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是高富帥,有的隻是一步又一步艱難的成長

  他們不是高富帥,有的隻是一步又一步艱難的成長

  他們不是高富帥,沒有有錢的爸和顯赫的傢,有的隻是一步又一步艱難的成長。

  lion:

  lion是一個北大的男生,就讀於這所頂尖學府的金牌專業。但是他曾經上瞭兩個高三,又用瞭兩年的時間考研,才終於走到瞭未名湖畔,走到瞭他夢寐以求的院系。沒人知道這中間他付出瞭多少汗水和勇氣,他也很少提那些難堪的白晝和失眠的夜,隻是默默地在論壇上給無數視北大為夢想的學弟學妹們無窮無盡的鼓勵。熟悉之後才發現,他不僅是標準的理工男,還是靠譜的文藝青年。雖然我也自詡文藝青年,愛讀書但讀書范圍極窄,僅僅局限於某種風格的散文小說。可是,lion出現讓我的精神生活有瞭脫胎換骨的變化。他給我講瞭劉瑜、李海鵬、馮唐和寫《月亮與六便士》的毛姆,他騎著單車一路飛馳著去清華聽劉瑜老師的講座,回來的路上背瞭蘇格拉底的名言“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度過的”給我聽,他讀歐洲歷史美國政治黑奴運動宗教革命,甚至當他偶然間提起自由與民主這類詞匯時,我在他眼裡看到瞭閃爍的光芒。那一瞬間,我的意識被難以言說的撼動憑空擊中。單憑學歷與才能,lion堪稱這個時代的精英,但在更加精神層面的地方,他讓同是研究生但隻關心專業課成績,閑來沒事靠小說怡怡情靠娛樂新聞豐富眼球的我,覺得慚愧甚至羞愧。他讓我發自內心地覺得,雖然我隻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塵埃,但這不妨礙我心裡裝著全世界。後來,我也開始讀歷史讀哲學。有些時候讀不懂記不住,但是那些無比枯燥的文字讓我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麻木的靈魂。我用瞭越來越多的時間思考,我開始要求自己活得清醒,保持越來越開放的胸襟和越來越寬廣的情懷。

  Peng:

  Peng是我的堂哥。他高中成績一向很好,但高考發揮失常,以剛過二本線的分數上瞭一個在省內都排不上名的醫學院。我見過太多因為高考沒考好,覺得上瞭一個差學校就在大學裡自暴自棄的孩子,我也見過太多大學畢業後沒找到好工作沒考上研究生就回頭埋怨學校埋怨社會的孩子,我真慶幸我哥不是這樣。我不知道我哥當年是如何擺正心態走進那所大學的,我隻知道他開開心心地學著臨床醫學,跳街舞,上臺演出,談戀愛,在附屬醫院裡穿著白大褂裝模作樣地實習,青春照樣精彩炫目。臨畢業那年,他考研,報瞭全國排名前十醫學院的骨科專業。據說,骨科是最難考的。他當時還在醫院實習,隻能千方百計地擠時間在醫院的餐廳裡復習。寒冬的深夜,他每每復習到半夜之後回宿舍,頂風冒雪還得路過醫院讓人毛骨悚然的太平間。考試結束之後,我問他如果考不上怎麼辦。他很堅定地說,那我再考一年。然後手舞足蹈地跟我講骨科誘人的發展前景還有他對骨科“至死不渝的忠誠”.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當一個人真正地熱愛某樣東西時,他熠熠發光的眼睛,他全身散發著的熱情足以感染旁人,感染整個世界。後來,成績出來瞭,他考的並不高,幾輪復試涉險過關,但是和導師見瞭幾面之後,導師最終堅定地錄取瞭他。別人都說我哥太幸運瞭,但我相信,他的那份熱情連我這個外行人都能打動,更何況是閱人無數的導師呢?

  小南:

  小南是我的大學同學。他初中的時候父親因為煤礦事故被永遠地埋在瞭礦井之下。由於這樣那樣的原因,他傢最終隻拿到瞭金額微薄的賠償金。這個故事是我和他認識很久之後他才說給我聽的。而在那之前,我一直覺得他應該是個傢庭美滿幸福的孩子。為什麼呢?因為他簡直就是一個溫暖的小星球——這是朋友們對他的一致評價。雖然穿著和容貌都普通,但是小南對人永遠謙卑溫和。讓我想不到並且深感敬佩的是,他多次參與學校的各項慈善活動,甚至在大二的暑假去瞭遙遠的貴州山區支教。後來又輾轉去過新疆支教。這個很早就失去瞭父愛,品嘗過生活的艱難與無助的小孩,在他的博客裡寫起自己的支教故事時,說瞭句極為簡單的話:我明白生活有多難,所以我想讓他們不要像我這麼難。我用世界著名童話繪本《花婆婆》裡的那句“你要做點什麼,讓這個世界變的更美好”回復瞭他,覺得他真的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瞭。後來,我也零零星星地參加瞭一些慈善活動。我沒有很多的生活費,也沒有勇氣遠赴西部山區,我隻能整理一下我看過的書和不再需要的衣服,寄瞭出去,希望能像小南一樣為別人帶來一點溫暖和光。

  他們是在我身邊默默生長著的男孩。沒有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他們自己努力,去到想要去的地方。沒有一帆風順的成長境遇,他們不拋棄不放棄,將路途走地越來越寬廣。直到長成一棵挺拔的樹,別人才看到他們的一點點不同。

  他們用著微弱的力量影響著我,也影響著別人,盡己所能地開拓出一片天地。

  我真慶幸身邊有他們。你也知道,單是“堅強”“勤奮”和“溫暖”,都概括不瞭他們教給我的事。

  1. 如不經歷磨難,怎知世道艱難
  2. 生活本來就很艱難,所以更不應該辜負自己
  3. 艱難坎坷是一所最好的大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