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夢想:年輕時免不瞭一場顛沛流亡_青春勵志

  寫給夢想:年輕時免不瞭一場顛沛流亡
  
  文/李維恩
  
  在UIC的生活很新鮮,總在不自覺地碰見形形色色的人,聽他們說著深深淺淺的話。
  
  但最開心的其實還是面對電腦的時候,因為我等的人在網上,能和我說話。疲倦和睡意都一掃而光,在一天中最安靜的時候,我們談話。任何事都談,沒有任何界限。
  
  這是我能體會到的最廣大的寬容和自由。我們是戀人,是朋友,是最苛刻和最憐憫的人。在交談中,情感和經歷都聯成一片。不是端端正正對著無聲無息電腦,而感覺是促膝並肩地交談。
  
  有時候,交談,是一種很大的慰藉和溫暖。
  
  如果真的有一個人,願意認真聽你說的話,肯與你分享那些幸運或不幸的遭遇。
  
  這時才覺得,距離也就不那麼重要瞭。
  
  有一天我很有感慨地告訴她,我覺得漂泊異地的人都挺不容易的。
  
  她覺得這是一句玩笑話,沒有當真。
  
  其實仔細想想,為什麼我們要不停地從一個地方輾轉到另一個地方去,從一個國傢奔波到另一個國傢?
  
  沒有人強迫你去大城市,沒有人強迫你一定要離開中國,沒有人強迫你做逆流而上的大馬哈魚。
  
  你之所以留在一個壓力巨大、生存沉重、無比奮力也幾乎泯然眾生的地域裡,隻是因為你願意。
  
  因為你接受瞭這個地方的規則,那些嚴酷得近乎倫理的規則。
  
  因為你青春正盛,覺得你很大,傢鄉已經容不下你,必須到一個大的世界裡去硬碰硬。
  
  因為你不要安穩,要興奮。
  
  因為你不要舒服,要劇烈。
  
  因為你要一個像萬花筒一樣,永遠神奇莫測,每一次都不一樣的世界。
  
  故鄉,其實此時已經是一個永遠也回不去的地方。
  
  因為,你的心已經變瞭。
  
  每次回到傢裡,初三天,緊繃的神經仍舊緊繃,要一周左右,才完全散淡下來,徹底放空自己。十天半個月,你覺得舒服無比。而半個月之後,你開始覺得無聊。
  
  是的,不好意思,父母相伴,但是你仍舊覺得無聊。
  
  你開始想念大城市的煙塵車聲人際紛爭,那起碼是一個鮮活的世界。不要不承認,就像食肉動物,無法再食草一樣。(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每一個出走的人,都以為自己隨時可以回傢。而這正是人生的悲劇:其實,傢,在你轉身離開的那個瞬間,已經永遠無法抵達。
  
  而更大的悲劇,我想在於,我們的父母其實無法進入我們將來有能力構造的世界。
  
  這座盛大的城市,對他們來說,未必比得上門口有條楊柳拂面的小河。
  
  以及,我們將來的孩子們,那逆流而上的大馬哈魚的後代,他們更加無從想象,那麼一個遙遠的小城—哪怕在我們無比懷念的口吻裡,仍舊是他們越來越美好卻不真實的伊甸園。
  
  我們遙望著下遊日益孱弱的父母,我們奮力挽著同在上遊的同輩。
  
  是的,我們可以安慰自己,如果沒有我們前赴後繼的滋養,不會有這一個日新月異的世界。但這也僅僅是一種得不到答案的安慰。
  
  所以我感慨漂泊者大多可憐,卻無以言說。
  
  你看,那群大馬哈魚為什麼而遊?我想,是因為永遠無法實現的渴望。
  
  世界就是這樣,年輕時免不瞭一場顛沛流亡。
  
  在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會有被世界離棄的感覺。孤獨、寂寞,或是其他莫名的情緒充斥著,無藥可救般讓人消極的感覺,懵懵懂懂的對未來、對生活甚至對世界感到模糊。
  
  仔細看看你身邊的人,有的人堅定著信念朝夢想前進,有的則不斷試探著迷茫的前進。還有一部分人則一直停留在那裡忘卻生活也被生活忘卻。
  
  其實我們的生命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轉動過去。秒針,分針,時針,拖著虛影轉動成無數密密麻麻的日子,最終匯聚成時間的長河。變成我們所生活的龐大的時代。
  
  而我,和我們,都是其中,最最渺小微茫的一部分。
  
  我們永遠在崇拜那些閃閃發亮的人,我們永遠覺得他們像是神柢一樣的存在。他們用強大而無可抗拒的魅力和力量,改變著世界。但是我們永遠不知道,他們曾付出瞭什麼樣的代價,去換來瞭閃亮的人生。
  
  盡管如此,年輕的我們為什麼總能一次次找到令自己信仰的東西、令自己信仰的?為什麼即便有再多的抱怨,也很難直接地放棄一個理想,放棄一個人?
  
  傷害有時候也不見得是件天大壞事,問題是看你有沒有勇氣在承受過後依然堅強的走下去。生活就像一場戰爭,隻有經歷遍體鱗傷卻依然活著的人才會成為真正的強者。有人品嘗到瞭最後的喜怒哀樂,有人成為瞭冰冷的墓碑。
  
  所有人,所有辛苦忍耐,想要的也不過隻是,不再形單影隻、不再奔走他鄉、不再無所依傍、不再苦於思量。
  
  或許有一天我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曾經的人生時,也無法得到什麼整齊劃一的答案。
  
  每個人都不一樣,你最深愛的人也必定和你不一樣。
  
  而我們所選擇的人生也必定不同,它是關於一季青春,一場生死,一段宿命,一個時代,一個信仰。
  
  我唯一幸運的是,在年輕時能有人在精神上陪自己一起顛沛流亡。
  
  這就足夠瞭。
  
  有時候陽光很好,
  
  有時候陽光很暗,
  
  可這就是生活。
  
  有的夢想很小,
  
  有的夢想很大。
  
  但它總能帶你走到更遠的地方。
  
  有時夢想很近,
  
  有時夢想很遠,
  
  可總有一天,夢想會成真。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