽瞭下去,嗆出瞭一臉的眼淚。
  
  是啊,我來廣州做什麼的呢?難道就是為瞭每天數百件的衣服?為瞭那些看不見陽光的窗子?為瞭那張隻夠容我窄窄睡下的床麼?
  
  初春的夜晚還帶著寒意,我停瞭一下,低聲說,我想做服裝設計師。
  
  那你就去左岸!阿木把一次性酒杯惡狠狠地摔在地上,用力地拍著我的肩,丁小柔!你行的!
  
  因為這句話,我一晚上沒睡著,第二天就去工廠辭職瞭,晚上再回來的時候,我已經換瞭一傢比較大的服裝廠,這一次,我應聘上瞭打版工。然後我再也不肯浪費時間窩在阿木的排練室瞭,我一天隻吃2頓飯,隻為省出錢來去學習服裝設計。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居然忙得一點感覺都沒有,一抬頭,竟然是深秋瞭。(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可是這樣的生活,難道不美麼?葉子撲簌簌落下來,就是為瞭明年再一次驕傲地站在枝頭。
  
  有一天晚上,阿木又來敲我的房門,一臉不滿:“喂,你好久都沒來看我們排練瞭哦!”我搖瞭搖手裡的書。他突然沖進來一把抱住我:“丁小柔!你猜怎麼著?我們今天簽瞭唱片公司瞭!”
  
  啊啊啊,我尖叫著。還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讓我振奮呢?
  
  那天以後,因為簽瞭公司的緣故,他們搬走瞭。我因為趕去夜校上課,回來的時候,隻看到門上釘著一張紙條:“丁小柔,有夢想的人生,是有色彩有聲音的。希望你能過得有聲有色。Ps:等我們紅。一定不要賣掉那件T恤。”我握著字條,坐在門口,像個傻子一樣又哭又笑起來。
  
  沒過多久,我也搬離瞭石牌村。我沒帶走任何行李,除瞭那件寫滿他們名字的T恤。
  
  我終於學完瞭服裝設計的全部課程,並且順利地成為瞭設計室的一名員工。我終於把日子過成彩色的瞭。
  
  如今,每次開車的時候,我都習慣把電臺調到音樂臺,然後從沙沙聲中一個個跳過去,搜索我曾經那麼熟悉的一群聲音。他們在哪裡?他們紅瞭沒有,還是像大多數的有夢想的人一樣,在命運來臨之前,就再也尋不到蹤跡。可是我卻滿懷信心地相信,他們都不會輕言放棄!就像那些刻在石牌村的青春日子一樣,永遠沒有打烊的時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