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第一年沒有理由讓自己輕松下來_成功勵志

  工作第一年沒有理由讓自己輕松下來
  
  同學所在的公司正在招應屆畢業生,按照現在的市場價,起薪3000元。“這是8年前我的起薪。現在3000塊錢怎麼活啊,北京的合租房至少也要1500元一間瞭吧?”
  
  艱難、窘迫、無奈,相信這是現在不少年輕人初入職場時的切身感受。不僅僅是自身價值被低估的問題――寒窗苦讀十幾年,甚至無法換回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收入,內心的煎熬和痛苦可想而知。
  
  同樣是工作第一年,同樣是3000元的收入,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應對方式:有的人隻願意拿出一部分能力和精力投入工作,以匹配自己眼下的收入,求得內心的平衡;而另一部分人則甘願傾力付出卻不計回報,拿著3000元的錢,操著3萬元的心。
  
  究竟哪種方式更好,見仁見智。但對一個職場新人來說,第一份工作除瞭是謀生手段之外,更是一個機會。在這裡,你學習職業技能,積累人際資源,洗掉學生氣,試著以共贏的姿態與人合作。
  
  在一個人的職業生涯中,第一年的意義就像挖井。挖到1米深處,隱隱有水滲出,你當然可以就此打住,安享有限的勞動果實;但如果你能對自己狠狠心,耐住寂寞堅持下去,3米深處,很可能就是汩汩的甘泉。
  
  在實踐中提升職業技能
  
  傢門口美發店裡的洗頭妹在她職業生涯的第一年便開始謀劃未來――升級成為美發師。
  
  上班的日子,她每天要從上午10點忙到夜裡10點,回到集體宿舍就幾乎累癱掉,一覺醒來又是新一輪忙碌。20歲出頭的女孩,愛玩愛美本是天性,所以當她那天說,每周一天的寶貴休息日被用來報班學習剪發時,我瞬間對這個小姑娘充滿瞭敬佩。
  
  洗頭妹的工資並不高,平日裡省吃儉用成瞭習慣,但花幾千塊錢在發型師培訓課程上,她卻豪爽得不得瞭。她對我說,現在這工作年輕時幹幹還行,但自己要為長遠打算,學一門真正的手藝。趁現在年輕,辛苦一點不算什麼。
  
  160元的假發套,一周就要消耗掉一個,這是學費之外的開銷,對洗頭妹來說,壓力不小。她盡可能把每一個假發套充分利用――從女士的長發剪到中長發,再剪到短發,接下來是男士發型,偏分、板寸,最後是光頭。每天店裡客人不多的時候,她就躲到後面,對著這玩意兒修修剪剪,然後再拉著發型師仔細討教。
  
  用假發練手總是不過癮。洗頭妹請示瞭老板,在附近的建築工地貼出告示,每晚8點半,免費給農民工剪發。我每次晚上路過那門口,總會看到三三兩兩的農民工圍在一起,任由她打理頭發。因為是免費,沒人計較她的技術如何,就算是剪壞瞭,多半也不過是呵呵一笑,“反正過兩天又長出來瞭”.
  
  你能想象吧,當我逐漸從諸多細節中將這個故事拼湊完整的時候,我的心中充滿瞭震撼和敬佩。也許洗頭妹的生活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很遙遠很陌生,但她在職業生涯第一年中所展現出來的勤奮、堅韌、遠見和智慧,卻值得我們學習借鑒。
  
  我們往往會感嘆“理性很豐滿,現實太骨感”.捫心自問,多少人有洗頭妹這樣的勇氣,敢對自己下如此的“狠手”――最大程度地挖掘自身潛力,用實際行動逼著自己往前走,而不是坐在那裡怨天尤人?
  
  工作第一年,首先需要磨煉的是職業技能。從學校到職場,每個人的角色和定位都會發生巨大的改變。如何用最短的時間把書本上的理論、公式、概念、理想模型,轉化成實打實的方法、經驗、技術和業績,如何在現實的種種不理想狀態中找到最優方案,如何盡快察覺自己在哪些方面還達不到崗位要求,如何確立職業發展目標並一步步為之努力――所有這些,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多做事,在一次次成功或者不成功的實踐中,答案自會浮出水面。
  
  在徒勞中積累人際資源
  
  小雷工作的第一年,我就預感她會成為一名出色的銷售。
  
  之所以有這樣的判斷,原因隻有一個:她願意把時間和精力花在那些看似無用的助人活動上,心甘情願,從不計較得失。
  
  有一次打電話給小雷,她正帶著一個巴基斯坦青年爬長城。“腿兒都遛細瞭。”電話裡小雷的聲音聽上去有些疲倦,“這周還要去故宮、頤和園、天壇、十三陵……”
  
  簡直莫名其妙――不管是巴基斯坦青年還是逛北京這件事,都跟小雷的工作、生活扯不上半毛錢關系。
  
  後來我才知道,一個小雷並不算太熟的朋友在某次聚會中說起煩心事:一個有恩於他的巴基斯坦哥們兒要來,人傢一句中國話都不會說,他自己上班時間又不可能跑出去,隻能四處求人幫忙陪同兼導遊,但屢屢被各種理由推托掉。
  
  飯桌上七八個人誰都不吱聲,隻有小雷傻乎乎地搭茬兒:“你要是實在找不到人,我去吧。”
  
  事後,那個朋友擺下大宴答謝小雷,其間幾次提到“你們公司那產品……”.小雷隻是微笑,說:“我幫忙是看你當時太為難,不是為瞭讓你買我的東西。我們的產品你現在用不上,等你真正需要瞭,再找我吧。”
  
  小雷給我講這段往事的時候,神情篤定:“當時有太多人不理解,大傢都覺得我有病,多此一舉。但我知道,他是認定我這個朋友瞭,等他真正有需要時,肯定會第一個找我來買的。我覺得銷售就得這麼做,而且這種客戶會特別忠誠,還會把周圍有需要的人都介紹給我。”
  
  看到瞭吧,小雷的高明之處不僅僅在於通過一次“徒勞”的北京遊埋下瞭一份交情,更在於她並沒有急著把自己的付出變現,而是靜待它開花結果。
  
  而這,恰恰就是一個優秀銷售人員所需要具備的品質。
  
  有的人做事之前喜歡計算投入產出比,再根據收益率的多少決定做不做、做多少、怎麼做。這當然無可厚非,但對工作第一年的新人來說,這種權衡並不是可取的職場立足之道。實際上,很多看似徒勞的事情,其中埋藏著巨大的機會,說不定在未來的哪一天,就會成為你職業發展道路上的一塊跳板。
  
  退一步說,就算自己的種種付出沒有得到回報,年紀輕輕的,多做些事情又有什麼大不瞭的呢?小雷的“狠”就來自這種心態。
  
  在共事中獲得同伴信任
  
  小梅的職場生涯從送一封信開始。
  
  剛去單位報到的時候,小梅並沒有被安排具體工作,領導囑咐她,先適應適應環境,多跟同事學習。可小梅放眼一看,同事們各自對著臺電腦敲敲打打,忙得腳打後腦勺,誰都顧不上招呼她。
  
  小梅抱瞭堆材料在一旁翻看,忽然聽到兩個同事在低聲討論什麼送信的事,大致意思是說,有份重要文件需要送到同城的另一個地方,交給快遞怕不安全,自己去又抽不出時間。
  
  “要不,我去跑一趟?”小梅適時地搭茬兒。
  
  燃眉之急就這樣被輕松化解,同事懷著感激仔細地向小梅交代此行的任務和目的,告訴她見到對方該說什麼、怎麼說,並叮囑“註意安全,早去早回”.
  
  人和人之間的信任不會憑空而來,一定是在某些共同經歷之後,彼此才會有那種“你辦事我放心”的默契。這次本職工作之外的跑腿兒,讓小梅迅速獲得瞭團隊成員的認同。而在職場上,信任這東西很奇妙,一旦建立起這種默契,我們就更容易把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情交給對方完成,而積極的結果也會讓我們更加確認自己對一個人的認同是正確的。
  
  如果能在工作第一年就進入被信任的軌道,無疑是幸運的,也會為今後的職業發展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而信任的前提是共事,共事的前提是做事,隻有任勞任怨不計回報地多做事,才有可能獲得同伴的認同,讓那份幸運離自己更近一些。
  
  這種“狠”,是過程之狠。
  
  也有相反的例子。
  
  在某事業單位工作的同學向我抱怨辦公室裡新來的大學生,聰明、反應快、有靈氣,就是太計較得失。剛開始,單位裡上上下下對大學生寄予厚望,因為無論是起草文件還是撰寫報告,甚至組織同事們出遊,她都能迅速上手,很快找到解決問題的關鍵,並獲得大傢預期之外的高分。
  
  但另一些時候,她卻對自己負責的那部分工作漫不經心,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敷衍過去。而這樣的情況,往往出現在那些集體署名的公文寫作或者幾位同事共同負責的接待活動中。
  
  太精明,這是同學對這個新同事的評價。那天我們在討論的話題是,一個不太聰明卻踏實肯幹的人和一個聰明伶俐卻心不在焉的人,你更希望和誰共事。顯然,在有過切膚之痛的合作者眼裡,過於計較一城一池得失的聰明人完敗。
  
  在現如今宣揚“隻問耕耘不問收獲”顯然有些不合時宜,但即便如此,“收獲”也不應該是考量一個人工作第一年成功與否的核心指標。這一年的主題應該是適應――你在適應職場,職場也在適應你。
  
  在進入職場的第一年裡,不妨對自己狠一點兒――無論是關上門苦心修煉職業技能,還是從一次次無效勞動中尋找機會,或者通過每一次合作在團隊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所有這些可以歸結為一句話:少說多做。而這,始終是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的關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