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莫苦惱,沒有主見很正常_青春勵志

  80後莫苦惱,沒有主見很正常
  
  大傢都知道,60後、50後一代人基本上都下過鄉,他們吃過的苦可能現在80後的年輕人根本想象不到。真正的機會其實是給到瞭70後、80後這一代人,而80後們往往又會說70後一代的機會太好瞭,我們再也碰不上他們的那種機會瞭,其實這是錯誤的。一個人其實沒有什麼事情是想不通的,不同的時代賦予瞭各代人不同的機會,把握住當下的機會好好做,沒有什麼不能過的坎。70後的一部分人現在小有成功,他們就是把握住瞭屬於他們那一代人的機會,才能夠脫穎而出,這個邏輯用到80後一代人身上的話,一樣可以實現。
  
  在我看來,80後其實不是一個專署名詞,所謂的80後說白瞭就是人的20歲到30歲這一階段的概述。我當年也有20歲到30歲的階段,20歲的我當時到底忙瞭些什麼?我忙到瞭30歲以後才決定創業,之前的一個階段其實也是不在乎甚至不知道到底應該做什麼,也很迷茫。喝酒打架的事情我都做過,在那個階段,我甚至迷茫到根本找不到前行的方向瞭。可以說,人到瞭20歲至30歲這個階段的時候必須要走這樣一個過程,這就是你成長的本錢。
  
  今天在這裡,如果讓我把主見這個詞強加給20歲至30歲的人,告訴他們一定要有主見,這其實是很殘酷的事情,壓力之大其實是很難想象的。俗話說“四十不惑”,人到瞭四十歲以上才有主見,那我們怎麼能夠要求20歲至30歲的年輕人有主見呢?他們沒有主見才是正常。
  
  讓主見自然成長
  
  當下,很多年輕人強調自我,要求自己一定要變得有主見,這樣才能成大事,做自己的主人。我不太贊同這一點,尤其是用變這個字。變這個字好像顯得比較被動,有主見其實是一個自然的過程。一個人,不管是從20歲到30歲,還是30歲到40歲,都是一個自然的成長的過程,這個過程也正是一個人自然地變得有主見的過程。每個人對於自我的瞭解,對於社會的瞭解都是不一樣的。通過自己不斷的成長,會使自己瞭解自己和社會都變得更加清晰,在這個成長的過程中越來越知道什麼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一旦等到這個人明白他一生或者是說他想要什麼,或者什麼最適合他的時候,這個人才是真正擁有瞭自己的主見。
  
  主見在我看來它是一個人獨有的堅持與態度。在這裡,我想跟大傢分享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有一年,我們在深圳一個工廠生產我們自己品牌的一個產品的時候,深圳執法機構就去把那個工廠封瞭,把庫存裡面剛剛生產好的新產品全給拉走瞭,共600片。後來我們才知道,基層執法人員向他們局長報告說,我們終於發現深圳市最大的假冒偽劣生產工廠瞭,那裡的先進設備都是進口的,超靜車間幹的相當正規。聽到這裡,我們廠子的人就笑瞭,這個所謂的假冒偽劣產品上面的商標可都是我們自己公司的名字而且是註冊瞭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後來通過我們的解釋月幹涉,他們知道抓錯瞭,但是礙於面子下不來,他們還是出動瞭幾輛大卡車把庫存都拉走瞭,這個可以說是完全錯誤的行動。之後,搞瞭一些莫須有的問題,說你們進口會不會有問題呢?他們倒是不查假冒偽劣瞭,開始找其他毛病瞭。由於我們一塊板子上有160個零配件,他要把這160個零配件怎麼進口的都要查清。這當然也是沒問題的,但他們一查就查瞭五個月。我們這個行業是要拼技術更新的,新產品的定價是很高的,當時一件產品大可以賣到一萬五千塊錢。(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半年以後由於競爭對手出來瞭,我就隻能賣七千塊錢,所以八千塊錢凈利潤乘以這600片產品當時一下就沒有瞭。由於產品長期被人傢封存,回來之後我們還要重新在工藝上再做一次更新,當這批產品再推出去的時候,600片到今天庫裡還有200片,那個時候我們遭受瞭很大的損失,而且稅務局來問我們,你們是不是被某某局查瞭,他說我們也要查你,你既然在某某局有問題,你在我這個局也有問題,這個確實讓我們哭瞭。當時,眼淚確實掉下來瞭。
  
  松下幸之助的堅持激勵我前進
  
  東西被扣,各大局輪番轟炸我的時候,我得需要而且必須要去跟各大局溝通。當時我就記得一件事情特別激勵我,讓我堅持做下去。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美軍軍管日本的時候,當時就判定松下幸之助是財閥,美軍也是用一些莫須有的東西控制他,控制他不需擴產。松下幸之助跑美軍找麥克阿瑟,歷史記載是41次,他從大阪到東京找美軍總司令去申訴說我不是,去瞭41次。最後麥克阿瑟自己做的判斷,說這日本老頭都來41 次瞭,太執著瞭,我拍板說他沒事,他要有事他不敢來軍部41次。
  
  當時我在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冤枉,我一定要伸冤到底,把事情解釋清楚。之前遇到挫折的時候,眼淚也是嘩嘩的,但我站在局長辦公室走廊的時候,每次都暗示自己一定不能落淚,因為眼淚沒用。你要去局長辦公室對著局長嚎啕大哭,他保證說哭完瞭再來講,怕我情緒激動,小夥子情緒不要激動我們依法辦事。所以,我隻有給他一遍一遍地講事實,你要是說我講的不清楚我就再講一遍,你拿資料蓋章瞭嗎?蓋章瞭。如果一個章不行的話那我再去蓋別的章,我當然要配合,行動上面是配合的,但是說實話,心裡頭是肯定不舒服的。因為我是法人,所以必須自己本人去,去找他們的主管、副局長、局長,最後記下來大概是37次。這就是一個人創業或人生中必須經歷的幾道坎之一,所以今天再讓我去哪個政府,我會很快樂。
  
  有主見是一個成長的過程,有主見需要一個人去從堅持與態度中不斷地打磨與磨煉出來。80後的年輕朋友們,現在不要過多的追求所謂的主見,因為一個人在他們20歲至30歲的階段,沒有主見很正常。在這一階段,努力拼搏,踏實肯幹比有主見來的更加重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