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戰勝年齡_青春勵志

  我們為什麼一定要戰勝年齡

  文/麥傢

  奧地利作傢托馬斯·貝雷·阿爾德裡奇有一句廣為人捧的名言:撫平心靈皺紋,等於青春永駐。40歲後,這句話榮登我日記本扉頁,我以最真誠的態度和最醒目的標示,指引自己盡可能撫平心緒的波瀾,壓縮身軀的欲望,自感“受益匪淺”。因之,我時常以“智慧”和“經驗”,嘲笑那些付出昂貴代價從美容院買來曲線、仰仗冬蟲夏草或羊胎素養出滿面紅光的“青春崇拜者”,視他們為“迷途羔羊”。每天,我打開日記本,總是虔誠地告誡自己:要放下全部憂思,戰勝消逝的光陰,註入不老的信念。

  然而,這個夏天,有個莫可名狀的陰影頑強搖晃在我眼前、心底,有些曾經緊緊抓在手裡的東西忽然變得沉默而遙遠,就像冬日的薄霧。我突然感到有些厭倦,我問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這樣——讓青春不逝?阿爾德裡奇的名言真的就是鮮花和掌聲的祝福?我鎮定的大腦發出驚慌無措的信號,堅定的下巴猛然決定遠走他鄉。我知道,我必須重新看待這個問題,如同我在出門前必須整理好褶皺的衣領。

  問題其實很簡單,卻又因簡單而復雜。

  青春易逝,人要老去,是誰也無法抵禦的自然之力,是任何哲人也辯駁不瞭的真理和紀律,人類的渺小與無奈被時間一點一點抽絲剝繭,明明白白地橫陳在歷史做作的姿態裡,化妝品、染發劑、假牙、羊胎素的荒誕和可悲一覽無餘。不論是追求年輕的外表,抑或追求年輕的心,歸根結底都一樣,都是在不遺餘力地和時間作戰,與自然抗拒。然而,這是一場註定要輸的戰爭!更何況,難道青春真的那麼有價嗎?年輕真的那麼美好嗎?彼之熊掌,此之砒霜。我們的人生在不斷地更易狀態,心靈的皺紋和身體的皺紋一樣,無法撫平,也沒必要去撫平,因為那其實是我們的財富,它在黑暗和誤解中默默地改善著我們生存的選擇和人生的際遇。它也許並不盡善盡美,但它像春華秋實一樣,自然而然。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順,七十從心所欲,每個年齡階段,都有各自的花香。

  是的,20歲有20歲的青春和詩意,40歲有40歲的皺紋和詩意。追求年輕外表固不可取,追求年輕的心也一樣,年輕的心再美好,也照亮不瞭不再年輕的生命。生命是一道時間算術題,生老病死是一個公式,我們無須對光陰之足懷有太大的恐懼,並因為恐懼而改變自己足下的步伐,讓20歲的詩意覆蓋40歲的詩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