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受用的一些習慣

  比較受用的一些習慣
  
  1、長期的任務,要盡早開始
  
  一般來說,長期任務總是比較煩人,也有難度,而人心裡總有逃避困難的趨勢,最後的結果或者是最後幹脆放棄,或者是剩下一點點時間手忙腳亂地趕工;我自己之前也有這樣的教訓,自欺欺人地說“要輕松生活,拋開煩擾”,到最後幾天才著急辦理,搞得狼狽不堪。
  
  後來,我發現這做法其實是事與願違的,如果調整好心理狀態,盡早瞭解情況並不必然帶來的心理壓力,反而因為時間充裕,有信心把握進度,即便中間遇到突發的問題,也留有時間解決;更重要的是,盡早著手,可以充分利用邊角餘料的時間:比如說,接到一份文檔,需要在三天後給出意見,我一定會在當天大致瀏覽一遍,下面的三天裡,就能在坐車、走路等等零碎的時間來思考,而且效果不錯,如果沒有盡早瞭解,這些時間就浪費瞭,什麼有意義的事情也沒幹(阿基米德若不是之前遇到瞭問題,在澡盆裡泡一萬年也想不出辦法檢測皇冠的真偽)。
  
  電子郵件的情況也是如此,我常看到有人討論電子郵件是馬上回好還是過一段再回好,我的經驗是,收瞭電子郵件要盡快看,至少瞭解郵件裡說瞭什麼,如果不是著急的,等想清楚瞭再回。
  
  2、時常想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一般來說,我們做的工作總是有一個目的和意義的,但工作的形式又是非常具體的,忙起來往往就鉆到死胡同裡,忘記瞭真正的目的和意義,“想不清楚”自己真正要做什麼瞭。前幾天,我需要搭建一個演示環境,手上有兩套方案A和B,方案A估計要半小時,方案B估計要一小時,於是我選擇瞭方案A,可是動手之後才發現服務器缺乏一個必要的組件,於是先費勁添加好這個組件,再編譯自己需要用到的軟件,又發現在64位環境下會編譯出錯(以前我隻在32位機器上編譯過),上網查發現需要打一個補丁,於是又四處去尋找這個補丁……此時已經用掉一個多小時瞭,下面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問題;我忽然想到,自己真正要做的無非是演示程序,解決打補丁、找軟件之類的問題雖然很有意思,但其實從任務的角度考慮,是浪費時間,於是果斷選擇方案B,一小時後就順利解決瞭。
  
  據我觀察,很多技術人員都熱衷解決純技術問題,溫伯格稱之為“hacking (神遊)”;神遊很好玩,容易上癮,但我們都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人,要想真正做點事情,就不能放任神遊。
  
  關於這一條,還要補充一點:哪怕忙得昏天黑地,也不能沒有頭緒。工作的壓力很大,忙得焦頭爛額是常有的事情,許多人就在這種忙碌中失去瞭方向,往往忙瞭整天,下班瞭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幹瞭什麼,有什麼意義。我的經驗是,越是這種時候,越要打起精神想想(雖然這樣很難):自己究竟要幹什麼,目前的安排是不是可以做些調整……持續的思考,才會產生感悟,才能有改觀,否則,有可能一直陷入“瞎忙”的境地而不能自拔。
  
  3、給自己設定明確的時間點
  
  我承認自己也喜歡玩,沒事的時候上Twitter、看看論壇、聊聊天,確實很有意思,信息不斷更新,總有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冒出來,可是這樣守在電腦前,大量的時間就浪費瞭,什麼有意義的事情也沒有做,即便做瞭,效率也很低——專註才能保證效率。摸索反思之後,我覺得比較合適的做法就是,給自己設定明確的時間點:比如現在八點二十,我可以告訴自己,上網玩二十分鐘,八點四十開始學英語。因為有瞭明確的時間界限,反而會想在這二十分鐘之內,盡可能高效地把自己感興趣的內容都看瞭,而不會慢慢“瀏覽”;到設定的時間點,一定要令行禁止,專註地做之前決定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從小事開始給自己設定明確的時間點,對培養執行力很有好處——如果許多小事都能做到“說做就做”,慢慢的,復雜一些大一些的任務,也能夠“說做就做”瞭,有慣性、也有信心去完成。
  
  4、.寫日記
  
  正規一點的網站,都有詳細的訪問日志(記錄),即便不做數據挖掘,一旦網站的訪問出現異常波動,就會在日志上體現出來,而且檢查日志,可以發現問題所在;網站是這樣,人也是這樣。我從08年翻譯溫伯格的《技術領導之路》開始,也開始每天記日記,發現日記和網站的訪問日志有相同的功能:比如我一般到公司都在8:35左右,前後誤差不超過5分鐘,但上周有幾天都在9:00左右,檢查日記,就可以發現這種變化,而且可以找出變化的原因——是早上做事的順序改變瞭。而且,根據日記,我還可以觀察評估這種變化的影響,是好是壞。
  
  日記也可以不斷提醒鞭策自己,有段時間我發現自己時常處於無事可幹的狀態,如果沒有日記,我多半隻覺得“這段時間總是無事可幹”,但日記裡會寫下“今天是感覺無事可幹的第八天瞭”,這樣,對自己督促壓力會大很多,動力也會強得多。
  
  關於日記還要多說一點,我以前總不理解,記瞭多年日記的人,日記為什麼那麼簡單?隻記錄哪天做瞭什麼,附加一點簡單評論,而沒有太多抒情。我從翻譯《技術領導之路》開始到現在記瞭一年多的日記,逐漸明白瞭,持續的日記就需要這樣記錄:當天的主要行為,加上一點評論和反思。日記不太適合作為抒情的載體,更合適的功能是真實記錄生活的痕跡,用以分析、反思,然後自己才有可能提高。
  
  5、培養預見能力
  
  古話說“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這是很對的。拿軟件項目來說,盡管項目的開發時間很難預測,但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往往能進行更準確的判斷,這就是因為他們具有預見能力:能預見到開發中會遇到的問題,這樣做出的安排,時間上更充裕(也就能保證效率),心理上也更有準備。
  
  另一方面,我也親眼見到許多技術人員,隻管完成手上本階段的任務就萬事大吉,從來不去預見這些問題:自己的程序能夠負載多大的規模和壓力,超出這個負載能力,會出現怎樣的問題,應該怎樣解決,這個問題,照目前的發展速度,大概多久會出現……結果就是,等到問題真正出現瞭,手忙腳亂焦頭爛額,“迭代開發”就成瞭“拆遷開發”——到某個時間點就要推倒全部重來過一次,質量無法保證不說,自己也累得苦不堪言。
  
  軟件行業有本名著叫《重構》,這本書的核心思想是,軟件需要不停地重構,要不就會僵化(decay),如果僅僅滿足於眼下沒有問題,持續的重構也無從說起。
  
  6、樹立大局觀
  
  前些天有個朋友與我討論跳槽的事情,眼下有兩個選擇,很難決定;我聽瞭他的詳細描述說,這樣吧,你暫時不看薪水、職位這些,你這樣想:十年,或者五年之後,你希望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是怎樣的生活狀態?拿著這個答案來衡量你現在的兩個選擇,看看會怎樣。結果,過會兒他就很痛快地做瞭決定。我想,這就是大局觀的作用。
  
  我自己也會遇到許多取舍、抉擇的問題,比如我總覺得自己關於計算機的基礎還不夠紮實,我的英語還不夠好,書也讀得太少,我的照片拍的還不夠好……於是想去補習基礎、去學英語、去讀書、去看大師的照片……做其中的任何一件,都會給人成就感,但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兼顧;在需要做出選擇的很多時候,我都會努力擺脫一本書、一門知識、一件事的局限,跳出來想一想,宏觀看來自己現在究竟在怎樣的狀態,重要的任務是什麼,將來希望做一個怎樣的人……清楚瞭最迫切的需求,才可以從容抉擇,即便放棄瞭一些看來還不錯的機會也不可惜——況且,正如李笑來老師說的,誘惑許多時候是偽裝成機會出現的,拿著大局觀的照妖鏡,許多誘惑才會顯出原形。
  
  大局觀不僅對個人成長有用,對工作也有用:無論手頭的事情多麼細小、瑣碎,思維總可以跳出工作的限制,嘗試從更廣的角度來看待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有怎樣的價值,應該如何改進;這樣,自己的工作能夠做得更好,與同事的配合也會更加默契。
  
  7、在生活中細心觀察
  
  我每個周末要去麥德龍買購物一次,最開始的幾周,我會選擇不同的時間點去:早上八點,上午十一點,下午一點,下午四點……這樣就能大概地知道,什麼時候購物最省時間。這一點,光靠想是很難判斷準確的,因為人多的時候有可能結帳窗口也多,人少的時候結帳窗口也少。有瞭這點瞭解,就可以妥善安排,盡量減少購物時排隊的時間。此外,還可以知道停車場在不同時段的狀況,下雨天,也可以選擇合適的時段去購物,把車停在有遮擋的車位。
  
  再比如,從傢到公司的路不止一條,開始的時候我會嘗試每一條路,看看是否擁堵,是否平坦,大概要花多少時間;如此,遇到各種情況,都可以迅速地選擇相對來說最合適的路徑;如果隻走一條路,或者不留意觀察,就不會瞭解這些情況,遇到情況也就沒有這麼多選擇。
  
  8、培養分寸感
  
  分析事物,除瞭定性之外,還有定量,而且定量分析往往更有意義——世界上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問題太少瞭。可惜,許多時候我們卻不自覺地在用定性的思維看待世界,往往喪失瞭很多機會。
  
  舉個例子吧,《把時間當作朋友》裡提到瞭一本傳記《奇特的一生》,作者詳細描述瞭蘇聯科學傢柳比歇夫管理時間的做法——柳比歇夫每天對時間的把握可以精確到分鐘,他每天認真記錄自己花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情:寫作35分鐘,讀書50分鐘…雖然“精確到像一座鐘”,但傳記作者也承認,自認為“還充實”的生活比起柳比歇夫,確實差瞭太多。我讀《奇特的一生》感觸很深,我也深知自己雖然無法做到柳比歇夫那麼精確,但至少可以偷學一招半式,讓自己的生活更有條理,效率更高。但是給一些朋友推薦時,我遇到的第一反應就是:生活那麼精確,都成機器人瞭,多可怕!潛臺詞就是根本不想瞭解,不願意瞭解。但我想說的是,認真瞭解柳比歇夫的生活,並不要求我們都像他那樣做到極致,而隻是提供一個機會借鑒他人的經驗和生活習慣(如果不知道,連借鑒都無從說起),至於借鑒幾分,這個分寸是可以也需要自己把握的。
  
  我深以為,分寸感是非常重要的,它讓我們淡定看待各種情況:看到不好的,提醒自己保持距離,看到好的,告訴自己努力借鑒,至少不要被拉大差距。這樣才能坦然面對生活,找到自己所處的坐標。化用我喜歡的科學哲學傢卡爾·波普的說法,我們的自我感覺良好,必須是建立在比較和判斷的基礎上的——越是瞭解這個世界,看得越多,知道的越多(當然也要把握、自我克制的越多),這種感覺才真正越“良好”(關起門來固步自封的“良好”,其實很脆弱很黯淡)。哲學傢維特根斯坦在臨終前說的話:“多幸福啊,我度過瞭美好的一生”。他說那句話,是有底氣的。

  1. 30條值得你借鑒的好習慣
  2. 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
  3. 培養孩子終身受益的10大好習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