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夢想的人不做選擇題,他們隻做證明題

  擁有夢想的人不做選擇題,他們隻做證明題

  文/和菜頭

  是安於現在的生活並且學著享受庸常,還是甘冒下墜的風險振翅飛往遠方?

  這是我最近經常看到的問題。說實話,我也覺得非常驚奇,竟然有那麼多人,覺得現實在一點點埋葬自己的夢想,同時又沒有足夠的勇氣跨出一步。每次說到看不到的山那頭,海的那一端,總有無數顆小心在各個地方黯然破碎。仿佛一夜之間經過瞭四十個星球,卻沒有一個星星上能種出玫瑰花來。

  人們寫信來,索要幫助和建議。但是我又能做什麼呢?我的人生是我的人生,我的經驗是我的經驗,未必對你有用。況且,我安於這樣的生活,命運如此安排,而換做別人,怕是不能把這其中的一日當作清涼無夢的午後安睡。

  我們習慣於看到各種甜睡的面孔,卻少有人上前掀起床單來,看到下面密密麻麻的釘子。或者是像張愛玲說過的那樣,在這一襲華美的裘衣下欣賞擠擠挨挨的虱子。答案我們都知道:睡在哪裡,都是睡在雨裡。隻是所有人都頑固地堅持認為,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裡,會有屬於自己的屋簷下的一張小床。

  那些寫成功學的人會告訴你一個單詞:選擇成本。在A和B之間漫長而痛苦地選擇,浪費的是寶貴的時間。選擇本身並沒有對錯,然而猶豫卻會讓一切慢慢成灰。傳統智慧在紙張和口頭上一直流傳著冰冷冷的勸戒: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讓人打消一切妄念,老老實實過自己的小日子。可是,可是遠方就在那裡,在太陽落下的山背後,在桅桿消失的地平線深處。傳說飄來飄去,有人的確遠走高飛,而且並沒有死無葬身之地。

  我想,無論是過哪一種人生,都有各自的理由,背後也有種種不得已。問題僅僅在於我們把生活當作瞭手中的那個蘋果,我們總是把光鮮靚麗的一面示人,自己永遠面對著有蟲洞的那一面。所以,總的看下來別人手裡的蘋果總要更好些,卻少有人去想別人很可能面對瞭一條更肥大壯碩的蟲子。佛教裡把這種視角稱之為平常心,可惜擁有這種視角的人總是少之又少。

  應該承認,這是一種困苦,一重磨難。誰都年輕過,所以誰都心比天高過,但是未必每個人都曾經飛過。每天的生活裡,都可以看到許多振翅高飛的故事,以至於讓現實變得更加讓人難以忍耐。

  有必要做一次全民性的概率論普及,告訴所有人那些值得上報章電視的例子全都是特例,在每一雙翱翔雲團的羽翼之下,都有無數累累白骨,得到的沒有陽光,隻有遺忘。在保持目光向上的同時,應該瞭解大數平均的鐵律——絕大多數人必須要過著庸常的生活,這是所有人所無法逃避的命運。

  唯一的問題是不曾有人贊揚,去贊揚一個每天下班騎車買菜的丈夫,一個每夜給孩子講睡前故事的母親,一個願意寸步不離、膝下承歡的兒子,一個在沙發上陪伴父母看韓劇削水果的女兒。

  媒體在贊揚成功者,在開列財富榜單,把最多的時間和最大的榮耀給瞭最少的人。讓人覺得買菜講故事全無價值,必須出人頭地、衣錦還鄉一個人的一生才沒有虛度。要去講冒險的故事,講遠走高飛的故事,講所有關於遠方閃閃發光的故事,才有人要去聽。

  所有這些故事裡永遠不會問一個問題:你是誰?太多人覺得自己不應該過目前的生活,但是又有多少願意為些微的改變而付出絲毫代價?隻要是個人都會說:我要按照我自己的心意生活。但是,你又能為你的意願支付多少成本?這還不用說到遙遠的未來,遙遠的某地,隻是說你在這一時,這一地,你願意為瞭你的夢想不計成敗利鈍做瞭點什麼?(www.share4tw.com)飛翔是一種能力,在振翅遠飛前你得證明自己能夠浮在空氣裡。

  需要走一段人生路,才能夠區分什麼是“欲望”,什麼是“夢想”。欲望會在清晨醒來之後的沐浴中消散,在目睹摩天大廈、寶馬香車時重新升起。而夢想卻在你走出幾步被擊倒之後,依然照耀在面前,讓你咬牙含淚卻依然翻身爬起,繼續追逐。

  欲望讓人覺得自己很重要,而夢想卻讓自己變得很輕很輕,輕到采取任何舉措都不會猶豫再三。欲望讓人在選擇之間備受煎熬,求神問卜,夢想卻讓人邁出一步,然後是第二步、第三步。

  如果隻是擁有欲望而無夢想,最合理的方式是熄滅它。與其滿足它們的全部,不如克服其中之一。隻有欲望才會構成選擇題,所以任何一個選項之下都有你的欲火熊熊燃燒,讓人倍覺煎熬。如果認為自己胸懷夢想,那麼就從心念一動就去做證明題,證明你願意為此承擔後果,證明你有這個能力把空想變成現實。

  擁有夢想的人不做選擇題,他們隻做證明題。

  • 關於夢想的名言
  • 最初的夢想,將來的你一定會感謝現在努力的自己
  • 把兒時夢想堅持一百年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