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_青春勵志

  白巖松: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看到熱氣騰騰的場面,就想起自己的大學生涯,對我來說,大學是一生當中最美好的四年。前天晚上在廣州,因為做亞殘運會的志願者,我們大學的幾個同學,即使很晚,也要一聚,因為他們是你一生的朋友。

  第一個,在大學裡一定要珍惜、維系和發展那種一輩子很難遇到的集體的友情。舒婷有一句話叫“人到中年,友情之樹和頭發的多少成正比,友情之樹日漸凋零。”但是,在大學裡面所結下來的同學情誼,可以貫穿一生。

  我既不同意更不反對大學期間談戀愛,但是千萬不要丟掉大學四年在你這一生裡無法復制的這種集體友情。即使你在談戀愛,也要融入集體當中,去分享那種騎十幾公裡或幾十公裡自行車去踏青,一幫人昏天黑地地打牌,考試前一起臨陣磨槍的這樣一種記憶。

  第二個,在大學期間一定要錘煉自己非常堅強的心理素養。我們總談一個人業務素質很高、身體素質很好,但我衡量一個人經常是用心理素質去衡量,一個心理素質足夠強的人才可能成功。在大學的時候你會面對失敗嗎?你學會面對成功嗎?我工作這麼多年,回頭去看,是有一顆還比較強大的心臟幫瞭我足夠多的忙。我也有機會看年輕人的成長,有的時候會很好奇,哪些人更容易成功,而哪些人不可以。到最後就發現,心理素質足夠強的人容易成功。因為打擊對於心理素質不好的人,會演變成一種自卑、壓抑;對於心理素質足夠強的人,反而越挫越奮。擁有一顆還算強大的心臟,這是將來走向社會的必備條件,而不是你可以選擇的條件。

  第三個,大學期間一定要學會用腦子開始思維。我們走進大學校園的時候,跟同齡人是沒有區別的,是什麼讓你們在4年後發生瞭很大的區別?學校裡專業的設置與其說是給你們專業知識,不如說讓你們習慣用專業的思維方式去觀察這個世界。大學畢業後,我已經習慣瞭用新聞人的眼睛去看待這個世界;我有的同學學法律,他們已經學會用法律人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世界;而學理工科的同學,會用理工科的方式去看待這個世界。

  人的收入和社會地位跟什麼成正比呢?跟你的不可替代性是成正比的。不可替代性強,獲取自己更加穩定的位置和向前進的速度就更快,但如果你隨時可以被替代就很難。我們有的人工作非常辛苦,但是一個月掙的工資很低。比爾·蓋茨經常飛來飛去還打牌,卻那麼有錢。沒辦法,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比爾·蓋茨。而很辛苦的那些工作,隨便把我們拽過去培訓不到一天,立即就可以從事那工作,也就是不可替代性太弱。

  不可替代性需要你擁有一個獨立的人格和獨立的思維方式,需要你做出與眾不同的事情來。我們經常說我也能和別人一樣,但你能做到別人無法和你一樣嗎?比如說幹新聞的,每天對我們的考驗都是擁有獨傢新聞。但現在這個時代,新聞沒有越來越強的獨傢占有的可能,拼的是什麼?拼的就是在傳播和發佈新聞的當中,你的競爭性強嗎,你的獨特性強嗎,你的思維和語言表達具不具備足夠的吸引力。這就是挑戰,這就是競爭,都跟思維方式有很大很大的關系。

  第四個,學習、工作和未來之間的關系。我曾經見到一個年紀很小的孩子來實習,我問:“校友?”“校友,廣播學院的。”“幾年級?”“一年級。”“從明天開始本單位不接受你實習,回去上課。”我當時還是有點小權力的,把他攆走瞭,我不能夠接受剛上大學一年級的孩子就開始實習。你知道你要什麼嗎?你知道你需要填充什麼嗎?你不能夠擁有一個系統的專業的訓練,包括知識的訓練、思維方式的訓練的時候,實踐對於你是沒有意義的。

  我知道現在有相當多的大學生心猿意馬,總覺得要盡早地去實踐,好像就跟未來的工作建立瞭關系;有相當多的學校大四的畢業實習和論文形同虛設。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畢業實習是由學校統一安排的,並且畢業實習鑒定成為我們很重要很在意的東西。而現在很多的學校管理不嚴,導致學生畢業實習的時候是放羊的狀態。如果我們的大學為社會提供的都是有殘缺的作品,社會又怎麼會這麼放松地接納你們呢?

  我想說的是,沒有必要一開始,在你的理論、你的思維方式以及你的專業知識,都補充不夠的情況下,就急於去實踐。工作、婚姻、戀愛和成功都非常非常相似,它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過程做得好必有好結果。為什麼不用去做好一個過程的方式,求得一定還不錯的結果呢?

  第五個,你終將要面對社會,社會需要的並不是拿瞭就能用的成品,而是需要可成長、可進步、可學習的這種人。我多次參加過招聘,我從來不看他現在所達到的水準,我看的是他具沒具有再生長的空間。我2003年招聘的時候,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沒有看到過電視的優先,為什麼?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因為媒體會進入一個跨媒體的時代,你不會電視,我可以教你啊,但你僅僅會電視而不會其它,我如何教你呢?我不要求你來瞭立即就成為師傅,你可以是我的學生,但你將來有機會成為師傅。那批招進來的,新華社的有,報紙的有,各行各業的都有,其中也有一部分電視的。這些人現在是我們的中堅力量,而且非常好用。

  其次,我特別在意心理素養。我得知道這哥兒們抗打擊能力強不強,這姐兒們是不是一有瞭挫折就給我哭。為什麼柴靜在一篇博客上說,白巖松有一天告訴我,你不要穿裙子上班。我是在悄悄地提醒她,你是一個新聞人!新聞人出差的地方,山崩、地震、礦難隨時會發生。有一次,柴靜來瞭以後,我告訴她,請趕緊回傢,收拾行李,一個小時之後,西源機場起飛,青海地震。這個時候,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性別概念的。所以,心理素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莫斯科不相信眼淚,其實工作也不相信。

  另外,我衡量一個人的新聞素養,不僅僅是看他抗打擊能力強不強,我還要看他抗表揚的能力也是不是足夠強。有相當多的人不是折在挫折上,而是折在頭一兩次的成功上。頭一兩次的成功,飄飄然瞭,原本有一個還不錯的上升空間,就被他自己給堵住瞭。

  此外,我當然是格外格外格外地看重一個人。有人問,你用什麼數據來看一個人是不錯的?我憑直覺,我能感覺出,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需要合作的時候,隻有人格、人性相當不錯的人,才有可能進入合作的團隊當中,才可以激勵別人,也被別人激勵。所以做人是人一生中永遠也無法改行的行業。

  時代不管怎麼變遷,終歸衡量人的標準變化不大。1993年我曾問過上海的一位哲學傢,為什麼現在的醫學、科技等各方面的進步都如此之快,但人們仍然需要一二百年前的音樂去撫慰心靈?哲學傢就回答瞭一句話:人性的進步是很慢很慢的。

  有一個人很逗地問過我,你既然沒有發過郵件、打過電腦,你怎麼就知道犀利哥呢?唉,我當時就特別同情這個朋友,我說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思維方式呢?——非黑即白、非對即錯、非好即壞。會打電腦固然可以,對我來說,我已經習慣瞭寫字跟思維之間這種同步的速度。我之所以不打電腦,是因為我等不及我的腦子,它更快。

  說到思維方式的時候,也要從一種傳統中的禁錮中走出來,必須得改變“這人是好人,那人是壞人”的想法。溫文爾雅的人依然會有不齒於展現在大眾面前的怪癖,你亦如此。要不把每一個青年成長的過程,都告訴他們父母的話,父母會感覺到驚心動魄的。我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媽我偷著喝酒、抽煙、曠課等很多不好的事情,身邊的人也都是如此。為什麼我們都這樣瞭,還要去衡量別人百分之百的好還是百分之百的壞呢?

  最後一個,我想跟大傢分享的是,離開大學校園,我們要帶著什麼去走向社會呢?上大學的時候,我與你們一樣,都浪漫地憧憬著大學生活,大學之所以美好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夢想。但是當你真正走進生活的時候,你會發現幸福的事是百分之五,痛苦的是百分之五,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是平淡的,日復一日。而聰明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轉化為幸福,不聰明的人會善於把這百分之九十的平淡往痛苦那靠。

  我給你描述一個婚後的狀態:老公在那兒看電視,拿著遙控器在那兒看報紙;夫人在那兒織毛衣,偶爾看下電視;孩子在那兒寫作業,一晚上沒多少話。一會兒泡完腳說,睡吧。我問這種狀況怎麼樣?很多大學生說,快離瞭吧。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對於相當多的四五十歲的人來說,這是能想象的一種最幸福的生活。生活不會是天天放禮花的,禮花之所以好看是偶爾放一下,天天放的話,受不瞭。

  前兩天公佈瞭一個中國人的婚戀狀況報告,說百分之七十的女性要求對方必須有房,希望對方有房才能結婚,男性百分之五十。我覺得百分之百的女性都希望有房,而現實生活中,不會百分之百的男人都有房。不會,中國永遠都做不到。那麼中國的女性都單身瞭嗎?

  生活就是這樣,隻有做好瞭迎接平淡的準備,才有可能創造屬於你自己的輝煌;如果認為生活都該是輝煌的,那就註定平凡。有很多人問我,白巖松你是不是現在成功瞭呢?我一直都喜歡跳高,這並不是我擅長跳高,而是因為它像人生的一種比喻。你有沒有發現跳高的一個特點:越過瞭一個高度,就一定要擺上新的高度。即使當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沒瞭,他已經是冠軍瞭,他一定要再升一厘米,過瞭他就會還要再升,也就是說,他一定要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我覺得這太像人生瞭,人最理想的一輩子,就是以最後一跳的失敗來宣告自己的成功!

  很多人在說,現在年輕人不容易。我非常理解,全社會應該關愛你們,但是,不必溺愛。有人說,我們現在買不起房子,我們太痛苦瞭。誰說二十七八歲的人就可以買得起房子瞭?日本等國傢一般是四十來歲才可能擁有自己比較穩定的住房,中國人就非常性急。本人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的時候,都32歲瞭,是在租瞭八年的房子之後,連我們的孩子都是在流浪的路途中生的。你說,哪一代人的青春容易?沒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

  我們在上大學的時候流行的一首詩的第一句就是“21歲我們走出青春的沼澤地”。可見,大傢也正在沼澤地裡。所以,去放大青春中那些最美好的東西,去享受這個日子,把平淡的日子往幸福那靠;所以,期待你們的將來。

  1. 白巖松:同學,至少還有你
  2. 白巖松:人性不敵物欲
  3. 白巖松:用理想和現實談談青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