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潛:人生如戲,導演是自己_青春勵志

  朱光潛:人生如戲,導演是自己
  
  編者按:“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朱光潛先生的這篇文章,是對人生常態的深層解讀,恬淡中透著深邃,直白中溢出哲理,值得一讀。
  
  對人生,我有兩種對待的方法。在第一種方法裡,我把自己擺在前臺,和世界上的一切人和物在一起玩把戲;在第二種方法裡,我把自己擺在後臺,袖手看旁人在那兒裝腔作勢。
  
  站在前臺時,我把自己看的和旁人一樣,不但和旁人一樣,並且和鳥獸蟲魚等諸物也都一樣。人類比其他物類痛苦,就是因為人類把自己看的比其他物類重要。人類中有一部分人比其他人痛苦,就是因為這一部分人把自己看的比其餘的人重要。比如穿衣吃飯時多麼簡單的事,然而在這個世界裡居然成瞭一個極重要的問題,就因為有一部分人要虧人自肥。再比如生死,這又是多麼簡單的事,無數人和無數物都已生過來死過去瞭。一隻小蟲讓車輪軋瞭,或者一朵鮮花讓狂風吹落瞭,蟲和花自己都不計較或留戀,而人類則在生老病死以後偏偏要加上一個“苦”字。這無非是因為人們希望造物主待他們應該比草木蟲魚更優厚。
  
  因為如此著想,我寧願把自己看做草木蟲魚的一類,草木蟲魚在和風甘露中是那樣活著,在炎暑寒冬中也還是那樣活著。像莊子所說,他們“悠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他們時而戾天躍淵,欣欣向榮;時而含葩斂翅,安然蟄處,都順著自然所賦予的那一副本性。他們絕不計較生活應該是什麼,絕不追究生活是為著什麼,也決不埋怨上天待他們刻薄,讓他們供人類宰割凌虐。對他們來說,生活自身就是方法,生活自身也就是目的。
  
  根據草木蟲魚的生活,我得出一個經驗:我不在生活以外另求生活方法,不在生活以外另求生活目的。世間少我一個,多我一個,活著我時而幸運,時而受災禍侵逼,我以為這都無傷天地之和。你如果問我,人們應該如何生活才好呢?我說,就順著自然所給的本性生活著,像草木蟲魚一樣。你如果問我,人生活在這變幻無常的世相中究竟為著什麼?我說,生活就是為著生活,別無其他目的。你如果向我埋怨天公說,人生是多麼苦惱啊!我說,人們生在這個世界並非來享福的,所以那並不奇怪。
  
  這並不是一種頹廢的人生觀。你如果說我的話帶有頹廢的色彩,我請你在春天到百花齊放的園子裡去,看看蝴蝶飛,聽聽鳥兒鳴,然後再回到十字街頭,自己瞧瞧人們的面孔。你看誰是活潑,誰是頹廢?請你在冬天積雪凝寒的時候,看看雪壓的松樹,看看站在冰上的鷗和遊在水中的魚,然後再回頭看看遇苦便叫的那“萬物之靈”,你以為誰比較能耐苦持恒呢?
  
  以上是我站在前臺對人生的態度。但是我平時喜歡站在後臺看人生。許多人把人生看做隻有善惡分別的,所以他們的態度不是留戀,就是厭惡。我站在後臺時把人和物也一樣看待。我看西施、嫫母、秦檜、嶽飛也和我看八哥、鸚鵡、甘草、黃連一樣;我看匠人蓋屋也和我看鳥雀營巢、螞蟻打洞一樣;(
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我看戰爭也和我看鬥雞一樣;我看戀愛也和我看雄蜻蜓追雌蜻蜓一樣。因此,我隻覺得對著這些紛雜擾攘的人和物,好比看圖畫,好比看小說,件件都很有趣味。這些有趣味的人和物之中,自然也有一個分別。有些有趣味,是因為他們帶有很濃厚的喜劇成飛;有些有趣味,是因為他們帶有很深刻的悲劇成分。
  
  我有時看到人生的喜劇,也看人生的悲劇,悲劇尤其使我驚心動魄。許多人因為人生多悲劇而悲觀厭世,我卻以為人生有價值正是因為有悲劇。我們所居的世界是完美的,人類所過的生活——比好一點,就是神仙的生活,比壞一點就是豬的生活——呆板單調已極。因為倘若件件事都盡美盡善瞭,自然沒有希望發生,更沒有努力奮鬥的必要。人生最可樂的就是活動所生的感覺,就是奮鬥成功而得的快慰。世界既完美,我們如何能嘗創造的快慰?這個世界之所以美滿,就在於有缺陷,就在於有希望的機會,有想象的天地。換句話說,世界有缺陷,可能性才大。
  
  悲劇也就是人生的一種缺陷。它好比洪濤巨浪,令人在平凡中顯出莊嚴,在黑暗中現出光彩。假如荊軻真的刺中秦始皇,林黛玉真的嫁瞭賈寶玉,也不過鬧個平凡收場。哪能叫千載以後的人欷歔贊嘆?以李白那樣的大才,偏要和江淹戲弄筆墨,做瞭一篇《擬恨賦》,和《上韓荊州書》一樣庸俗無味。人生本來要有悲劇才能算人生,你偏想把它一筆勾銷,不說你勾銷不去,就是勾銷去瞭,人生反更索然寡趣。所以我無論站在前臺或後臺時,對於失敗,對於罪孽,對於殃咎,都是一副冷眼看待,都是用一個熱心稱贊。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