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二代:現實把我們逼成瞭不孝子孫_青春勵志

  農二代:現實把我們逼成瞭不孝子孫
  
  文/長樂
  
  迎著初冬的寒風,李晨的工程隊在省體育館的工地上夜以繼日地忙碌著。為瞭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混凝土澆築,他接連幾個夜晚都沒睡個好覺,盡管已筋疲力盡,但他還得守在現場,不敢有半點疏忽,否則,一旦出現質量問題,手下這幾十號人就會前功盡棄,一年來的辛苦勞動還不夠用來賠償這幾根大梁的損失。
  
  十年前,新婚的李晨走出養育自己的窮山溝,跟一個本地包工頭來到這座離傢千裡的城市,從最臟最累最基礎的活幹起,漸漸地他學會瞭識圖,施工……好不容易才在三年前擺脫束縛,組建瞭自己的工程隊。隊裡的工人大都是傢鄉的年輕人,他們希望像李晨一樣除瞭掙錢養傢,還能學到能立足於城市的本領。如今手裡雖然有這樣一個50多人的隊伍,掙錢也比往年多瞭,但李晨心裡卻一點也沒感到輕松。
  
  工程隊需要後勤管理,李晨的老婆張月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選,買菜做飯,記賬管錢都由張月操持。李晨傢兩兄妹,妹妹五年前嫁給瞭鄰村的一戶人傢。小兩口剛出來的時候,將兒子留在傢裡由父母照管著上學,眼看二老年事已高,無法承擔起教育孫子的重擔,今年他們將孩子帶在瞭身邊,花高價讓他在工地附近的小學就讀,這樣一來,傢裡就隻剩下兩個年近古稀的老人瞭。爸爸的身子骨倒還硬朗,可媽媽那肺心病一直讓他放心不下。特別是每年的冬春兩季,一遇感冒就犯病,每次都得住院治療。以前妻子在傢還可以和妹妹輪流護理,可現在照顧媽媽的擔子就全落在妹妹一個人肩上瞭。為這事兒,妹夫都抱怨好幾回瞭:哥哥在外面掙錢,憑什麼由我一傢照顧老人?想來也是啊,妹妹傢在農村,日子雖然過得不錯,可一年四季那叫一個忙啊,實在沒空顧及娘傢的事,自己身為長子,卻不能守在父母身邊盡孝,每當想起這事兒,李晨心裡就揪得慌。可有什麼辦法呢?一傢人要吃要喝,孩子要上學,前些年的積蓄都用來改造農村那破房子瞭,自己不出來掙錢怎麼辦?開弓沒有回頭箭,好不容易拉起工程隊在城裡站穩瞭腳跟,如果放棄的話,我又能幹點什麼呢?
  
  十年瞭,從自己出門打工以後,李晨每年也就過年時回傢看看,前些年,老婆為這事兒常常抱怨:跟著你這傢夥,我算到八輩子黴瞭,一年四季不著傢,我跟守寡有啥區別?不惦記我也就算瞭,難道你連老人和孩子也忘記瞭?每到這時候,李晨總是用老婆的怨言來調侃她:我就是忘瞭爸媽,忘瞭寶貝兒子也忘不瞭你呀,因為你是我老婆,離我最近的人吶。話雖這樣說,可每次離傢的時候,父母那噙著淚花的囑托,兒子那期待的眼神,卻總是讓他心如刀割。
  
  李晨的無奈也是我們所有農二代的無奈:上有小下有老,傢裡離不開一個頂梁柱,可僅靠幾畝瘠薄的土地實在難以支撐一個傢庭的開支。為瞭改善生活條件,為瞭讓下一代不再重復自己的人生軌跡,我們不得不拋傢舍業,遠走他鄉,去淘金,去尋夢!什麼夫妻恩愛,父(母)子之情,在溫飽面前,在夢想面前都會變得模糊起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活在當下,特別是在農村,我們隻有掙更多的錢,讓傢人過上好日子,才能報答父母之恩,夫妻之情,除此之外還有比這更好更實在的辦法嗎?反之,如果父母沒錢治病,孩子沒錢上學,老婆沒錢買衣服,一個連溫飽都解決不瞭的男人,還有什麼資格談親情,論孝道?
  
  出門在外這些年,特別是冬春兩季,李晨每次接電話最怕聽到母親犯病的消息,因為他心裡明白:老人這肺心病一旦發作,非常危險,說不定哪天就走瞭。俗話說怕什麼來什麼,就在工地最離不開李晨的時候,他接到妹妹的電話:媽媽犯病瞭。從妹妹和爸爸那著急的聲音裡,他能感覺到母親的病有多重,可最近一周他都沒法離開工地,如果因為他的離開造成事故或者質量問題,且不說自己的投入將血本無歸,四十幾個兄弟這一年也就白幹瞭,都是傢庭的頂梁柱,我怎麼向他們的妻兒老小交代?(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無奈之下,隻有讓妻子先多匯點錢,告訴妹妹自己最遲一周後回傢。李晨心裡擱著工程和母親的重病兩件大事,加上夜以繼日地連軸轉,可謂是心力交瘁。他每天打兩次電話回傢,可每次得到的都是一樣的回答:不見好轉,醫院都掛黑牌瞭,你快回來,媽媽想看看你們一傢三口。
  
  工程容不得半點馬虎,好不容易熬到瞭第七天,澆築任務完工在即,早上在電話裡聽說媽媽病情有所好轉,李晨心裡松瞭一口氣。可就在下午快要收尾的時候,他的手機響瞭,電話裡妹妹哭喪著聲音說媽媽不行瞭,恐怕熬不過今夜。接完電話,李晨頓時一身冰涼,他打起精神,安排好工程隊的一切,帶著妻兒租車往回趕,這時候已經是晚上10點瞭。一路上她不斷地給傢裡打電話,自己和老婆的手機沒電瞭,借司機的電話繼續打,一開始他還能聽到媽媽含混不清的話語:李晨,不著急,讓師傅慢慢開(車),我挺得住……可後來漸漸地,媽媽沒法出聲瞭,再後來,爸爸和妹妹的電話打不通瞭,他摟著兒子在車裡放聲大哭……
  
  近千公裡的路程,好在大多是高速路,第二天上午十點,終於回到瞭傢鄉的縣城。可當他趕到醫院時,看到的隻是躺在太平間的遺體。緊趕慢趕,李晨還是沒能看上媽媽最後一眼,沒能聽到老人傢的臨終囑托,在人們看來,這樣的兒子就是不孝之子。
  
  這是李晨的故事,也是我們農二代的縮影。其實,我們不是沒心沒肺的白眼狼,不是不想陪在父母身邊,也不是不留戀夫妻恩愛,但現實生活卻給瞭我們一個謀生和盡孝的兩難選擇,把我們置於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尷尬地帶,迫使我們成為瞭“不孝子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