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學霸的生活態度

  一個學霸的生活態度

  文/王逅逅

  我有個讓人非常尊敬的朋友,是個姑娘。這個姑娘基本上不上社交網站,有的時候在豆瓣看看英劇,這大概也就是她大部分的網絡活動瞭。剩下的時間她都在學習。

  姑娘學習好,是我們學校歷史系的,GPA(平均績點)比美國學霸都高。我以前在電視臺實習的時候請她翻譯過一期古詩詞的節目,姑娘翻譯的古詩詞信達雅,讀起來唇齒留香,我們制片人都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專業的翻譯。我笑一笑說,這不奇怪,這個姑娘就是這塊料。

  我之所以尊敬她是因為她明白自己要什麼,然後她就不在乎別的瞭。所以她從來都泰然自若,除瞭趕考試的時候不見她焦慮。她不想掙大錢,不想跟人爭,隻想好好研究歷史,以後在象牙塔裡過和書本打交道的日子。

  前段時間有個學妹問我,中國人都不喜歡出頭的人,如果一個人有點成就,別人就會在後面說三道四,那你怎麼辦。

  我說那你就別在乎啊。要不然你就活在別人眼光裡,小心謹慎,要不然你就別在乎。不然得多焦慮啊。我不是說讓你不要在乎別人怎麼說,而是知道你自己要什麼,剩下的就別要瞭。做好一個選擇,堅持這個選擇。

  最近看見一篇文章,叫《我為什麼討厭心靈雞湯》,文中舉瞭一個這樣的例子:

  一個大學生問於丹:“我和我女朋友,我們畢業留在北京,我們倆真沒什麼錢。我買不起房子,就租一個房子住著,我們的朋友挺多,老叫我們出去吃飯,後來我們就不好意思去瞭,老吃人傢的飯,我倆沒錢請人傢吃飯。我在北京的薪水很低,在北京我真是一無所有,你說我現在該如何是好?”

  於丹答:“第一,你有多少同學想要留京沒有留下,可是你留下瞭,你在北京有瞭一份正式的工作;第二,你有瞭一個能與你相濡以沫的女朋友;第三,那麼多人請你吃飯,說明你人緣挺好有著一堆朋友。你擁有這麼多,憑什麼說你一無所有呢?”

  大學生:“哎,你這麼一說我突然間還覺得自己挺高興的。”

  說完,於丹似乎對自己的回答挺滿意,露出會心一笑。

  我們如果不加以思考,便會像這位大學生一樣,滿心歡喜地全盤接受於丹給出的答案,因為那看起來似乎有理有據。但如果你仔細思考,便會發現問題所在:大學生闡述自己的問題,諸如買不起房、沒錢請人吃飯、薪水低,實際上問的是物質上的一無所有,他尋求的是怎樣解決這個問題。而於丹巧妙地繞過瞭他這個問題,采取詭辯的方式答別人的問題,答的全部都是精神上的東西。

  這個大學生沒有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居然還覺得於丹回答得很好,這說明,當一個人情緒失落之時,往往更容易被人牽著鼻子走,而忘記瞭自己最初要的東西,對於一些感性的人尤為如是。

  一個本來邏輯不清的人,如果總是采取這樣的方式來看待問題,隻會讓他的邏輯越來越不清楚,這時問題仍然沒有解決,煩惱依舊在。這是為什麼當一個人在看完雞湯文之後,感覺渾身解氣,而過一段時間後,又感到煩惱起來—因為當他們打完一針雞湯後,他們還是得面對真真實實的問題,他們不是宗教信徒,不可能永遠活在雞湯的世界中。一個人如果在剛入職場的時候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每一件事情,耽誤的可能隻是一兩年,如果一直持續下去,耽誤的將會是一輩子。

  我覺得這說的很對,這就是為什麼你到處看各種雞湯文還有煩惱的原因,因為煩惱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如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呢?就一句話:你別什麼都想要。

  是的,你還年輕,想要的太多瞭。大房子豪車遊泳池,出國留學炒股掙錢,帥哥男友美女女友,最後你還怕得到瞭以後不快樂。的確,你的朋友們似乎都得到的比你多,然後他們可能還在你面前炫耀兩句,弄得你心特別癢癢。

  你是多想成為一個成功人士啊,出頭給那些瞧不起你的人看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要去做個成功人士,你為什麼要去跟他們比,你自己要的是什麼?如果你想奮鬥,把別人擠出去,那就不要還想過平凡生活,那就別在乎別人在後面說你。

  有人會問我:你這麼多年在國外,不孤獨嗎?我說孤獨啊,但是我覺得孤獨沒什麼不好的。就像我先前提到的那位姑娘,你若是問她:你這麼努力,但是以後當個教授,編個書,又辛苦又沒錢,不痛苦嗎?然後她一定會說:辛苦啊,沒錢啊,但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的。如果有人問你:你這麼努力,也許在此中失去瞭純情,失去瞭朋友,失去瞭很多自由,不痛苦嗎?(www.share4tw.com)然後你說:我的確失去瞭純情,失去瞭朋友,失去瞭自由,但是這沒什麼不好的。那就算你贏瞭。

  我們從小就被比來比去,導致到瞭獨立的時候這個習慣還深深紮根在身上。我記得第一次給我媽發男朋友照片的時候她非常懷疑地問我:他是不是特別聰明?我說不是。然後她問我他真的就這麼高嗎?我說是啊怎麼瞭。她繼續問我,說他畢業瞭以後打算找什麼樣的工作啊?我說他從來沒實習過,也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幹嘛。他可能有些不思進取,但我沒覺得不思進取是件不好的事兒。我自己努力,不代表得要求他努力。

  我媽沉默瞭。畢竟從一個中國傢長的角度來看,他完全不優秀,也不帥,所以我媽就不能理解。我跟她說,我很喜歡他,我們在一起挺開心的。

  然後我媽問:那他是不是跟你聊特別有深度的話題呢?

  我說:我和我同學聊深度話題,不和他聊。每天都聊學術問題多煩啊。

  我媽又沉默瞭。我說媽,你想讓我跟一個高的、聰明的、長得帥的人在一起是覺得那樣我會幸福,我知道,但是我不用那樣就可以幸福。這不是挺好的嗎?

  雖然後來他畢業瞭,我們沒在一起瞭,但是我現在回頭看還是覺得那時真的很幸福。我們還聊天,聊天的時候還沒有深度話題,但就是很開心。我要的是這種感覺,而不是達到某種標準。

  也許讓你真正快樂的並不是爬到金字塔的頂端,而是知道你並不想爬到頂端。也許讓你快樂的是知道你就想到頂端,於是你不會回頭看。當你對自己有瞭明確的標準瞭之後,你就不用在乎別人的標準瞭。他們在你身後甚至是你耳邊說什麼都無所謂瞭。就像那個小時候讀的故事,兩個人走進一個全是珠寶的山洞,一個人拿走自己需要的幾根金條然後離開,另一個人想要全部的東西,於是不停地往口袋裡裝,但是洞門關閉瞭,他最後死在裡面。你說誰更快樂呢?但是如果有一個人,他就是喜歡滿手珠寶的感覺,於是他選擇和珠寶在一起,被埋葬在山洞裡,那麼他也是快樂的。

  摘自《我隻是不想大多數一樣》

  • 作為一個學渣,哥來告訴你如果你智商不夠該怎麼辦
  • 卓越,不是一種技巧,而是一種態度
  • 格局決定結局,態度決定高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