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理想還在

  還好,理想還在

  文/李紅濤

  那一晚,在華清嘉園15號樓,那個屬於青年的空間裡,我一個偽青年,跟一群意氣風發的大學生們聊理想。這是年輕人為自己創建的精神傢園——706青年空間;這是青年人交流思想的平臺——演講沙龍。

  “理想!”當我看到這期沙龍題目時,不禁問自己:有多久沒有提到這個字眼瞭?

  陸秋文說:“追求個人理想,不是什麼都能放棄的,另一頭要掛上責任,以免理想變成自私的。”剛剛讀研的朱理,也剛剛從一場身體的不適裡走出來,她說:“平實的理想,也許並不遙遠,可是追求的過程,卻未必輕松。”在中醫藥大學讀工商管理的王思宇翔,帥氣逼人,像從韓劇裡跳出來的,不靠譜的專業,讓他迷惘:“不知道理想到底在什麼地方?”楊子非表示:“不願意過一下子看到頭的生活,好像在飄。”

  如我這個年齡,跟周圍的人講出這個字眼,是需要勇氣的,曾經那麼信誓旦旦的樣子,在本子上偷偷地寫,在心裡默默地記,在夜晚靜靜地想。滿懷憧憬,心裡像裝隻小鹿,不敢讓別人知道,恐遭嗤笑,卻又四處亂撞。血管裡是滾燙的,有那麼多力量在奔湧,期待著人生的大開大合,幻想著前路的五彩繽紛。鎖定瞭那個目標,認為自己可以赴湯蹈火九死不悔,堅定得讓現在的自己想掉淚。時間就像粗糙的砂紙,一層一層,將理想打磨得失卻瞭最初的樣子。

  理想是奢侈品。在這個物質化的時代,精神層面的東西越來越淡。一位老師說:“你們有些人說的不是理想,而是夢想。真正的理想,是知道現實無情,依然不屈不撓地堅持下去。”盡管他從更多的層面來解釋理想,可我更願意從理想本身上去汲取內涵。

  “不知道答案的時候,就去找問題。”不知道路在哪裡的時候,是原地思考,還是暫時前行?當我們都在以現實為借口,將曾經的理想棄之如敝履,可曾再重溫曾經的感動悲壯慷慨激昂?理想不是再苦再累也要堅持的東西嗎?不是物質權勢財富地位無法撼動的東西嗎?(www.share4tw.com)可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理想坍塌得那麼迅疾,像流沙,而不是堡壘。而自己,甚至沒有食言後的羞愧,隻是對曾經幼稚輕狂的過去輕輕一瞥,說是成長瞭,成熟瞭。

  理想是易碎品。搜腸刮肚地想小學時的那篇作文,《我的理想》寫瞭什麼呢?記不清瞭。時間是最無情的整容師,好多東西,被時光的雕刀修飾得漸漸地沒瞭當初的模樣。如果我們的質地不夠硬,恐怕時光翻轉之後,好多東西已經變成瞭一地拾不起的碎片。

  盡管,隨著時間的蒸餾,理想縮水瞭,變得幹癟,但也好,更加接近那個堅硬的核。盡管它醜陋不堪,甚至有修補的痕跡,有磕碰丟失的邊角,有縱橫的裂紋,但是,還好,它仍在,仍然安放在心裡。所以,我慶幸,暫時沒有迷失;我期待,可以繼續。

  最後,我說:“人生不能沒有理想。有理想引導的人生,才會是飽滿的,才會是精彩的,才會是真實而不矯飾的,是屬於自己而非依附別人的。”

  • 有理想,走正道
  • 關於理想、工作和眼前
  • 人如果沒有理想,那跟咸魚有什麼分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