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誰的青春,是踩在紅地毯上微笑著走過的_青春勵志

  沒有誰的青春,是踩在紅地毯上微笑著走過的
  
  文/張瓏耀
  
  最近這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能聽到身邊的抱怨。總的來說分為三類:我到底做瞭什麼,我在做什麼,和我要做什麼。
  
  (一)
  
  時間把我們輕輕推遠,我們已經不再是那個還可以整天做著美夢的年紀瞭。那時或許一個晴天,就可以和朋友們躺在草地上暢想未來多美好,前途迫不及待令人向往。那時的我們,總覺得還早,一切尚未來到,還有機會去瀟灑青春,揮灑豪邁。未來是掛在天邊的北極星,隻要我們一股腦的朝它奔跑,就會有一場盛宴如期而至。
  
  隻可惜,不知道是盛宴太美好不忍輕易到來?還是我們的睫毛沾滿瞭花粉?讓我們誤以為期待的未來隻不過是眼前的蕭凌破敗。結果是,我們在這場追逐夢想的道路上迷失瞭方向。
  
  我們每向前走一步,就會聽說某某大神學姐,gmat考瞭770,雅思8分,某某學長拿到劍橋或者哈佛的全額獎學金。我們每每回首看自己走過的路,就會聽見傢裡的人說哪個剛畢業的姐姐打敗三萬人考上公務員,抱著金飯碗不用愁;我們每抬頭看看自己遠方的路,就看見某個同齡的高中同學,大學就自己創業,沒畢業公司就上百萬。學校趕緊請他在學校辦講座向周圍的同學傳授創業經驗。
  
  別人的未來清晰奪目,自己的未來暗淡無光。
  
  我們每發出一點聲音,周圍的喧囂就會刺激到自己緊張的神經。人人上瘋狂分享上萬次的牛人高分托福備考經驗,或者進入聯合利華或者四大的學長學姐寫的大學四年志。還有那些親愛的杜拉拉,李拉拉,王拉拉們,他們的人生奮鬥就像是一本職場的《九陰真經》苦口婆心,所向披靡,無往不勝。
  
  市面上的成功學等等層出不窮。還不要說那些天資聰穎,打小就目標明確前途輝煌的少年天才。比如含著金湯匙的薄瓜瓜們,他們年紀輕輕就有一番作為,無不是在各種場合上是風生水起的人物。
  
  牛逼人物們的神話,就像是粘在座椅靠背的圖釘,時刻刺痛我們稍微放松一下的神經。我們突然感覺到,自己在他們面前好像什麼都沒有準備好。在別人都武裝到牙齒的時候,我們還赤裸著身子紅著臉四處遮羞。
  
  腳下的路,蜿蜒又曲折,遠方的夢,迷蒙而撲朔。
  
  (二)
  
  我們焦躁,煩悶,憂鬱,彷徨。
  
  這是一個殘忍的時代,好友、同學都紛紛實習,就業,考研,出國。所以我們也拼命地不甘示弱,往前拼命地擠破頭,生怕錯失良機。卻還是在起起伏伏的人海中還是失瞭方向。
  
  長相不出眾,氣質不優雅,成績不拔尖,傢世不顯赫,手腕不高明。這樣的我們,又何去何從?
  
  (三)
  
  這是一個浮躁的社會,大傢拼命地以為,隻有速成,才是指向成功的唯一標準。我們仿佛都忘瞭一個詞語,叫做“繩鋸木斷,水滴石穿”。
  
  從古今來最傳統的成功,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堅持和執著。
  
  俞敏洪,多次落榜,第三次才考上北大,在大學裡情場失意。他的理想是哈佛,但三次都被拒簽,還被老婆看不起,一腳從床上踹瞭下去。
  
  我記得我在上“新東方”的時候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個故事。當時“新東方”還遠沒有現在的規模,隻是北京地區小有名氣的英語辦學機構。老俞當時租的房子因為租金不高,盛夏酷暑的夜裡老是停電。(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於是老俞他們就用蠟燭點燈上課。實在熱得不行瞭,就托人找瞭一米多高的冰塊擺在教室裡面驅熱。有一夜北京高溫30多度,臺上的老師中暑暈倒瞭。在把老師送到醫院後,老俞回到教室看這樣的環境,學生和老師,看著看著,就哭瞭。
  
  李安大學畢業後,有一段長達六年的失業期。生活的全部都是靠她妻子的工資,而他就是全職傢庭主夫。每天李安能做的就是目送她的妻子林惠嘉開車去工作,然後自己獨自回傢寫劇本做傢務。終於有一天,李安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種生活,就瞞著他的妻子去當時的社區大學報名學電腦以改善自己的處境。那天他惴惴不安地送他的妻子,林惠嘉站在臺階上對李安一字一句地說,“李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那一刻,李安心裡像突然起瞭一陣風,那些快要湮沒在庸碌生活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瞭,李安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門口的垃圾桶。
  
  世間不缺少一個電腦員,卻缺少一個李安。
  
  其實,不是每個人的成功,都是一劑良藥,沖水即食。不是每個人的成功,都是一條咒語,默念即靈。但是,每個人的成功,都曾是在他們青春裡吶喊過,失望過,彷徨過,失意過,卻未放棄的對理想的堅持。他們願意相信自己多於相信別人。他們可以摒棄一切外在的紛擾和雜念,隻傾聽自己內心的向往和執著。就算是痛徹心扉的失敗和揮之不去的煩惱,甚至身體上的折磨都沒有內心的空虛和空洞來的無力與可怕。
  
  我想,三毛一定不會期待《哈佛女孩》的故事。我也覺得,ladygaga也不會對《黑厚學》感興趣。因為哈佛女孩年年有,但是他們卻是世界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唯一。她們的獨自選擇,成就和塑造瞭她們與眾不同。他們的特立獨行,另辟蹊徑成就瞭跳脫瞭平庸的不落俗套。而那些,單一的模仿和簡單的復制隻是一條會過時的山寨生產流水線。一樣的模子刻一樣的人偶,這種成功,沒有獨自溫暖的體溫,沒有激動人心迫不及待的回憶心跳。所以,它隻能是人偶,不是人物。
  
  它沒有慘痛的過去,也自然不會迎來輝煌的未來。
  
  (五)
  
  龍應臺的十八歲,是充滿一個海邊漁村裡的回憶。
  
  是零碎的對小賣部裡小孩的襪子,學生的書包,老婆婆的內褲,女人的奶罩和男人的汗衫的回憶;是對窄窄馬路上巴士,摩托車,把馬路塞得烏煙瘴氣水泄不通,又突然安靜的回憶;還有飄著一股尿臊味,揉著人體酸酸的汗味風扇嘎吱嘎吱響著,孩子搖椅,歌星大聲說唱的回憶。
  
  那些十八歲的回憶,遠遠撐不起一個青春少女完美的夢想。但是,那個漁村,那些回憶,卻成瞭讓她從容面對黑白價值顛倒,權力更迭,帝國瓦解,圍墻崩塌還有城邦興衰的價值。讓她在事物被顛倒,被滲透,被解構,被操縱到難辨真假難分是非時,讓她清醒的“錨”,讓她以最原始的面貌存在與面對。
  
  那個十八歲的小漁村,沒有給她足夠的知識和背景,卻給瞭她一種能力:悲憫的能力,同情的能力。“使得她在日後面對權力的傲慢、欲望的偽裝和種種時代的虛假時,雖然艱難卻仍舊得以穿透,看見文明的核心關懷所在。”
  
  (六)
  
  這是龍應臺的十八歲的小漁村,我們的“小漁村”又是什麼?
  
  或許我們憎惡與焦慮的今天,會不會是奠定我們價值,給予我們力量和堅持的明天呢?我們是否又會像她一樣,當回首告訴安德烈,那些你青春裡的困擾而堅持,彷徨卻篤定時,我們會重新認識我們的十八歲,那個紛紛擾擾的自己?是否我們也會像她一樣,感謝自己當時的堅定及向往,即便是在最貧瘠的荒涼,也可以誕生最偉大的夢想?還是說,我們還是會像她一樣總是覺得自己很廉價,廉價到隻剩下堅持。然後回首才會意識到其實那才是我們最寶貴的擁有?
  
  我們也大可不必在青春的舞臺上嘆息著明天的還未登臺。或者圍觀,臨摹著別人的精彩。因為,不是所有的成功都是急功近利的模仿,不是所有的夢想都是人雲亦雲的跟隨。也因為青春不僅僅是一場盛大的紅地毯,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毫不費力地走得步履輕盈還贏得掌聲一時。青春,也是一場自編自導的獨幕劇,唯有最艱苦的等待,最艱難的堅持,以及最崇高的堅守夢想,才值得獲得最經久不衰的掌聲。
  
  (七)
  
  如果是我,請允許我在我的首映之前鋪一條長長的紅地毯,華燈初上,讓那些盛裝打扮,鶯歌燕舞的青春勝利者們踏上這五光十色的紅毯,然後走進影院,為我喝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