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在網上瘋傳的妙文:中國式尊嚴

  一篇在網上瘋傳的妙文:中國式尊嚴

  文/艾約

  一個大學同學,畢業後五年在二十八歲時就任近十萬人口縣屬小鎮鎮長。三年後升任為該縣宣傳部長,而後副縣長,配有專車和專門的司機。他的政治野心不小,在官場上如魚得水。有一年回國我去看他,他開口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為什麼不回國?中國應該有更適合你的專業的位置和機會。

  我想都沒有想地答道:為瞭有尊嚴地活著。

  同學十分不解地看瞭我一會兒。但他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讓他的司機隨時待命,親自開車帶我去他工作和管轄的地區轉轉,並開玩笑說:好多年我都不開車瞭,但是今天,我給你當司機!我明白他的意思今天我是他的貴賓,但經他這麼有意一說,也讓我意識到他今天在降尊紆貴。司機,在他眼裡是低人一等的仆從。

  我們每到一處,總是被一群人圍著前恭後迎,小心賠笑奉承有加,連到餐館吃飯都是老板親自出馬,殷勤備至。我跟著他狐假虎威瞭一回,體驗到有如皇帝出遊般前呼後擁的至尊至貴,這是我在美國沒有的經歷。

  飯後同學舊話重提,吹捧說我在中國肯定會混得比他好,為什麼會有在中國活得沒有尊嚴的想法呢?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他,如果某一天他成為一介平民的話,他還會有這樣每到一處的禮遇嗎?他說他沒有想過自己將來會成為一介平民,但如果是的話,估計不會被人這樣奉迎著。這就是瞭。其實在中國沒有必要成為一介平民來體會尊嚴的差別,隻需換個角度,你能不能像尊重你的上級一樣來尊重你的司機?他們隻不過是職業的不同而已。同學老實承認不能,也突然明白我的意思,感嘆道,盡管他在這兒人模人樣,但如果去省城或北京的話,肯定也是一條哈巴狗,甚至被人當成流浪狗。

  沒錯,在中國,一個人是否被尊重和被尊重的多少取決於你身上披著的社會身份的大小或財富的多少。

  在美國,我是典型的一介平民,盡管操著不太流利而且有口音的英語,以及長著不主流的面孔,但每到一處我很少有不被尊重的感覺,僅有的幾次還是來源於自己的同胞和新移民。無論是學習工作場所,還是生活消費場所,無論是錦衣繡服,還是破衣濫衫,我個人的經歷還沒有被人公開歧視過。但在中國,我卻時時處處感到不被尊重和歧視,或因為不太高檔的衣著,或因不太主流或優越的口音,或長得不富或不貴的面孔等等。說人傢美國人是表裡不一的偽君子也好,假仁假義的偽善者也好,但人傢至少文明到不會明目張膽地歧視人或輕賤人甚至羞辱人。

  我也告訴同學,我每天很驕傲地給自己和傢人當司機,有時候也給同事和朋友當司機。工作午餐外出就餐時,經常是老板或老板的老板給我們當司機。我所在的美國的城市市長,甚至多數國務部長、國會議員或州長都是自己開私車上下班。即使雇用司機也會對他們彬彬有禮,因為一方面對人本身的尊重是西方的基本價值,另一方面司機手裡握有這些人的一票。

  像有權的同學一樣,一個有錢的同學也不太明白尊嚴在中國是個問題。在中國的經濟和司法還隨處有縫可鉆的時候,這個同學憑借在政府部門的特殊關系,在隻賺不虧的房地產行業找到瞭他成為富人的位置;在中國的道德開始墮落到以更新妻子包養二奶為榮的時候,他不僅與時俱進地換瞭個年輕漂亮的妻子,而且在同學朋友中從來不隱瞞包養的情人。現在他傢裡雇傭瞭兩個保姆和一個專職司機,這些也是他向人展示他的財產的一部分。總之,他總是踩著瞭時代的步伐,以至他時常感嘆,生為男人,隻有生在中國才值得。如此的際遇,尊嚴在他那兒當然不是問題。

  “尊嚴”的話題被提起也是因為他不理解我為什麼不回國,是在一幫老同學聚會上,這個有錢的同學在一傢餐館請客。到瞭該點菜的時候,有錢的同學一招手,四個服務員同時快步躬身迎上來。那是個特殊的包間,配有四個服務員站在房間四角隨時待命。同學嫌他們有礙同學間的私密話題把他們趕到瞭門外。每次有要求,他隻需要一招手或對外高聲叫道:服務員,再拿份菜單!服務員,飲料!服務員,點煙!等等。點菜的口氣更是鏗鏘有力。當他再次埋頭揮手招人時,沒有註意到身後一個服務員手裡拿瞭一杯酒正準備遞給他,結果酒杯被打落在地,一些酒灑在他身上。同學大眼一瞪,服務員嚇得面如灰色連連道歉。我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欣賞”著同學那高高在上有如指揮千軍萬馬的氣勢,想象不瞭這曾經是個見瞭女生就滿臉通紅、以至初戀情人被人搶走後無助地失聲痛哭的大男孩。金錢,是如此地能把一個懦夫變成強者和尊者。

  終於等他點完瞭菜,我告訴他,在美國讀書時,我也曾在餐館端過盤子洗過碗,可是從來沒有人對我大呼小叫過。那時英語很糟,不時會出錯拿錯瞭菜,但大多數客人投以理解的一笑禮貌地要求換菜,幽默點的謝謝我讓他們嘗到瞭一道新菜。而且如果人傢對我的服務滿意的話,還會給我額外的小費。同學哽咽著,半天沒有說話。我以為他正在為自己剛才的行為失當深感愧意呢。不料他卻說,在美國那麼不好混啊,為什麼不回來?

  這次輪到我哽咽瞭。原來有錢人還在堅持己見,即餐館服務生比他這個有錢人低微數個等級,以至那麼地同情他的老同學居然也做過這類的工作。不僅如此,他還理直氣壯地說,我花錢買服務,聽我的使喚是他們份內的事!可是,有錢人,你買的是人傢的服務,這項服務隻包括人傢態度和善地幫你點菜上菜收盤子等份內的事,並不包括額外的面對你的傲慢和不尊、輕視甚至羞辱。在這個社會上,無論一個什麼樣的職位,上至國傢主席或總統,下至搬運工清潔工,都是在直接或間接在為別人提供服務。因社會的分工和機會的不均等,以及其它一些因素使得職業存在著高低的區別,其報酬形式已經通過金錢和社會地位表現出來瞭,但職業的尊嚴和做人的尊嚴並沒有因此而有區別。

  人性的尊嚴是與生俱來的。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是個人,就應該被尊重。但在中國,尊嚴是要通過某種外在的東西交換得來的,比如用金錢,或權勢或社會地位等等,這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踩著別人往上爬,爬到一個等級後就踩著比自己低一等的人搜括著別人的尊嚴而享受著這種搜括。自古就有“萬般皆下品”的說法,“惟有讀書高”隻不過是讀書人的臆想,幾千年來,從來是“惟有權錢高”.

  本來,貧窮並不必然低賤,低微也不必然沒有尊嚴,富有權勢也不是尊嚴的同義詞。這個世上,清貧而有尊嚴地活著的大有人在。但在中國,貧窮低微卻是沒有尊嚴的代名詞。經典的“笑貧不笑娼”就出自這個土壤,是對這種錢比尊嚴更重要的價值觀作瞭最好的闡釋。

  其實說生活在中國缺少尊嚴不完全對,缺少尊嚴的隻是普通老百姓,有權有勢有錢的人不缺這個。官尊民卑,上尊下卑,富尊貧卑,這就是中國式的尊嚴。

  幾十年來,為瞭倡導高尚的互尊互愛的道德,動員全國人民響應的口號一個接著一個:學雷鋒,做好事;五講四美三熱愛;八恥八榮,等等。結果呢,從幼兒園開始喊的口號,還是沒能阻擋人們的道德水平越來越低,人活得越來越沒有尊嚴的趨勢。我們當官的有錢的帶頭把“八恥”變成瞭“八榮”.我們的大款們學習雷鋒好榜樣,敲鑼打鼓地捐款救濟窮人災民,捐得稍有點數目的其大名毫不謙虛地昭示在報刊電臺頭版頭條成瞭大救星。窮人還沒有來得及磕頭感恩戴德,幾個豆腐渣工程、幾個通過廣告包裝的產品、幾個聲嘶力竭的演出、幾個為人們服務的騙局,把這些捐的錢又源源不斷地收回到瞭大款的口袋裡。今年春節,我們的親民領導們終於發現,我們的人民活得沒有尊嚴,於是一個新口號誕生瞭:讓人民活得有尊嚴。

  領導,人們怎樣有尊嚴得起來?稍微有點良心不太“三熱愛”的人們,監獄侍候!而且沒有任何正常的司法程序,盡管那些司法本身也不公正。想說不該說的話或上訪?知不知道警察叔叔腰裡有槍?最不濟的還有警棍呢,連隻發瞭一根柴火棒的城管都有權隨意打人。不聽話的人多瞭,軍隊上來瞭。還要頑固抵抗?坦克機關槍打前鋒。死在槍下的都是不法分子,活著就不是好人,死瞭就更沒有尊嚴瞭,紀念他們當然是有罪的!不同意拆遷?你傢的房子或墳墓比我的鋼鐵造的推土機厲害?我們要奧運瞭世博瞭,外國人要來瞭,你們——臉上臟兮兮的身上破破爛爛的民工,有礙市容有辱我們的國際形象,得滾出城裡回到鄉下,等尊貴的外賓走後再回來做又苦又累還臟的活……這些,都是領導們讓老百姓活得有尊嚴所做的努力?!

  其實,要讓百姓活得有尊嚴並不難。把是否能當官和當官的前途放在老百姓手上,當官的還敢作威作福隨便踐踏掌握他仕途的人的尊嚴?沒有終身的官員也沒有終身的上下級關系,“上尊下卑”還會有問題?提供一個公平競爭的社會環境和較公正的司法系統,任何人都有通過自身的努力而不是通過權力走向富裕的機會,富人也還會那麼耀錢揚威瞭?

  中國人,如果剝去瞭權勢和金錢的外衣,還能剩下什麼呢?我們普通老百姓還需要等多久才真的活得有尊嚴呢?

  1. 有關於尊嚴的名言
  2. 路一直都在,而我們都應該有信仰有尊嚴的活著
  3. 彎腰拾起的尊嚴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