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背負著伊卡洛斯的翅膀_青春勵志

  青春,背負著伊卡洛斯的翅膀
  
  文/納蘭澤蕓
  
  看白先勇的《孽子》,看到阿青、小玉、吳敏、老鼠這一群潛沉在黑暗深處的少年,一次次想上升到白日之下,去感受人世的溫暖和愛,卻一次次被灼痛、傷害時,我都會想到希臘神話裡的那個伊卡洛斯,他為瞭逃離寂寞的孤島去追尋自己的傢鄉,背負起用蠟和羽毛制作的翅膀,在迎向光明飛翔的時候,被太陽無情的灼傷,翅膀融化,伊卡洛斯掉進無邊無際的海洋淹死。
  
  伊卡洛斯對光明和溫暖的眷戀和向往,何嘗不是那一群在臺北新公園最深最黑處逡巡著的迷茫少年,他們對傢、對人世間溫情的無比渴望。但是,他們卻是"見不得光"的一群人,他們遭到瞭親人、傢庭、學校、社會的集體放逐、不齒和唾棄,隻因為他們有著一個共同的特征——是一群具有同性傾向的"敗類"。
  
  在大人們的眼裡,他們還是孩子,十七歲,含苞待放的好年華。"孩子",這兩個字就包含著無限的憐愛與疼惜。因此,白先勇在扉頁的大片空白裡隻留下這樣幾個字:"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猶自彷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
  
  然後,整部作品的正文第一行:"三個月零十天以前,一個異常晴朗的下午,父親將我逐出瞭傢門。"這個十七歲的"我",就是阿青。
  
  父親頂著一頭蒼蒼的白發,瞪著一雙血絲滿佈的眼睛,不停揮動著手裡的一桿破槍,阿青就在父親嗄啞的"畜生!畜生!"的怒吼裡被逐出傢門,不知不覺匯入到那個特殊的王國——臺北新公園長方形蓮花池周圍的一小撮土地,這裡被公園裡的熱帶樹叢層層遮掩。這個蕞爾小國,隻有黑夜,沒有白天。白天他們到處潛伏著,像冬眠的蛇,黑夜來臨,他們才蘇醒過來,在黑暗的保護下,像一群蝙蝠在夜色裡撲騰。
  
  阿青、小玉、吳敏、老鼠、阿雄仔、龍子……這群特殊的人,每個人的心裡都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他們的被放逐並不是因為他們不懂孝親恤幼,他們其中有些人足夠優秀,可是他們同樣被社會放逐唾棄得無路可逃,隻好沉潛到這個最黑最深的角落。他們是一群傳統道德的"叛逃"者,在外面的社會,他們也想得到一絲陽光的溫暖和恩澤,可是他們得不到哪怕一點點,於是他們轉而夢想在黑暗的深處尋找一絲溫暖,夢想在這片黑色泥沼裡,能夠讓心裡開出一朵明凈的花。
  
  他們在黑暗的小世界裡互相取暖,然而,他們又像相互依偎的刺猥,離得遠瞭感到冷,離得太近刺得疼。他們的內心敏感而脆弱,渴望愛與被愛,一旦被傷害,就會比常人痛得更甚。
  
  父與子,這原本是世界上最親密的一種血緣關系,然而在《孽子》中,卻因為兒子使父親"顏面盡失",使原本最親密的關系充滿瞭傷痛。阿青的父親搖搖晃晃地揮動著破槍,用顫抖嗄啞的聲音喊:"畜生,畜生!"龍子的父親將兒子放逐到遙遠的異國他鄉,悲憤地告訴兒子:"你這一去,我在世一天,你不許回來!"傅老爺子的兒子阿衛是一名英姿勃發的優秀軍人,卻在二十五歲那年被發現瞭"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苦苦得不到父親原諒,在強大的心理壓力下,選擇瞭結束大好年華。喪子之痛讓傅老爺子猛然醒悟,他痛悔瞭大半生。
  
  傅老爺子後來的大半生,都投入到救助與兒子一樣的迷途少年之中去。傅老爺子後來醒悟到,那些有同性傾向的孩子,絕大部分與他們的成長歷程和成長環境息息相關,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在缺少親情,更缺少母愛的環境長大。不管他們的同性傾向是"血裡帶來的",還是後天缺少愛的環境造成的,本質上終究不是他們的錯。然而,他們卻遭到傢庭與社會的一致唾棄,隻能躲入最深最黑處踽踽徬徨。
  
  他們就像伊卡洛斯的翅膀,在黑暗中也許還能殘喘地扇動幾下,一出來,強烈的光就會將他們灼傷、融化,然後毀滅。
  
  白先勇有一支滿含悲憫的筆,他也曾說過:"我寫作是為瞭表達人類內心無言的憂傷"。他的其他作品,不論是"舊時王謝堂前燕"的《臺北人》,還是"寂寞梧桐庭院鎖清秋"的《寂寞的十七歲》,他都用一支含著淡淡傷感卻並不陰鬱的筆來描畫這一幕幕的浮世繪。讀他的作品,不再感覺閱讀是一種消遣,仿佛在那深邃之處,有一線光照在心裡若隱若現。
  
  作為抗日名將白崇禧的兒子,註定瞭他從小看盡繁華。然而在白崇禧任國防部長的仕途最高端時,年幼的白先勇卻因為患"肺癆"而屢屢與死神擦肩而過。"肺癆"是烈性傳染病,需要嚴格隔離,一邊是車水馬龍的聲色繁華,一邊是孤寂無比的童年。這樣的特殊經歷養成瞭他敏感、細膩而悲憫的氣質。(
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看他年輕時的照片,心中驚訝一個男士竟能長得如此俊逸清朗。即使步入古稀之年,依然淡定自若,笑容清淺。
  
  他說,日子好壞,如魚飲水,冷暖自知。因此,即使他聲譽如雷,在臺灣或在海外,他從來不接受媒體采訪;到瞭古稀晚年,看到自己鐘愛的昆曲日漸頹落,他想盡自己有生之力拯救這個劇種,才開始逐漸接受媒體的一些訪問,因為昆曲需要媒體的宣傳才能重煥生命力,他不忍心看到昆曲裡美麗的煙波畫船、雨絲風片就此消失。
  
  像對昆曲充滿悲憫之心一樣,在《孽子》中,他也時時用一顆悲憫之心去看待這些孩子,讓他們在黑暗角落之中,依然散發善良與人性的關輝。阿青在寒冬之夜,將呆傻的流浪孩子帶回,給他吃給他喝為他換衣服,孩子丟失瞭他四處尋找;龍子在紐約曼哈頓高樓的陰影裡,救助瞭一個個可憐的流浪兒,又想盡辦法為小金寶的畸足做手術;傅老爺子離世,是他們這一群"叛逆"者細致妥貼地安排瞭後事。
  
  這群青春鳥,他們的青春雖然背負瞭伊卡洛斯那不被光亮接受的翅膀,然而,青春畢竟還是青春,翅膀不能飛翔,善良的心卻還能飛翔。
  
  他們善良的光輝,像一輪月亮掛在濕煤似的夜空,雖然不甚明亮,卻依然令人感動。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