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你唯一有把握的是成長_成功勵志

楊瀾:你唯一有把握的是成長
  

  人與人雖然沒有優劣之分,但卻有很大不同。一次參加一個論壇,有位教授說瞭一個觀點:一個人不需要每件事都做的好。其實隻要一件事做的好,你就有下一次機會。我覺得很有道理。象我遇到很多做記者的同行,他們說:楊瀾你多幸運,能采訪那麼多國傢元首和政府首腦,我們都沒有這個機會。而我其實是從采訪一個區長開始的。所以要是區長沒采訪好,就不要去采訪市長;市長沒采訪好,就不要采訪部長;等部長采訪好瞭,再想副總理、總理、總統。
  
  對於醫學,我不是很懂,但我也瞭解到,也有這種比較優勢存在。有的醫學生,在學校理論學的很好,但手比較笨,所以在臨床上就不適合做外科醫生。有的理論學的不是很精專,但手很靈巧,就可以成為外科的“一把刀“。這就是每個人有不同的比較優勢。
  
  一般來講,一個人剛剛大學畢業,走上工作崗位的時候,容易產生這種思想:我一定要做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或者我很有興趣的工作。其實根本不用著急。可以先做一些看上去“大材小用”,或者完全事務性的工作。但如果你能在這件工作上做得比別人好一點點,不需要很多,你就有下一次機會去做更大的事。但如果你什麼都不做,停在那兒抱怨:我在其它方面還比他們強呢。那根本沒用,這個世界沒有人想聽這樣的話。大傢隻關註你做事的結果。所以你隻要在某一方面,比別人好一點點,你就有成長的機會。
  
  幾年前,當時的俄羅斯總理卡西亞諾夫來中國訪問,隻停留兩天,就接受瞭一個采訪,就是我的采訪。應該說,作為民間的傳媒機構,能得到這樣的機會很難。所以我很好奇,問他為什麼會接受我的采訪?他的隨行人員告訴我:很有意思,是因為在這之前,我采訪過他的副總理。副總理告訴他:如果你去中國,應該接受這個女記者的采訪,她提的問題很有水平。我聽瞭之後很高興。這種口口相傳,千萬不要小看。你做的每件事都會對你今後的成長產生影響。希望更多的是正面的影響而不是負面的影響。
  
  找到自己的比較優勢
  
  為什麼當時我會離開《正大綜藝》?這是不斷有人問我的問題。我不知道是否說清楚瞭,激流勇退也好,有學習的精神也好,這都不是問題的實質。實質是,我覺得我不擅長做綜藝節目。我既不會唱歌,也不會跳舞,更不會演小品。隻有一次和趙忠祥老師合作演魔術,叫什麼大變活人。還沒走出去呢,就讓別人認出來瞭。魔術的效果一點沒有。所以我想,我真是沒有什麼藝術天才。我還是老老實實做自己能做好的事。我什麼事情做的好呢?(勵志  www.share4tw.com)也許從小受傢庭影響,我還比較喜歡讀書,還有學習的能力。所以日後開始做訪談節目,每次我都是堅持盡可能得閱讀相關的資料,看所有的東西。按別人的說法:這很笨,主持人就是靠口才好,現場反應快就行瞭。我恰恰認為不是這樣。拿我做訪談節目來說,你事先準備的程度和你做出的節目的效果完全是成正比的。
  
  作為記者和訪談節目的主持人,我也許還有一個比較優勢,就是容易和別人交流。96年我在美國與東方衛視合作一個節目叫《楊瀾視線》介紹百老匯的歌舞劇和美國的一些社會問題。其中有一集就是關於肥胖的問題。一位體重在三百公斤以上的女士,接受瞭我的采訪。大傢可以想象,一般的椅子她坐不下,寬度不夠,我就找來另外的椅子,親自搬來,請她坐下,與她交談。最後她說:我一直不知道中國的記者采訪會是什麼樣?但我很願意接受你的采訪。我就問她為什麼?她說別的記者來采訪,都是帶著事先準備的題目,在我這挖幾句話,去填進他們的文章裡。而你是真正對我有興趣的。這句話給我的印象很深。所以在鏡頭面前也好,在與人交流時也好,你對對方是否有興趣,對方是完全可以察覺的。你的一舉一動、你的眼神都在建立一個氣場,所以我能建立這樣一個氣場,就適合做訪談節目。
  
  所以,這就是我對自己的比較優勢的一個挖掘。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比較優勢。當然,你不會一開始就知道,隻能通過嘗試做不同的事情才知道。對於我來說,我已經做電視做瞭十七年,中間也經歷瞭許多挫折。比較大的,大傢可能也知道,就是2000年在香港創辦陽光衛視,雖然當時是抱著一個人文理想在做這件事,至今我也沒後悔,但由於商業模式和現有的市場規則不是很符合,確實經歷瞭許多商業上的挫折。這讓我很苦惱,因為我覺得自己已經這麼努力瞭。甚至懷孕的時侯還在進行商業談判。從小到大,我所接受的教育就是:隻要你足夠努力,你就會成功。但後來發現不是這樣。如果一開始,你的策略,你的定位有偏差的話,你無論怎樣努力也是不能成功的。
  
  給你的人生做加減法
  
  後來我去上海的中歐商學院進修CEO課程,一個老師講到一個商人和一個士兵的區別;士兵是接到一個命令,哪怕打到最後一發子彈,犧牲瞭,也要堅守陣地。而商人在好象是在一個大廳,隨時要註意哪個門能開,我就從哪出去。一直在尋找流動的機會,並不斷進出,來獲取最大的商業利益。所以聽完,我就心中有數瞭——我自己不是做商人的料。雖然可以很勤奮的去做,但從骨子裡,這不是我的比較優勢。在我職業生涯的前十五年,我都是一直在做加法,做瞭主持人,我就要求導演:是不是我可以自己來寫臺詞。寫瞭臺詞,就問導演:可不可以我自己做一次編輯?做完編輯,就問主任:可不可以讓我做一次制片人?做瞭制片人,就想:我能不能同時負責幾個節目。負責瞭幾個節目後,就想能不能辦個頻道?人生中一直在做加法,加到陽光衛視,我知道瞭,人生中,你的比較優勢可能隻有一項或兩項。
  
  在做完一系列的加法後,我想該開始做減法瞭。因為我覺得我需要有一個平衡的生活。我不能這樣瘋狂的工作下去。所以就開始做減法。那麼今天我想把自己定位於:一個懂得市場規律的文化人,一個懂得和世界交流的文化人。在做好主持人工作的同時,希望能夠從事更多的社會公益方面的活動。所以可能在失敗中更能認識自己的比較優勢。當然我也希望大傢付出的代價不要太大,就能瞭解自己的比較優勢和缺陷所在。
  
  你可以不成功,但是不能不成長
  
  每個人都在成長,這種成長是一個不斷發展的動態過程。也許你在某種場合和時期達到瞭一種平衡,而平衡是短暫的,可能瞬間即逝,不斷被打破。成長是無止境的,生活中很多是難以把握的,甚至愛情,你可能會變,那個人也可能會變;但是成長是可以把握的,這是對自己的承諾。我們雖然再努力也成為不瞭劉翔,但我們仍然能享受奔跑。可能會有人會妨礙你的成功,卻沒人能阻止你的成長。換句話說,這一輩子你可以不成功,但是不能不成長。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