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以此篇紀念我逝去的二十歲_青春勵志

  謹以此篇紀念我逝去的二十歲
  
  今天我20歲
  
  文/康厚艷
  
  
  
  小時候,一直會想,等我到瞭十三四歲,一定要離傢出走,到外面闖蕩一次,然後驕傲地回傢,用炫耀的語氣向父母說:“看吧,我一個人也可以獲得很好!”可是等我到瞭十三十四歲的時候,什麼也沒有發生。
  
  於是我又想,等我到瞭十六十七歲,一定要談一場華麗又浪漫的戀愛,我以為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在我生命的那個時候等著我,對我說出天荒地老的愛,這成瞭我幻想裡的理所應該。可是到瞭十六十七歲,遺憾的是,還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失望,卻沒有放棄編制這些虛空卻唯美得令人癡迷的臆想。我想,等我到瞭十九歲,一定要幹點轟轟烈烈的事,我要讓許許多多的人記住我,有朝一日看見我的時候,會用羨慕的語氣說:“看吶,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等到瞭十九歲,終究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時候,我終於明白,原來有些改變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
  
  所以,十九歲生日那天,我做瞭一件事——給二十歲的自己,寫瞭一封信——這封我盼瞭一年的信,在今天終於可以開啟瞭:我二十歲的人生,終於有一次,我預見的一定會發生的事,發生瞭。
  
  今天,我二十歲。
  
  因為一年前的恍然明白,所以當今天什麼也沒發生的時候,我微笑著坦然。我知道,在走過的這人生1/4的路上,我已經改變瞭許多,那些變化的痕跡在零零散散的歲月裡,雖然不被察覺,卻真實地存在著,組成瞭今天的我。
  
  
  
  我一直在想,人為什麼需要生日?個人以為,或許是需要證明,證明自我存在的價值,證明自我的重要性。
  
  也許平時沒跟你說過一句話的人,生日那天會發短信跟你說:“生日快樂!”也許平時很久沒有聯系的朋友,生日那天會打電話給你說:“想你瞭!”也許你還會收到很多愛自己的人送來的許多禮物。那一天,你是理應被寵的,沒有人比你重要,你可以盡情放肆,盡情撒嬌,你感覺全世界都是你的。平時的虛空、落寞、卑微都沒有瞭,人們關註你,因為今天是你的生日。
  
  其實,我們誰不知道,真正的朋友一定會偶爾想念你,像你偶爾想念他們一樣,這樣的想念是真摯深刻的,不需要證明(我說“偶爾”,不說“經常”,因為你我心知肚明,沒有經常);我們誰不知道,,真正掛你在心頭的人,他對你的好體現在平日裡的點點滴滴,絕非那一兩件為瞭滿足你的虛榮心用金錢買來的禮物所能比擬的;我們誰不知道,真正覺得你重要的人,他一直都在包容你的缺點,你的任性,你的一切,他已經不知道要用怎樣更好的方式,來在生日那天向你表達他的愛,或許也不需要。
  
  這些,我們誰不知道。可是我們還是太苛求,苛求著別人,苛求著自己,也許在生日這一天,我們更需要的,是對生命的感恩,對他人的感恩!
  
  
  
  奇怪的是,當我終於不再做那些對未來無謂的空想的時候,卻迷上瞭回憶過往。就像誓鳥裡說的:“記憶是毒藥。”我是一個懷舊的人,骨子裡悲傷、甚至是悲觀。但是我以悲傷為樂,以悲劇為美,我從不認為悲傷是一個消極詞匯,它給我帶來快樂,一種所有外在的歡愉所不能滿足我的內心的快樂。
  
  我回憶我的童年,敏感又孤獨,簡單也快樂的童年。總聽別人說:“我不記得我的小時候瞭,也不記得那時候的人和事。”每當這時候,我會努力回想那個悠遠得近乎古老的年代,閉上眼任光景一場一場閃過腦海,然後說:“我記得我的小時候。雖然我不記得自己當時的臉,卻記得我用我幼小的眼睛仰望這個世界的狀態:所有的物體都是高大的,所有的人們都是充滿愛意的,所有的花草都是美麗的。(勵志文章  www.share4tw.com)是的,我記得是這樣的。盡管長大後發現,原來世界也那麼小,原來有些人們是那麼邪惡,原來花草也有高貴與低卑之分,我還是會說,我記得我的小時候,我記得小時候那雙仰望這個世界的眼睛。
  
  我回憶我的青春,蓬勃又旺盛,青澀又稚嫩的青春。我一生最好的朋友們,都在這個時候出現瞭。我的性格,都是在與朋友們的相互影響中漸漸形成的。我們彼此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彼此的影子。雖然有過淚水有過傷害,可是卻發現彼此愈發離不開。親愛的們,我愛你們!很愛很愛!
  
  我還在回憶,回憶昨天,回憶今天,回憶剛才。昨天我走在樓道裡,聽見空靈的高跟鞋的聲音,然後轉角,遇到瞭一個美麗的女孩;今天中午我和思思坐在陽光溫暖的曦園,我瞇著眼,安靜的認真的聽自己的廣播——這是我自己最滿意的一次廣播;剛才,我送走瞭來看我的朋友,一個人吹著冷風回來,抬頭看見深藍的天空茭白的月,然後獨自坐在長登上,任憑冷風吹起我的頭發,一個男生經過,淡淡地看瞭我一眼。
  
  記憶裡,路人甲乙丙丁。
  
  
  
  今天我二十歲。我以這樣的方式,紀念你,我的二十歲,還有二十歲的我。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