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是可以玩的

  失敗是可以玩的

  文/侯文詠

  中國人說“彈”鋼琴,西方人說“Play”(玩)鋼琴。不但如此,西方所有的樂器都是用來“玩”的,而我們所有的樂器都是用來“演練”的。兩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就在於,面對同樣必經的失敗過程,“Play”者把失敗當成過程裡面正常的一部分元素,並且善於用“失敗”這個元素帶來的力量與樂趣。而“演練”者卻極力逃避、避免失敗。過程固然一樣,但將來對於音樂甚至人生的態度卻截然不同。

  因此,找到一個態度,甚至是一種“玩”的想法,學會和生命中必然的失敗相處其實是很重要的。

  我剛進醫院實習的時候,年輕且自信滿滿,但因為經驗不足,常挨資深醫師的罵。那時候我感到既苦惱又挫敗。後來有一天,我和一個高我一屆且很優秀的學長聊天。我問他:“你當實習醫師的時候會挨罵嗎?”

  “當然。”他說。

  我嚇瞭一跳。原來連像他那麼優秀的醫師都會挨罵。於是我又問:“你有沒有算過,你一年的實習醫師當下來,挨瞭多少次罵?”

  他想瞭一下說:“少說七八十次吧。”

  和他交談一番之後,我的心情好多瞭。我想,如果連他都要挨七八十次罵,那麼,以我的資質,當完一年的實習醫師,如果挨罵的次數能少於100次,應該也算是個成就瞭吧。於是我給自己訂下瞭一個目標——“100次挨罵”.我做瞭一個表格,上面有100格,每挨一次罵,我就在一格記錄下挨罵的時間與事由。

  開始這樣的“新玩法”之後,心情變得不太一樣瞭。挨罵當然還是挨罵,但是每次挨罵時,不管多難堪,心中多瞭一種好像是“遊戲裡得分”的感覺。那感覺很復雜,有點像是“又更靠近結業儀式瞭”的那種小小的成就感,也有一點“啊,又被罵瞭,一定要想想到底出瞭什麼問題,絕對不能超出100次啊”那種小小的不甘心。

  很神奇的是,直到我實習期結束,我並沒有把那張表格填滿。說得更精確一點,我隻挨瞭37次罵竟然就畢業瞭。我註意到,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挨罵的次數愈來愈少瞭。不但如此,我還在許多實習的科目上拿到瞭從未有過的好成績。那張一直沒填滿的表格我保存瞭一陣子。我想,既然空格用不完,就留下來當成我人生挨罵的配額吧。過瞭好久,也一直沒有用完。

  挨瞭罵還像我這麼開心的人大概很少瞭。很多人可以因為小小的口角和別人大打出手,甚至鬧出人命,我卻想:一張小小A4紙的100格都填不滿,我的人生何其幸運啊。

  1. 畢業前,我們談談失敗吧
  2. 失敗者,看看別人是怎麼努力的
  3. 關於失敗的名言
  4. 微笑面對失敗的名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