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個成功的年輕人_青春勵志

  那些個成功的年輕人
  
  編者按:這是豆瓣網友“傑克叔”的日記,講他在這些年遇到的優秀年輕人和其特質,值得細讀。
  
  第一個優秀的年輕人
  
  我曾經碰到過一些優秀的年輕人,讓我感到,其實人類中永遠有一些人,值得我們學習。
  
  這個年輕人比我大2歲,是一傢對沖基金的基金經理,4年前我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時候,我想和他請教的問題,是如何做職業選擇的問題。
  
  開始談話的時候,他問瞭我一下對大部分互聯網公司的看法,我遇到過幾個這樣的投資者,覺得有些無聊,但也耐著性子逐個說瞭一下對這些公司的看法,大都是泛泛而談。有些投資者會聽你說話毫無反應,有些人則會中間打斷,開始滔滔不絕的談自己的想法。他比較安靜,仔細聽完,在某幾處贊同我的看法,其他大部分看法不予置評。(1。他的思維很靈活,有自己的看法,但隨時考慮別人的想法)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關於百度,我問他能不能short,他仔細想瞭想,說瞭一些理由,說short其實遠遠不如long的機會更大。因為他從百度上面賺瞭許多錢,所以我猜想他可能是慣性思維,也沒在意。(2。後來百度又漲瞭好多倍,從400塊到現在的1600塊,他是少數在百度的大走勢上面賺到大部分錢的人之一)
  
  後來和他開始聊職業選擇,他談瞭一下他的經歷,如何從華爾街來到中國,遇到的挫折等等。我問MBA是不是必要的,他的回答很簡單但是很肯定,有沒有MBA都沒關系,但年輕很重要。(3。MBA的作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否認MBA的作用在金融業裡更需要智慧)。
  
  這次聊天印象很淺,回來就丟在腦後瞭,然後後來一次次的聽朋友談到他的戰績,越來越讓人佩服:
  
  4、看好分眾而不是航美(分眾的LED是自己逐個去談下來的,有壁壘,航美靠大客戶沒有壁壘)。
  
  5、看好新浪但並不是完全樂觀(因為認為新浪不是Facebook,缺乏承載廣告的能力,而在150元退出)
  
  6、看好360buy,成為最大的股東並已經賺瞭5倍(通過研究管理層發現360buy的管理層更加有執行力,認為當當在目前的早期階段不應該追求盈利而是應該追求規模)
  
  他的邏輯從來都是很簡單,別人都聽得懂,而他一次次的從中賺到大錢。許多人喜歡談論邏輯和思維,但往往復雜到不知所雲。也有許多優秀的年輕人急於和別人爭辯,認為自己比別人的看法更加高明,其實爭論毫無意義。
  
  這個人給我最大的啟發,是善於傾聽。如何保持思維的靈活性,在擁有自己的立場的同時,能清晰的聽見別人在說什麼並認真考慮,才是聰明的開始。
  
  聰明人,從來不會捂上耳朵。
  
  第二個優秀的年輕人
  
  其實優秀和錢沒關系,第二個年輕人就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8年前我創業遇到瞭挫折,心灰意冷的躲到學校裡讀碩士。
  
  開學的時候,遇到一個圓圓的年輕人,他看起來真的是太圓瞭,大耳,厚鼻,寬額,像個小彌勒佛,斜背著小書包,一幅過去高中生的樣子,交談起來,非常認真聽完你說話,然後認真回答你。
  
  我對太老實的人往往在意不多,隻是覺得他性情隨和,就常常一起吃飯,聊天。他的生活很簡單但沒規律,睡覺,看書,打遊戲。打遊戲不分白天黑夜,必須一次通關,然後睡覺,看書也如此。
  
  我那時沒錢,就做咨詢搗漿糊,看他沒事可做,有些時候就拉他幫我幹活,然後分他一些錢。幾千元雖然不多,他卻很開心,慢慢對做PPT有瞭興趣,常常不睡覺的做PPT。經常是我飛來飛去做項目,他在後方幫我把PPT趕出來。
  
  過瞭半年,我發現他的PPT做的非常快,也非常好。常常晚上說的東西,第二天早晨就做完瞭。這個讓我吃驚不小。就問他為什麼做這麼快,他想瞭想,說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趣就一直做下去瞭。
  
  很快過年瞭,他回湖南老傢,回來的時候,給我一個很大的文件,我打開一看,是兩千多頁PPT。然後和我說,在鄉下沒什麼事情,就把專業的研究內容做成瞭PPT。白天睡覺,晚上打開電腦做PPT。
  
  我總算明白,我遇到瞭異人。
  
  仔細想起來,他不算勤奮的人(很少運動),也不善鉆營,但鄉下的純樸和超越常人的執著認真,讓他做事很難不成。
  
  快畢業的時候問他去哪裡工作,他說還沒考慮,眼神很坦然。等學校發瞭證,他收拾東西去瞭湖南衛視做實習生,第二年給我電話,說轉正瞭,再一年和我談起,說深得臺長起重,所有的發言稿都是他來寫。我就笑問,PPT是不是也交給你做。
  
  這個過程,可能沒有幾個畢業生經歷過,但在他身上,一切都很自然。
  
  這樣的人,自然信佛。他寫詩,常常短信我他的長詩,每每都談及輪回無常,但虛無似乎和他沒關系,他一直在認真的研究自己和佛之間的關系。
  
  做成事情的人,都有一顆鄭重的心。
  
  第三個優秀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比我大8歲,我不知道該不該叫他年輕人。
  
  許多年前,我給微軟做項目,他是客戶方,見面前,同事就告誡我,這個臺灣佬不好打交道,我也沒當回事,共軍怎麼能打不過國軍?
  
  第一次見面,換瞭名片,他就開始背簡歷,我UCLA畢業,最早在麥肯錫做顧問,然後在P&G做產品經理,然後在Ebay。。。。。等我聽暈瞭,他也說完瞭,然後開始看著我。
  
  項目不好做,他要求很多,許多細節到標點符號的需求,讓我很懷疑,這人是一個部門總經理嘛?感覺比一個小兵還要八婆啊。
  
  我愛面子,雖然遇到很難做的事情,很變態的要求,總不好意思拒絕,就一次次在折磨自己中改進,4周後,項目終於做完,感覺好長的一個月,每天回到辦公室都罵他許多遍。
  
  但最後一天,還是被他感動瞭一下,他和我從頭到尾過瞭一遍報告,確認沒有錯誤。然後就一遍遍的教我去怎麼講,說麥肯錫會怎麼講,遇到別人提問怎麼應對。講的很認真,我覺得一個月的辛苦沒有白費,總算有所回報。
  
  然後,他和我講瞭一番話,我知道你做項目很辛苦,但你日後看,這段辛苦的日子,應該會是成長很多的日子。隻是在過程中,比較辛苦。把吃苦當作吃補,擁抱改變,熱情學習。隻要有正面的能量,其他的技術,都是時間磨,能學會的。
  
  第二天,他請來瞭不少頭頭腦腦,我覺得自己講的蠻好。講完回去,收到他的郵件,贊揚我的項目做的好,還附瞭許多評價。
  
  再後來加瞭msn,就常常騷擾他,和他聊聊工作,他先是去瞭商用事業部做總經理,後來因為win7黑屏事件離職,然後回瞭臺灣。事業雖然起起伏伏,但感覺他一直兢兢業業,專業的態度讓人佩服。
  
  剛才和他在msn聊工作,他的最後一句話,突然讓我有所開悟。
  
  上班一定有瓶頸和壓力,區別隻是心態。
  
  第四個優秀的年輕人
  
  那年9月,在清華裡面復習,準備考研。認識瞭一群考友,有一個女孩子,非常瘦弱,人非常沉靜,也不說話,就一直復習。
  
  中午吃飯,問她是應屆還是在職,她想瞭想,說我是一個咨詢顧問。我註意到她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亮瞭一下,然後不吭聲,看我的反應。我比較土,沒聽過這詞兒,就條件反射的問,咨詢顧問幹嘛的?
  
  後來得知她大四考研沒考上,就去北大縱橫打瞭半年工,攢夠生活費繼續考研。
  
  再後來就聽她說瞭許多咨詢的故事,讓我對這個行業徒生好感。現在想,那是她眼裡的咨詢,並不是現實的咨詢行業。
  
  考完我們這群考友也就鳥獸散四方。她被光華錄取瞭,然後讀研,後來畢業去瞭廣州,在WatsonWyatt做顧問,後來換到另外一傢,想起她的眼神,覺得有信仰的人得償所願,大善。
  
  去年底我有一次去深圳,突然想起來,給她打個電話,正好她在深圳做項目,約好見面聊聊,N多年沒見,看起來更加瘦弱,弱不禁風,不過已經是中國區的咨詢總監,談吐成熟自信。
  
  聊來聊去就聊到瞭咨詢,問她還加班嗎?她說,比以前好多瞭,現在每個星期我隻熬夜一天。
  
  我無言以對,就再問她,你覺得做咨詢值得嗎?她說,我和其他顧問是不同的,我從來不忽悠,我隻是承諾我能做到的,全力以赴面對客戶,我是一個真正幫助客戶解決問題的顧問。
  
  聽的我心裡酸酸的,不是滋味。
  
  這是一個讓我感動和敬佩的女孩子,對於咨詢,她有傳教士一樣的信仰。八年咨詢,熬幹心血累壞身體,辛苦嗎?在一個充斥著“江湖騙子和自大狂”的行業裡面一直堅持自己的原則,值得嗎?這些問題對她似乎不重要,八年過去,她的夢想似乎沒有褪色。
  
  成事業者,多有宗教般的虔誠。
  
  第五個優秀的年輕人
  
  我認識他是在一傢國內的小咨詢公司,2005年。
  
  那時候讀研究生,沒錢,去咨詢公司打工,很辛苦,全職也不到1萬塊錢。他和我一樣,讀研究生,沒錢,打工掙錢養活自己。
  
  咨詢公司的本質就是忽悠,無論大小,這是我後來明白的。當時隻是覺得做的許多東西都是扯淡,尤其是移動互聯網,web2.0神馬的,常常感覺煩悶。我們倆總在一起聊天,我發現他心態很好,對於任何事情都是一笑而過。
  
  我加班,他不加班,問他,他說反正都是忽悠。我在意項目的結果和客戶的反饋,他不在意,問他,他說反正都是忽悠。我想去更牛逼的咨詢公司去看看,他不想去,問他,他說反正都是忽悠。我常常覺得公司管理可以提高改進,他對這些毫無興趣,問他,他說反正都是忽悠。
  
  慢慢的,我把他歸到胸無大志的一類人,覺得雖然聰明,但不夠勤奮,難成大器。
  
  後來我去瞭外企,後來我去互聯網公司,後來我去瞭投資銀行。他研究生畢業後,也想去外企,未遂,最終加入一個創業團隊,繼續做互聯網咨詢。
  
  今年他告訴我,他去瞭一傢大型互聯網公司做總監,隨便和我說瞭薪水,說實話,我很吃驚。但想想也可以理解,他們那傢小研究公司現在也是行業的三傢之一,名聲慢慢出來瞭,很不錯。
  
  和他相比較的,是這兩年我見過太多的麥肯錫/BCG的顧問,紛紛加入百度騰訊這樣的公司,甚至是奇虎優酷這樣的小公司。那些勤奮的優秀的年輕人,在麥肯錫辛辛苦苦做三年,或者去美國讀書,才能拿到加入百度騰訊的門票。和他們相比,我這個朋友隻做瞭一件事情,就是看好一個行業,然後呆下來瞭。
  
  上面提到的那傢本土咨詢公司,出瞭許多互聯網行業的總監VP,人稱黃埔軍校。我想起這個朋友,還有我行業裡認識的許多朋友,就會聯想到巴菲特關於池塘裡鴨子的比喻,其實,許多時候,我們不需要做什麼,隻需要做出正確的選擇。
  
  形勢永遠比人強。有智慧,不如乘勢。
  
  第六個優秀的年輕人
  
  第一次見到她是一個會場,陽光、青春、靚麗,過來和我換名片,然後就是習慣性的恭維,看瞭一眼名片,是一傢本地投行的經理,看主業是做TMT行業並購的財務顧問。
  
  此後就總是接到她的電話,請教各種行業問題,後來瞭解到她剛留學回來,看好互聯網行業,就跳進來,從小公司開始做起。
  
  再後來她跳去瞭德勤並購部門,她很喜歡組織行業聚會,我也會去參加,每次聊到最後,她就會講她的金融夢想,說她最後一定會去做沖基金。沒錯,對沖基金,這是我第一次親耳聽別人說這個詞兒,感覺很有意思,但想想,華爾街是很遙遠的事情,超過我想象力瞭。
  
  她認識瞭好多好多的人,似乎每天都在認識人,各種各樣的人,TMT行業的,從企業老總、管理人員到普通的運營人員,她總是介紹各種人和我認識,我開始佩服她的社交能力。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電話,電話那端,她平靜在說,Jack,我去瞭Lazard。
  
  我很為她高興,Lazard,華爾街並購業務第一名的投行,《最後的大佬》的主角。
  
  夢想就是這麼成為現實的,她開始成為street上的一員瞭。
  
  她還是不斷和我講對沖基金的夢想,我不知道該相信還是不相信,不過並購和對沖交易確實差太遠瞭,我也無法給她什麼建議,隻能聽她說她的夢想。
  
  故事的結局我還不知道,她今年跳槽去瞭一傢投行的研究部,開始做sellside的分析師。我想,她總有一天會走到buyside,去做一隻全球的對沖基金。
  
  許多朋友一直期待我寫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ok,現在,你得到瞭。
  
  第七個優秀的年輕人
  
  第一次和他吃飯是在前八傢的一個大排檔,零四年。那時候我對媒體感興趣,他常給報紙電視臺做顧問,大傢都叫他博士,說他資深。我就約他出來吃飯,他吃的不多,話也不多,長的像周星馳,說話也像,話很少但沒有廢話。他的低調讓我略微失望,這和我認識的麥肯錫的咨詢顧問們截然不同。
  
  然後我們倆就合作做瞭一個項目,給一傢報紙做戰略規劃。(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項目啟動,我倆飛到客戶的城市,我算真正開瞭眼,他還是話不多,但句句說中要點,深深的打動瞭客戶,客戶很滿意,項目順利完成。我就問他,你為什麼能打動客戶?他想瞭想,你得明白他們在想什麼。
  
  需要說的是,他隻是比我大三歲,而且他並不是博士,這並不妨礙他在行業的聲譽,他寫書,講課,還主持瞭一個高校的媒介研究中心,我很欣賞他的才華,把他介紹給我的導師,他跟著我導師讀瞭媒介研究的博士,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博士。
  
  幾年後的一天,他突然邀請我去參加一個酒會,去瞭才知道,他竟然創業瞭,一傢IT企業給他投資瞭五千萬讓他做一個移動互聯網的項目,他以創始人&CEO的身份侃侃而談移動互聯網的大好前景,和幾年前一樣,他談論日本的創新,談論新技術的美好願景,談論公司的未來,席間,VC投資人,互聯網裡各色面孔穿梭,大傢都稱贊他是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專傢,讓我恍然隔世,想起幾年前,人人都稱贊他是媒介管理專傢。
  
  他邀請我說幾句,我說,我認識博士多年,他善於發現產業的前沿趨勢,多年來他的研究和分析給瞭我很多的思考,他是一個讓我很佩服的專傢。
  
  我是由衷而言,他是專傢,一直都是,時代需要他做什麼,他就會做什麼,而且會做好。他先成就瞭博士的聲譽,然後獲得瞭博士文憑,先建立瞭咨詢顧問的聲譽,然後成為咨詢顧問,先當上瞭互聯網公司的CEO,然後成為互聯網專傢。
  
  牛人,從來不需要準備。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