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們折騰來折騰去的青春_青春勵志

  致我們折騰來折騰去的青春
  
  曾經青澀、固執、驍勇、輝煌的青春,再也回不來瞭。陪我們度過最純情最白癡歲月的那些姐妹、那些兄弟,你還記得他們嗎?似水流年裡,向我們折騰來折騰去的青春致敬!
  
  我的姐妹A:
  
  她曾經被一個草級的人物在校園的楊樹下表白,那時年少,她聽完之後撒腿就跑。
  
  她曾被一個我們大傢都討厭的男生追求,我們還起哄讓他們騎上瞭同一匹馬。
  
  她曾在幽暗的走廊裡把一個秘密告訴我,她站在背光的地方,我看不見她的眼神,但是我陪她一起哭瞭。
  
  她曾靠不停地做仰臥起坐來忘卻一段失敗的感情,她說這樣能保持清醒,至少會少想一點。
  
  現在的她,和交往2年多的男友駐紮同一城市,男孩的媽讓她陪著買衣服,她的媽會給男孩買喜歡的運動褲。
  
  我的姐妹B:
  
  她曾經胖胖的,然後一直沒法情竇初開。天天照顧我們,天天聽我們的牢騷和八卦,就是笑。
  
  她突然有一天情竇初開,對象是一個我們基本都無法接受的人。我們心疼她,又不知道怎麼勸阻和安慰。
  
  她曾經為她哭,為她笑,給她寫信,被她寫信。然後互相傷害,大面積的傷害對方。
  
  她曾經因為一個破期末考試而放棄瞭一段感情,我們都笑話她,我們也覺得她還是沒遇到對的人。
  
  現在的她,在多年後的同學聚會上遇到當初的人,原來他們已經可以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老友,促膝長談瞭。她準備買房子,自己買,會接受相親,在等合適的人。
  
  我的姐妹C:
  
  她曾經和一個男生分分合合無數次。那男孩對她好到連命都能給她的地步。
  
  她曾經喜歡一個在她過生日的時候都沒發短信祝福的人,她為他哭,然後又開始飛揚跋扈。
  
  她曾經被老師拆散過,和那個男孩整天萎靡不振。身為文藝委員,我在中午在教室裡面放《我們的愛》,我看他們倆都趴在桌上偷偷哭。此事維持瞭5天不到,他們公開在校園重振旗鼓,再沒有老師幹涉。
  
  她曾經失戀過。其實她分手很多次,但被人虧欠瞭隻此一次。她在哭得痛不欲生的時候突然餓瞭,買瞭一個熏肉大餅,還利用美色賒瞭帳。
  
  現在的她,在大洋彼岸過著單調而愉悅的生活,男友在中國,她畢業就回來,順便結婚生子。
  
  我的姐妹D:
  
  她曾經有一頭俏麗的短發,在走廊裡面哼著歌大步的走。
  
  她曾經並且一直對一個男生念念不忘。那男生笑起來好像全世界的陽光都灑下來瞭,像一匹奔跑的,無法駕馭的駿馬。
  
  她留長自己的頭發,然後一直長到腰。她約過那個男生去喝東西,然後笑盈盈的給他一個耳光,說把自己的感情全還給他。她推開門出去時候外面正在放《美麗心情》,她後來在KTV裡面唱哭瞭。
  
  她的初吻……唉,就不說瞭。反正後來她陰鬱瞭好一陣子,什麼都不說。我知道之後,真想掐死那個人。
  
  現在的她,提到那個男生還會桃花亂竄的笑,笑容非常坦蕩。她在另一個大洋彼岸,我們提起她,都說她是個仙兒瞭,不知道她還在等什麼,盼什麼。或者,一直把青春藏在心裡。
  
  我的姐妹E:
  
  她曾經長久的愛著一個男生。後來他們在一起瞭。再後來他們分手瞭。分手之後她一直沒哭,突然有一天體活課,我看到她趴在桌子上,同學告訴我她哭瞭一個下午。我看著她,她問我:為什麼他什麼都沒給我還要這麼傷害我。
  
  她曾經和一個陽光的男孩在一起過。那男孩在贏瞭一場足球賽之後當著全操場人的面奔向她,在午後非常美的陽光下抱起她轉起圈來。她掙脫開,滿臉通紅的,笑著逃開。
  
  她曾經和一個陰鬱的男孩在一起過。她常跟我們說要和他分手,後來拖瞭很長時間,我們都笑話她。一個姐妹說,其實就是還有感情唄。
  
  現在的她,準備回國工作,男友在傢鄉有份不錯的工作,感情穩定。她偶爾會在微博上說些小女人的話,我覺得真好。
  
  我的姐妹F:
  
  她曾經愛過一個男孩。愛到身體發膚都幸福著。她曾為瞭他哭為瞭他笑,吵架冷戰的時候還是會笑著說他的名字。
  
  她曾愛過的男孩,給瞭她一個我至今聽過的心靈上的最莫名其妙的最慘絕人寰的傷害。(經典語錄  www.share4tw.com)她坐在姐妹中間,不停地哭。我們什麼都做不瞭,那種傷害,並非我們當時的年紀能夠處理好的。
  
  她曾和這個傷害他的男孩破鏡重圓,秘密的。後來鏡子又碎瞭。傷害竟然是同一個。
  
  現在的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瞭。丈夫是成功人士,給瞭她一個溫暖而厚實的傢。
  
  我突然想起自己:
  
  我曾經在雪地裡面看著一個男孩把他的手套脫下來給我,自己的手凍得發紫。
  
  我曾和一個有淺棕色頭發的男孩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輕輕合著歌。
  
  我曾經在春天的濕潤的空氣裡坐在石板上,桃花瓣隨風散落下來,有個男孩說我的下巴的角度非常倔強。而後我曾等著他的生日祝福,一年,兩年。從來沒有。
  
  我曾經在一個路燈下面哼著歌,一個男孩站在我身後靜靜的聽著,沒有打擾我。他有琥珀色的眼睛。後來,我在秋季運動會的微涼的灰色的風裡看到他在給自己喜歡的女孩加油。
  
  我曾經想站在幾千人的面前為一個人唱《天黑黑》,後來出瞭變故沒能實現。6年瞭,我再也沒唱過這首歌。
  
  我曾經被人捧在手心裡,也曾經跌倒在泥土裡。我曾經在生日當天裡看到宿舍桌子上,床上藏著的嬌艷玫瑰,也曾舉著一個蛋糕擠在公交車上去給一個不領情的人慶生。
  
  那日和老友走在夜裡的校園,我說想當年,我去參加唱歌比賽,一個男生把氣球塞到我手上,另一個男生轉過身去踢倒瞭氣球男的自行車。我仰天長笑,說自己當年還有這麼驍勇的輝煌的經歷。
  
  而後就笑不出來瞭。我驍勇的,輝煌的青春。回不來瞭。
  
  如今的我的幸福,安安穩穩,被人捧在手心,也溫暖著對方。
  
  昨日看瞭辛夷塢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看的心臟生疼。裡面有一個非常美好的姑娘在一次橫禍中死去。女主角祭拜她時說,別人終將在生活中老去,而你的青春是雋永的。
  
  我不希望我身邊的哪個姑娘青春雋永,我希望5年,10年,50年後我們都能從自己的年少無知說到誰會第一個得老年癡呆。
  
  而今日我站在20°的傢裡,看著窗外-20°的冰雪。陽光透過落地窗鋪在我的身上。
  
  我想,原來時光,真的是回不去瞭。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