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到撬動地球的支點瞭嗎?_成功勵志

  你找到撬動地球的支點瞭嗎?
  
  文/王育琨
  
  你十年寒窗,又做企業N年瞭,你不喜空談,你崇尚實幹,你想要去全球市場上並購整合。除瞭對你表示敬仰,我要問:你找到撬動企業的支點瞭嗎?你找到撬動你所處行業的支點瞭嗎?你找到撬動這個地球的支點瞭嗎?如果你感到我這個問題唐突,感覺到一時無處著手,那麼你就別去想它,就閉上眼睛,沉靜一會兒。
  
  我們設想,把我的問題提給斯蒂夫·喬佈斯,他又會怎麼回答呢?喬佈斯的不同凡響,你一定與我一樣心儀:把一個消費類電子公司做成全球市值最高;一個人顛覆瞭通訊業、音樂業、影視業、個人電腦業、物流業、軟件業等等所有他曾經涉足的行業。並且,還不隻如此。他走瞭,卻能夠喚醒美國人、中國人、歐洲人、非洲人、阿拉伯人等的生命感和價值感,激發瞭他們的創造力。
  
  中電電氣集團的董事長陸廷秀,眼中含著淚水,一字一句地說:“如果我能像喬佈斯一樣,不松口,保持對產品極致的追求,那麼我的公司將不是今天130億元,而至少是500億元瞭!”陸廷秀感嘆,他對極致的追求放松1分,他的團隊就可能放松2分、3分!千裡之堤毀於蟻穴。細節的極致呀決定成敗!
  
  如果我把問題直接提給喬佈斯:“你撬動地球的支點是什麼?”喬佈斯的回答也會讓你詫異。他的妹妹描寫,喬佈斯臨死時,眼睛先看向她,再看向他的兒子,再看向夫人,最後眼光看向右前方,一抹神采飄過,充滿瞭向往,最後閉上瞭眼睛。喬佈斯聽到我的問題後,或許會眼睛看向右前方,一抹神采呈現,一副向往的樣子。他會說及少年往事。
  
  他17歲皈依佛門,18歲上學,19歲輟學。在那個躁動的年齡,他開始感覺到瞭深切的厭倦。他厭倦瞭美國社會極端物質化的追求,厭倦瞭成功學的熏陶:你必須在一個早上致富,你必須在一個早上成功,否則你隻能恥辱地活著,你就是有罪的。他厭倦瞭這些。他要去印度尋訪神性的大師,他要去追求神性的永恒。
  
  在印度呆瞭半年,他開始跟掉進冰窟裡一樣,徹骨寒。他看到眾多的印度神性大師,在那裡享受著民眾的供養,卻對民眾的福祉沒有絲毫在意。從古至今,這樣的大師多瞭去瞭。顯然,喬佈斯不想復制他們的人生。還在17歲時,喬佈斯就在思考“如果今天是我活著的最後一天,我該做什麼?”
  
  一天,他在印度鄉村百無聊賴地坐著。突然,電燈強烈地吸引瞭他。一如牛頓坐在樹下看到瞭跌落的蘋果,電燈讓喬佈斯有瞭頓悟:愛迪生沒有說他有多少神性、主義、大愛,可是電燈這個奇妙的發明,卻把他的主義、大愛和哲學,整體呈現出來。生命的價值僅僅在於“創造偉大的發明,而不是賺錢”!像愛迪生一樣去創造“妙有”!
  
  “妙有”,極致的“妙有”,一下讓喬佈斯興奮起來。他苦苦尋覓的東西,終於在他落寞的時候呈現出來!這是喬佈斯的初心。這也是他的哲學支點,生命的支點。憑借這個支點,他撬動瞭地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