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你必須先賺錢

  無論如何,你必須先賺錢
  
  心理學課上,周正教授正在授課:“上次下課時,一個男孩子遞瞭張紙條:‘我是個比較內向的人,又沒什麼特長,不會踢足球,不會打籃球……唯一的愛好是寫作。進入大學後,看到周圍的同學在交往、工作中左右逢源、如魚得水、灑脫幹練,很是羨慕。就要步入社會瞭,我該如何規劃自己的前途呢?……周教授,我想我還是當一名作傢比較好,一個人,也不錯,您說呢?’這個問題要不要回答?”周教授揚瞭揚手中的紙條。
  
  “回——答——”同學們興致大起,“作傢夢”可是不少憚於競爭之人的救命稻草啊!
  
  周教授放下手中的紙條:“好,今天我就當面回答這位同學——我的態度,很簡單:凡是做‘作傢夢’的人,都是逃避現實的、無能的人……”
  
  話音未落,下面已是一片噓聲。
  
  “我來問問你們,一支筆、一張紙的事,誰不會?當作傢,就是這麼簡單,人人都會。我常說,一流人才在軍界和商界,二流人才在政界,三流人才在學術界。對軍人而言,你領十萬人,我領十萬人,沒本事,死的十萬就是你的。這裡要的是綜合素質,是挑戰,所以軍界的人是最強的。商界也是如此,投入兩個億,三個月後,可能傢破人亡,你幹不幹?要的是同樣的素質。政界就不同,他可以調整、迂回,政策不行可以再改,是有餘地的,但要負責任。而學術界,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永遠不行都可以。軍人和商人的成敗一目瞭然,唯有作傢可進可退,無所謂勝負成敗……”有人若有所思地點頭。
  
  “某著名作傢在一所大學做講座的時候,有同學問他怎樣才能當作傢?他說:‘首先養活你的傢,再說當作傢!’”周教授認真地看著大傢,眼神裡自然地流露出一種深切的關愛,“《論語》中記載:有一次孔子來到衛國,見衛國人很多,就說‘庶矣哉’,意思是‘衛國人多啊’。旁邊有人問‘既庶矣,又何加焉?’意思是 ‘人多,怎麼辦呢?’——問題來瞭,有人,人多瞭,怎麼辦?我們該做點什麼呢?你們認為孔子會怎麼說?”
  
  “教之——”大傢很自信,大教育傢嘛。
  
  周教授微笑著搖搖頭:“子曰:‘富之。’——孔子說:‘讓他們富起來。’你們以為有瞭人就要教育,卻不知道在教育之前,首先要讓人富起來。旁人又問:‘既富矣,又何加焉?’——‘人們富足以後,又該如何?’”
  
  “教之——”大傢會心一笑。
  
  “對,人富足瞭才有條件接受教育。吃不好穿不暖的時候,教育是句空話,況且對衣食無安的人大談教育,這種行為本身就不厚道。孔子不愧是教育大傢,他這‘不富不教’的意義很深遠!按照心理學傢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人隻有滿足瞭基本的生理需求以後,才會去考慮安全、愛與被愛的需要,才會有自我實現的需要。”
  
  “舉例而言:勒緊腰帶過日子的小兩口,到瞭情人節,丈夫一咬牙,送愛妻一大束玫瑰,這時候妻子是什麼感覺?”
  
  “浪漫吧?”
  
  “是浪費!”同學們爭起來。
  
  “還不如送我一雙毛皮手套呢!你看看,這個冬天我的手又凍瞭,凈花冤枉錢……”周教授開玩笑似的嗔怪道,大傢在嬉笑中亦有所感悟。
  
  “當人過日子都緊張的時候,是不會想著浪漫的,那是有錢人的享受。問你們一個常識:知道雄鳥追求雌鳥的時候,送給雌鳥的是什麼?”
  
  “蟲子。”
  
  “對啊,一送蟲子,雌鳥就會意瞭:這傢夥生存能力強,跟著它,今後我們的孩子不會挨餓。這是一個連鳥都明白的道理。”
  
  下面安靜極瞭,生怕漏掉周教授的任何一句話。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自古以來,人們便說‘饑寒起盜心’。能吃得好、穿得好,生活安定之後才能讓晚輩過正常的生活。如果沒有東西吃,連父母的東西也會搶過來吃,兄弟的就更不用提瞭。在人們陷入最差的生活狀態時,就顧不得什麼道義。這就是人類真正的本性。中國的先哲早在幾千年以前,就已指出瞭人類的真實形貌。”
  
  “在衣食無法獲得滿足時,依然能保持禮節,這是凡人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希望這種獸性不要出現,期待我們最理想的人性流露,也為瞭維持社會秩序,提高道義,彼此能懂得禮貌,並以此幸福生活,就必須確保每個人都能有自己的收入。換句話說,要讓大傢能賺到錢。基於義務,我們必須要賺錢才行。”
  
  必須賺錢!——看來,所謂“以人為本”,我們並不比古人懂得多。
  
  “雄性喪失瞭生存能力就喪失瞭天賦雄性之本性。歷史表明,男人的不幸、民族的不幸源於貧窮。所謂‘貧病交加’、‘窮兇極惡’……因此,你們必須認識到:掙錢是公德,要重視金錢。我這樣告訴你們:男孩子,你可以不會踢足球,不會打籃球,可以不會作詩,不會彈鋼琴,不會做飯。可以什麼都不會,但是必須會掙錢。”
  
  周教授的話字字珠璣、鞭辟入裡。我感覺很多男孩子的眼睛在放光,不知他們看到的是壓力還是希望?
  
  “最後,再給你們一個例子,你們用心思考。比如說,快到春節瞭,太太說:‘該過春節瞭,咱爸咱媽想來深圳這邊,看看咱們和小外孫。’她先生立刻就說:‘來啥來?根本不用來!咱已經忙得夠嗆瞭,再讓他們過來,凈添亂!再說,這路上,老年人多不方便!’這個男人現在是什麼狀態?”
  
  “氣急敗壞!”有人笑著回答。
  
  “記住,凡是氣急敗壞的男人都是窮男人。但是另外一傢,太太說:‘老公啊,快過春節瞭,老人們都想過來看看咱們,一年沒見面瞭!’先生說:‘哦,好啊好啊,應該讓他們過來。這樣,你讓他們坐飛機過來。’這個男人就不氣急敗壞,他很平靜。‘還有,你看,咱傢的房子,這三層七八間,冷冷清清的,孩子也沒有人陪著玩。爺爺奶奶來瞭,或者姥姥姥爺來瞭,傢裡有生氣,過年過節的有生氣多好!’他為什麼這樣說?因為這個男人有錢,他不怕,他有地方住,有錢讓父母過來。他有辦法顯示他的孝心,而且這種男人往往不會發脾氣。因為他有很大的控制權,有很好的基礎,任何事情到他這裡都可以化解,可以平靜對待。然後,一傢人高高興興地過瞭春節。”
  
  “老人走的時候,先生問太太:‘爸媽他們有什麼要求沒有?’‘沒有沒有,他們都很高興,一點要求都沒有。’先生說:‘我聽見瞭,他們說老三要結婚,沒房子住,他們想空出房子去住老房。這怎麼可以呢?這樣,在老傢花6萬塊錢,我們出3萬,三弟拿3萬,蓋一棟兩層小樓讓他們住,爸媽就不用動瞭。’聽瞭這話,太太抱著丈夫說不出話來,這樣的老公哪個太太不愛不感激呢?好,房子蓋成瞭,弟弟說姐夫是好人,全村羨慕,父母開心,一傢生活幸福。3萬塊錢,隻是他一個月的工資,他願意拿出這3萬塊錢。”
  
  周教授最後說:“願意做哪一個,你們自己選擇。但是,要記住:知識不一定會帶來金錢,掙錢靠的是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