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夢想與奮鬥,點燃人生

  讓夢想與奮鬥,點燃人生
  
  文/施燕北
  
  當我說到山,意思是指你被荊棘刺傷過、從懸崖跌下過、搬動石頭流過汗、采過上面的花、最後在山頂迎著狂風呼吸過的山。而當我提到人生,理應是為夢想拼搏過的人生。
  
  蘇子湖畔,油紙傘下,是她等待千年的一次邂逅。茫茫天地,她隻能死心踏地地眷戀著傘下的那一剎那的溫情。管什麼人妖殊途,她隻願與心愛的人廝守今生。白頭偕老終隻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夢,可白娘子願傾其所有。一場執子之手的想念足夠支撐起她的一世深情。
  
  他被譽為民族的巨人,他卻是個苦難面前不肯放棄理想得赴夢者。耳聞過愚昧的歡呼和悲慘的呼號,目睹著淋漓的鮮血,魯迅不顧世人的白眼,毅然踏上瞭用文字搏鬥黑暗的不歸路。“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黑暗的壓迫,敵人的攻擊又怎比得上順從吾心的歡愉。以筆為刀,魯迅不僅為自己贏得瞭一份有分量的人生,更為中華民族撩開瞭一道烏雲。
  
  賽前,他是幸運的替補者;賽後,他是同科比比姚明般傢喻戶曉的明星。他是過場的路人甲,卻真誠地出演瞭救場的男一號。也許終有一日,林書豪會老去,會在也打不動籃球,但昔日拼搏之後所取得的成就將陪伴他的人生。
  
  我們從小聽慣瞭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卻又常在現實的腳步中迷失方向,遺忘夢想。而夢想之所以成為夢想,便在於其珍貴而難以實現,人生的意義也正在與為夢想拼搏後的無怨無悔。
  
  或許,你會嘲笑誇父的不知變通抑或羅哲文反對“經濟搭臺,文化唱戲”的古板,但是,誰也無法否認他們即使身在現實卻甘做理想臥底的執拗。百年之後,當我們回首往事之時,是否也能像羅哲文一樣擁有騎著毛驢把長城送進世界遺產名錄的自豪呢?
  
  我們也許沒有喬佈斯一樣改變世界的能力,卻依舊可以在漫漫人生中為自己流下殷實的汗水。也許,時光能淘洗一切,而經過時光的沉淀之後的,則足以奏響人生的勝利之歌。
  
  曇花僅有一把,但令滿園芬芳。夢想之路固然艱辛,卻足以使人生溢彩流光。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