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場淘汰賽,但每一階段也有復活賽

  人生是一場淘汰賽,但每一階段也有復活賽

  文/楊珖

  相信很多人從小到大都聽聞過老師和你說過這樣一句話:“你們都是經過選拔才來到這裡的,未來是要去xxxx的。到瞭這裡,你們的成功已經完成瞭xx%瞭。”

  這裡可以填入的內容,包括瞭重點初中、高中、各大名校,或者更精細一點,比如某校的某個重點班、某專業、某個program。

  我們潛移默化地接受瞭這樣的觀點,心中留下瞭一個或清晰或模糊的印象:人生是一場淘汰賽。

  這樣的論斷究竟是對是錯?

  從一個本科生的角度出發,能看到的結果往往會停留在畢業後的去向,然後再根據這樣的結果,去倒推那些個金光燦燦的“標簽”是如何一個個貼上去的,即便這些論證的條件,可能是非充非要的。

  一進校園就會有各種人和你說,某某學長或者某某學姐是大牛,因為Ta拿瞭xxx的offer。這裡又可以隨意填入高盛、大摩、麥肯錫、BCG、哈佛、耶魯、劍橋等,不一而足。

  你看,人生似乎又進入瞭新的一輪淘汰賽,我們又有瞭新的下一關獎勵。

  好的申請結果的必要條件是高GPA、高G/T、牛推、豐富的實習實踐經歷和一定的學術研究成果。

  好的工作offer的必備要素包括瞭GPA、實踐活動經歷、出色的實習經歷和領導才能。

  這樣的認知,就像打遊戲都會想要有的攻略一樣,被復述、轉載著。

  以上的這些都沒有錯。

  明顯的peer pressure會把在一定高度的“優秀”的人,往更為細小的漏鬥裡趕,進行更為精細化的篩選。

  從社會結構的角度,真正能夠成為“精英”的人比例小的可憐。米爾斯在《權力精英》裡對於“精英”的描述,與我們現在絕大多數人能想象的自己的“天花板”中間,仍舊隔著海一般的距離。而要跨越這片海的船票,應該會和世界末日諾亞方舟的入場券數量相近。你看,人類的末日來臨還是告訴你,對不起,淘汰賽的下一輪裡沒有你。

  甚至,當你以為按著之前的路徑,超越瞭一幹競爭對手的時候,可能某個x二代,就在某個你都不曾料想的地方,進行瞭彎道超車,然後一騎絕塵。

  以上的這部分,可能也都對。

  拿著投行、咨詢、快消的offer,想著幾年後又要面對申請B-School,要面對up-or-out。

  踏入常春藤的驕子們,又該想著幾年後,是回國呢還是繼續在外謀機會,哪裡會有教職的坑可填。

  聽著自己的supervisor或是mentor們,講他們的30、40歲的煩惱,似懂非懂的聽著,然後在自己心裡的小本本上記下。

  越是熟悉這套遊戲規則的人,越是難以逃離這樣的遊戲。可以是路徑依賴,可以是沉淀成本。總之,選手們都在努力地繼續著比賽。

  本科時代感觸最深的一門課是社會分層與流動,無論是課堂上還是復習時,發自心底地不想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是,其實我們能做的事情並不多,分層的流動是極其有限的。

  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依舊能夠讓自己在一定的區間內,過上更高質量的生活。比如去個投行和咨詢,至少有不錯的package和exit opportunity。再加上一個MBA,又能賺得兩年放浪形骸的生活,和以後不錯的switch跑道的機會。

  再往回,我們可以從入校時就努力的刷GPA,做個社團的leader,最好還是那種能有綠色通道的俱樂部,然後大二就開始實習,結實各種學長姐。

  以上這部分,其實是重復前文大意的。

  因為在思考的過程中,越是想否認的東西,其實越是堅固的存在著。

  會有心靈雞湯告訴你,換一種思維方式世界就不同瞭。人生可以有很多的勵志故事的。

  其實問題不在於你的willing,也不在於你有多熱愛。

  從統計的角度而言,落在擬合結果周邊的樣本是大多數,那些極端值是用來以與眾不同的文字來描述和記錄的。

  我們的心可以是自由的,但是我們終究還是逃不遠。

  所以在每個階段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比如GPA別太低,學生活動不要啥都不參加,實習經歷無論是出國還是工作,都可以有一些,朋友一定得去結識一些。

  然後去培養自己的興趣,把一兩件事情做好,可以是做成瞭一個實踐項目、可以是精通瞭一門藝術或運動項目、也可以是掌握瞭幾門語言。

  在TEDx、CAPEx等,聽聽年齡相近或者經歷相似的人的故事,在中國三明治上看看30歲後的社會中堅們在做著什麼、思考著什麼,在Enactus、AISEC、辯論隊、各式俱樂部裡做成一兩件事兒、認識一兩個可以稱為mentor的人。

  也許當身邊的人,都奔著投行咨詢快消去的時候,你會駐足想想還能做些什麼。

  用“做一個有趣的人”,去抵擋“人生是一場淘汰賽”的殘酷,可以是隨心的旅行,可以是各式的活動經歷,可以是與眾不同的興趣愛好和特殊技能。

  其實最為重要的是,培養一個積極、有效的思維方式,能夠思考問題是什麼、怎麼拆解和解決。至少,在心智模式上能夠給自己一定的自由空間。

  雖然人生可能就是不停地接受別人畫的餅、自己畫的餅、和不知道誰規定的餅,但是這場淘汰賽,隻要打贏原來的你,就是最大的成功。給自己更多一點,哪怕是一點的自由度,你就已經贏瞭。

  P.S:最近又到瞭各種申請summer intern的節骨眼,大傢也放寬心。Summer失敗瞭,說不定就是打開瞭一扇新的門,至少於我而言,是彌足珍貴的開門經歷,以為自己一定會去咨詢的,沒想到最後當瞭風投學徒。人生淘汰賽,每一個階段似乎也是有復活賽的。

  • 人生是一場跋涉
  • 人生是一場長跑
  • 你的人生是在挑水還是在挖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