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夢想,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_青春勵志

  堅持夢想,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因為有人期盼著我能獨當一面,因為有人抱著胸等著看我笑話,更因為有個最嚴苛的自己在身後鞭策著不能後退半步。所以咬著一口氣,拼瞭命成長,要做得好一點,更好一點。唯一困難的隻是邁出第一步,然後,四面八方的力量都會推著你向前走下去。但我仍不覺得這是代價。更像是除瞭愛以外,能夠證明我們真的活著的證據吧。
  
  凌晨四點半,連夜宵攤都開始刷鍋子,熄爐子,將凳子翻到小推車上,關燈收攤。
  
  仍有工作,還不能睡。
  
  想到父親尚插著雙臂,等待我叫苦連天,等待可以得意洋洋幸災樂禍地說:看,誰讓你不聽我安排去企業當個安安穩穩的會計。一想到此,就連抱怨也不敢出口半句。
  
  但這對我而言並不是一道選擇題。
  
  有兩個姑娘的故事。
  
  一個姑娘叫王若卉,曾經是張學友的歌舞劇《雪狼湖》的女主角。
  
  三年前,她得瞭甲亢,一種讓她的心跳比別人快兩倍的病。
  
  醫生宣佈:你不能唱歌,也不能跳舞。
  
  不,她不相信。哪怕一天隻能跳兩個小時,哪怕隻能跳一個小時,也要堅持下去。單親的媽媽借瞭一間小屋子,佈置成練功房,讓她練習。
  
  可是身體在變形,臉在變形。一個青春貌美的姑娘,眼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點一點變醜陋,一點一點變臃腫。
  
  放棄麼?決不。她隻是拉上瞭窗簾。
  
  從此她成瞭一名黑暗中的舞者。隻有自己一個觀眾的舞者。
  
  三年後她重新登臺,高歌一曲《我用所有報答愛》。
  
  從她唱的第一個音開始,我覺得我的心都要碎瞭。
  
  馮曦妤,一個屋村長大的女孩子,最最普通的香港傢庭,吵吵嚷嚷熱熱鬧鬧,弟弟妹妹一大堆的大傢庭。她是長女,最常見的那種非常有禮貌,幫襯傢裡忙裡忙外的長女——一個懂事好孩子。
  
  正是因為是好孩子,要懂事,不能提太無理的要求,所以中學畢業就出來做事貼補傢用。
  
  可是,她愛唱歌呢。
  
  唱歌有什麼用?唱歌能填飽肚子嗎?唱歌要上音樂學院,要有老師教,要有包裝——總之,唱歌是個很貴的事情。
  
  沒關系,就從錄音室助理開始做起好瞭。
  
  就這樣,她16歲的時候成瞭一名錄音助理。
  
  後來有一天,突然有人發現她會唱歌。
  
  你要不要唱唱看?
  
  真的嗎?好啊!
  
  然後就有瞭《我在那一角落患過傷風》,以及《無間道》中的《警察再見》。
  
  可是香港競爭這麼激烈,你形象又不夠靚,這可是個問題誒?
  
  後來,她來參加聲動亞洲這個節目,在臺上哭瞭。
  
  她哭著說:香港真的很少有機會能夠登上舞臺,可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唱歌。
  
  我忍不住低低飲泣,捂著嘴不想讓人發現。
  
  這是一個好孩子,一個特別特別懂事的孩子,不想給人帶來麻煩,總是希望能夠幫到別人。
  
  所謂好孩子,就是那種可以隨時被犧牲掉,忽略掉他們感受的人,因為不在乎他們的感受也不會帶來什麼麻煩啊,因為他們都很溫柔會體量的嘛。
  
  世界上的好孩子,就是那個幫助媽媽烤松餅,但媽媽卻獎勵給頑皮的弟弟吃的那個。(勵志歌曲  www.share4tw.com)世界上的好孩子,就是少瞭一份蛋糕,但媽媽會把唯一的蛋糕給比較會哭鬧的妹妹的那個。
  
  世界上的好孩子總是沒有禮物,但是這一次,我看到她有瞭,非常非常努力,終於這份努力不用分給大傢,而是為瞭自己的夢想,得到的回報。
  
  有個孩子問我:古越姐,你說,堅持夢想,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呢?
  
  我想瞭想說:需要付出代價嗎?
  
  當一件事情,你覺得一定要做的時候,是不論如何都會去做的。不能直接幹,也會迂回曲折地去做。
  
  如果說代價,也隻是會動搖的決心,和對自己的信心吧。
  
  很多個夜裡,直到今天都是這樣,每夜每夜我都難以入睡,焦慮像火一樣灼燒著五臟:寫得不夠好,積累太薄弱,處事不夠圓潤,做事太過粗心……枕巾上盡是斷發。然而尚有許多工作,失眠也有罪。
  
  因為有人期盼著我能獨當一面,因為有人抱著胸等著看我笑話,更因為有個最嚴苛的自己在身後鞭策著不能後退半步。所以咬著一口氣,拼瞭命成長,要做得好一點,更好一點。
  
  唯一困難的隻是邁出第一步,然後,四面八方的力量都會推著你向前走下去。
  
  但我仍不覺得這是代價。更像是除瞭愛以外,能夠證明我們真的活著的證據吧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