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是屌絲,就要做精英

  沒人是屌絲,就要做精英

  ——給每一個不甘平庸的年輕人

  病瞭三天,事情耽擱不少。本來有些話題,都是打算趁著答辯完到入職前這段相對空閑的時間專門寫一點東西的,但是現在想來,如果每個都展開長篇大論,一則我沒有那個駕馭文字的能力,二則也太耗心神。晚上在網上閑逛我又多少犯起瞭挑剔的臭毛病,索性一並寫來。說的不對的,請包涵。

  1、即便人生是長跑,你也隻需要關註自己的進度

  過去老聽人說這句,人生是長跑,不在一時一刻的輸贏。很久以前我以為這個看法挺客觀,是啊,那麼多對手,不一定哪時哪刻誰在你前頭,贏到最後的才算贏。

  現在我覺得,這句話也有很大問題。

  人生的過程盡管充滿瞭競爭,但是其目的絕對不是競爭。我們辛苦地學習、工作,不斷充實和提高自己,最終的目的不應當是為瞭超過別人多少,而是應當為瞭達成自己心中對自我實現的要求。這活兒你喜歡做,願意做,那就多花時間和精力,砸多少都值得,最後迎來多少收獲,自己心中有秤;這事兒你不那麼喜歡,斟酌其重要程度,投相應精力時間,最後做成多少成績,也是因果使然,完全不必和他人比較。人有優劣之分,不必為自己比誰人在那件事情上強出半頭覺得沾沾自喜,也不必因為自己在某件事情上差人半步就無地自容。管好自己即可。人的精力何其有限,天資差異何其大,若能舍棄細枝末節,抓住極關鍵的幾點,已是難能;要是能除卻爭競的心態,隻是平心靜氣運用天資和相應的勤奮去處理,才是可貴。

  很多時候,大傢怨天尤人,更多的是因為沒有想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人生就算是長跑,也隻是一場沒有對手的長跑,如果有對手也隻是你自己,在這個過程中,你隻需要關註自己的進度即可。

  2、no pay,no gain

  在我目前還不算太長的人生經歷中,當代中國社會中的許多普通人對於“捷徑”的追求實在是讓我難以茍同。

  從逃票、插隊這種占小便宜的到不願起早掛號又閑醫院號難掛的,從永遠考前臨時抱佛腳的到古玩市場期待撿漏的,諸此種種,說白瞭都是在以小博大,甚至是不勞而獲。

  我所能想象的任何一種情形,我們付出的辛勞成本和獲得的實質性的收益都是密切相關的(註意我說的是實質性的收益,靠威脅導師要自殺最後混個學位那種不算)。也許兩者的比例有差異,但這更多是因為我們處於利益鏈條的不同等級。當我們都還在極低的等級時就開始幻想付出極少的成本去獲得極大的收益這確實是件非常荒誕的事情。

  十二歲的時候我希望找一個工作能夠讓我在三十歲之前賺夠足夠花的錢,然後三十歲退休,之後每天花錢玩兒。念瞭幾年中學我就明白這個願望是多麼傻X瞭。到瞭現在,我認為找到一件我喜歡的工作,一直在這件工作上傾註心血直到我和工作之間有一方不再需要另一方為止,這是極其幸福的事情,中間換來的必要的錢財和名譽,隻是附屬品;而且絕大多數情況下這些東西和你的興趣和時間無法兼顧。反過來講,一個小孩兒上來就想找一個輕松、賺錢、受尊重、自己喜歡的工作,然後輕松一輩子,這其實也非常扯淡。

  很簡單,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獲,顛撲不破的真理,至少在我這裡是。

  3、群體和自我的認同

  這個事情早也想說,我的中學是陜西省中學中每年上清華北大的學生算是最多的,時不時蹦出個狀元。我在中學的時候,時常會因為這種數據覺得自我膨脹,覺得自己是這個學校的成員,所以特別牛,看其他學校學生都感覺高人一頭。

  上瞭大學我立馬明白,自己中學那狀態簡直如小醜一般。

  我必須承認群體和群體相比,是有優劣之分的。但是決定一個群體優劣的根源還是個體。一個大學之所以出色,是因為有大師或者曾經有大師,假設一個名牌大學一代人甚至幾代人不再出大師,不再出翹楚,那所謂名牌實已外強中幹,甚至隻是被後人當做資本炫耀和招搖。(清華和北大今年的招生過程中的種種被傳得沸沸揚揚,一時難辨真假,但若是真,這兩個學校已故的那些大師非得氣活再氣死)

  我們總是習慣用所在的相對優秀的群體來標記自己,仿佛算是某種認同,從中學到大學再到工作的單位,好像有瞭這種群體的認同自己就變得很安全,很有質量保障,好像隻要是這個群體出去的,我就一定是素質過硬業務精熟。其實,因果倒置瞭。(www.share4tw.com 成功)你最初能躋身這一群體,是因為最初你努力瞭,提高瞭,在階段轉換的時候才能跳入相對優秀的群體,如果進來之後就放縱就開始頹廢,即便被打上標簽也隻是殘次品瞭。

  對於那些始終努力人們,我很尊敬他們。我想這些人不會在乎自己被扣上瞭什麼標簽,而隻是在乎自己的努力。隻要沒停下,就一定會繼續做大做強自己。如果有一天,現在的群體已經容納不下自己,已經不能為自己提供足夠廣闊的舞臺,沒關系,他們會進入新的更加優秀的群體中去。

  這些人,不看重群體的認同,隻需要認同自己的努力。

  4、沒人是屌絲,就要做精英

  最開始的時候,我和很多協和八年制的學生一樣不喜歡學校培養計劃中說要把我們培養成精英的提法,覺得和實際的教學情況太不一致瞭;而且在中國這樣一個崇尚中庸的地方,旗幟鮮明地喊出精英很容易遭人嫉恨和攻擊,槍打出頭鳥嘛。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是這麼認為的。但是直到近期D絲文化的出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爭著說自己是D絲。我覺得反而需要提一提精英這倆字瞭。

  一個人,不管他聰明程度有多少,隻要是足夠踏實和努力,把本職的工作踏實做到自己能做的極致,在我看來那就算是精英瞭。《舌尖上的中國》裡的拉面師傅、做饃饃的老漢,他們喜愛自己的工作,認真做到最好,他們就是精英。從這種意義上說,沒人應該是D絲。也許你會說這是大傢的玩笑話,心裡還是要努力的。我也希望是這樣的。我懼怕的是,大傢相互影響你說自己D絲他說自己無能我說自己二,最後全是給懈怠給混找理由,好像因為有什麼先天不足所以萎靡一點就很有道理一樣。

  這個真心是扯淡。大膽吼一句,我要把手裡的事情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很困難嗎?會覺得很假很裝逼嗎?

  我不會,我就是要盡我努力做好手裡的事情,如果這是精英的表現,那我就要做精英!

  5、寫給臨床輪轉的同學

  這是我個人看法,也許很多人不同意,大傢參考。

  在病房我們會有許多體驗,歡樂悲苦,生離死別,大傢有感觸想在網絡上公開表達自然是好的。需要註意的是,保護病人隱私,保護自己和醫院,謹言慎行。

  事實的真相很多時候並不如我們理解的那麼簡單,世間的險惡很多時候又往往超越我們的想象。

  先輩的話沒有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從前,現在,到未來,一直將會是這樣,這也是這個職業的魅力所在。

  最後,用一句長久以來我非常喜歡但不知道出自哪裡的話來結尾,每次我累瞭煩瞭想偷個懶的時候,看見這句話,總能再挺個一年半載的:

  曾經我以為自己很努力,其實我連努力的邊都沒看到。

  與諸位共勉。

  1. 屌絲逃離帝都回四川:在成都當一個快樂的土著
  2. 鄭大5名保安考研成功,現實版屌絲逆襲
  3. 孩子成為世界精英的四堂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