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誰的青春是安逸的?_青春勵志

  又有誰的青春是安逸的?
  
  青年,註定瞭要顛簸,要有眼淚和汗水,有委屈、不甘和失敗。我為自己這樣感到委屈,但是看看周圍,想想,也許這正是最正確的生活,這樣你走的才會踏實。無論是雞飛狗跳,還是躁動不安,青春都不屬於安逸,安逸是一潭死水,跳進去就出不來。
  
  房東奶奶杳無音訊瞭20天後,突然回來,在我毫無防備甚至已經開始做好準備和她傢的貓相依為命的時候。
  
  走之前說是去英國,然後又轉到瑞典的一個什麼小城市,小到她說瞭三遍我也沒記住便再沒好意思問。問旅途怎麼樣,說美啊,好啊。然後說,本來周一就可以回來,結果因為機場行李安檢方面出瞭問題,延誤瞭飛機,又重新買瞭很貴的機票,而且要在機場等兩夜。
  
  說到這的時候,我止不住的想像著這個身體因為年老已經變得有些肥碩,長相並不可愛,頭發少的可憐的老太太,因為行李超重2KG而拼命把衣服往身上穿,把吃的往兜裡塞,生氣著急卻又不得不跟工作人員解釋的模樣。
  
  我問之後怎麼樣瞭呢,說是,已經準備好在機場的椅子上躺下瞭,被人叫住,說可以去幾公裡外的一個小教堂過夜,然後奶奶就拎著包出去,搭瞭一輛車,到教堂外面等神父。神父不在,卻趕上當地一傢人在做禱告,然後說起來這個事情,就被那傢人帶到傢裡去過夜。
  
  兩國人語言不通,靠比劃互相理解,在那個傢庭吃瞭晚餐洗瞭澡睡瞭很舒服的一覺。第二天又去機場,晚上剛準備躺下,那傢的女主人又來,又把奶奶接回傢去住一晚,第二天,終於飛到瞭慕尼黑,準備跟公司打官司申請賠償。
  
  奶奶七十三,背包客,走過近一百個國傢,搭車,住青年旅店,腿腳一點不麻利,行動一點不方便。經歷過戰爭,35年前從羅馬尼亞逃難到德國,除瞭和平,對生活無欲無求。旅途中沒錢買東西吃,就自己在傢做好吃的然後帶著。可就是這樣,也誰都攔不住她出走的心。
  
  說起她前夫,突然像個姑娘一樣,“我們離婚25年瞭,以前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倆一點矛盾都沒有,特別好,可是有一天,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愛上另一個女人,就跟那個女人跑瞭,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他就那麼走瞭,就那麼突然走瞭,和那個女人生活瞭25年,前幾天聽人說突然要跟人傢離婚,說沒辦法理解對方,可是他都這麼大歲數瞭,現在離婚,上哪找老婆去!這個人啊!”然後就不說話瞭。
  
  這樣的女人,你真的很難說她老,一輩子都在生活,一輩子都不安分。
  
  我前老板,IBC internet慕尼黑的總裁,年輕時在三個國傢讀大學,說德、西、法、英、荷蘭語和一點拉丁文,以前在球隊,後來組樂隊,會鋼琴和手風琴,大學的假期裡到處大街小巷的演出賣藝,沒創業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可能以後會當個音樂傢,以此為生。
  
  這個男人,年輕、英俊、多金、傢庭和睦、富足,一個男人應該有的一切,他都有瞭。有一次,天很晚,窗外下著雪,他小心翼翼的開著車,我在副駕駛,他突然說,你是個很努力的女孩嘛,那段時間我對他充滿敵意,就很不屑的說,還好吧,你不也很努力麼?
  
  接著他說,我出生在一個非常小非常小的村莊,整個村子裡就幾百人,挨傢挨戶都認識,那個地方小到沒有商店,整天幹活,後來我到外面上大學,就再也不想繼續回到村子裡幹活瞭。
  
  我突然語塞,繼而內疚,原來人世間所有的敵意都源於不理解。後來慢慢知道他一直是各種獎學金學生,一直是班裡的NO.1,課餘時間自己賣藝打工,做體力活,看瞭他年少時跟樂隊一起演出的照片,穿土鱉的運動服和球鞋,土鱉的西服,樣子窘迫,透著年輕。
  
  幾個月前我辭職,某個漂亮能幹讓人嫉妒的西班牙女人問我,那你以後生活怎麼辦,我說先跟傢裡借錢吧,先緩一緩,我累瞭。伊對我說,你知道麼,我20歲的時候,連你一半的生活條件都沒有,那時候我做的是非常重的體力活,在英國上學,所有費用都是我自己支付,你才做這點事,你累什麼?你憑什麼?(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然後深深的鄙視瞭我一眼,到現在那個表情還揮之不去。
  
  前任,89年人,讀瞭幾個大學,拿瞭幾個獎項,開瞭幾個公司,分佈幾個國傢。大學時在香港端盤子,盤子摞起來比他高,每天累到要吐,自己去找風投。每天坐在人傢公司樓下窩囊的等,一等一上午,一直等瞭一個月,終於把風投人打動瞭,開始瞭後來的事業。
  
  有一次我苦逼到要哭,他給我打一晚上電話,把他那些窩囊事都講瞭出來,跟我說,我在你身上,看到我很多曾經的影子。他說,你還小,這些事,是你一定要經歷的。隻要你挺過這些苦日子,以後就會很甜。
  
  我那時以為他不愛我,不心疼我,跟他慪氣。但是時間真是一位很有耐心的老師,很久之後,我才懂得,原來他才是一直在我身後給我支持、鼓勵和保護的人。惺惺相惜,給彼此親人上的鼓勵和支持,是我們的交往方式。現在每次靜下心來評估自己,都會莫名的悲哀那麼一下子。
  
  這幾天,身邊的同學又開始抗議交學費的制度,這也是我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小型的學生運動,第一次看到,原來一個人,在為自己爭取權利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氣度是那樣的讓人敬佩。身邊一個波蘭姑娘,臉漲的通紅,一直在說,政府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還要學生交學費,大學生本來就是國傢重點培養的人才,大學生本來就是社會上最窮的人,我們要交學費,交房租,要學習,還要打工,我們的父母憑什麼負擔我們的學費?
  
  這是他們的思想,父母給孩子交學費,是別人沒法理解的事。我是班裡唯一的亞洲姑娘,年紀最小,在德時間最短,傢離的最遠,文化差異最大,又完全無依無靠。我們經常一起野餐,一起爬山,一起鬱悶苦逼,沒辦法交下個月的房租,是我們當中經常發生的事。也經常感嘆,哦,this is life, so ist das Leben, c’est la vie吧。
  
  終於覺得,我的苦逼,被人尊重、理解、接納。青年,註定瞭要顛簸,要有眼淚和汗水,有委屈、不甘和失敗。我為自己這樣感到委屈,但是看看周圍,想想,也許這正是最正確的生活,這樣你走的才會踏實。
  
  Vicky有句話我很贊同,說,最快的捷徑,就是你踏踏實實一步一個腳印的走過去。從顛沛流離的青春,一步一步走向篤定和成熟。
  
  女孩子有很多捷徑可以走,用自己的身體做籌碼,會走的飛快,但是稍不留神,也會摔的很慘。你用自己的身體換來瞭什麼,就證明你值多少錢。如果你用自己最美的年華最柔軟的身體換來瞭幾個LV包包,那麼你就值萬八千塊。20幾歲的姑娘,除瞭金錢權勢和社會地位,什麼都有,但是除瞭金錢權勢和社會地位,她什麼也看不到。
  
  走上破路都很吃力,下坡路才輕松。無論是雞飛狗跳,還是躁動不安,青春都不屬於安逸,安逸是一潭死水,跳進去就出不來。而我,隻有兩種生活方式,閱讀和行走。也隻有兩種感情狀態,路過和同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