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額財富一夜之間全部失去,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悲壯

  巨額財富一夜之間全部失去,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悲壯

  文/劉念

  我自己的傢庭環境就曾兩次跌入谷底,我還看過很多有錢人突然失去瞭他們的財富。然後……然後就像是電影《1942》中張國立演的東傢所說的:

  我知道怎麼從窮人變成富人。隻要能活著到陜西。給我十年,我還是地主。

  這才是真相好嗎?

  至於那麼悲壯嗎?難道你們曾經的巨額財富都是中彩票得來的嗎?

  本題很多答案都是先說爸爸,再說自己,那我也遵循這個套路來吧。

  我爸第一次跌入低谷是90年代初。已成為湖北省最年輕的副廳級幹部的他,跟著時代大潮下海,去瞭海南經商。海南泡沫破滅,93年回到武漢,身背200萬債務。我媽嚇死瞭,覺得這要幾輩子才能還清。

  然後他就騎著自行車去花鳥市場賣鳥籠。幾個月以後,憑借著曾經做過大學教授和政府幹部的思想格局和口才,說服瞭花鳥市場的老板投資他十幾萬,然後從武漢大學說服瞭一個教授出來給他做技術,開始搞醫療耗材。接著又從一個國有上市公司老板那裡拉來兩千萬投資開始做電氣設備。95年買瞭奔馳。97年產值過億。到瞭21世紀,又做瞭旅遊產業。偶有波折之外,一帆風順。

  我爸第二次跌入低谷是08年金融危機。他太有野心瞭,為一個宏大的項目貸款太多,然後資金鏈徹底斷裂,項目全賣瞭。最低谷的時候,他帶著團隊在杭州住瞭半年招待所,代理專業線化妝品,每天去陌拜美容院,然後被人趕出來。那一年他56歲,我在英國。

  後來實在撐不下去,回到武漢把集團公司的地給賣瞭(這些年地價翻瞭N番),居然還清瞭貸款,沒有破產。——這他媽就是一個中國特色的黑色幽默。在中國,土地的升值,超過實業傢產值的增長。所以大傢都不做實業瞭,都圈地等著升值瞭。江浙最近十年就有很多這樣的情況,辛辛苦苦做工廠,一年凈賺200w,還時刻有虧損風險。以建工廠為名圈地,然後屯著等升值轉手,就賺千萬上億,這是多麼畸形的商業現狀?

  我父親一直都看不上圈地的,他的理想就是創造真正的價值——無論是做科技還是做旅遊。他就是在95年剛拿到投資的時候,整瞭一大塊地做工業園,到08年實業夢想破滅,居然是靠賣這塊地救瞭自己。所以他08、09年最消沉的時候,居然跟我說:“我當年要是做房地產就好瞭。那麼多做房地產機會,政府都找我做,我都拒絕瞭,總覺得這不是個創造價值的行業。我現在有點後悔。”我聽瞭就感覺悲哀,不是為他悲哀,是為這個國傢真正的企業傢感到悲哀,我父親是個多麼有企業傢精神的人呀,居然也為這曾經看不上的東西而妥協瞭。

  還清貸款之後,他從零開始,雲遊全國,靠著好口才和自身經歷給數萬名企業傢講課。經過兩年的努力,名氣越來越大,出場費達到瞭15w一天,還排不過來,又輕松變成瞭高富帥,無數企業傢成瞭他的粉絲。他還把以前公司的業務給一一盤活瞭,恢復到瞭以前的產值。

  當我以為他終於可以安享一生成就的時候,沒想到燕雀安知鴻鵠之志,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原來他根本看不上這點講課費。他在去年,他61歲的時候,嚴肅的跟我談話,講瞭他未來20年的事業規劃。是的,你沒有看錯,他準備至少奮鬥到81歲。

  原來他到全國講課隻是在佈局而已,終極目的是要感染、帶動、聯合自己的學生(都是各行各業的企業傢),最終整合一個巨大的企業傢聯盟一起做一個造福中國人民的偉大事業。體量大概跟馬雲所規劃的“菜鳥”項目差不多瞭,涉及到龐大的產業鏈,物流鏈和金融鏈。如今他已經開始牽頭做瞭,全國范圍內應者如雲。

  這個偉大的計劃把我嚇尿瞭。但我義無反顧的放下蛋糕店,不開泡妞班,開始拿著6000的工資跟著他開幹瞭。成敗其實說不定的,因為項目太宏偉,聯盟的企業傢太多,千頭萬緒,極有可能再次功虧一簣,甚至,在最終成功之前,他就倒在瞭他的征途上,這都不是沒有可能的,畢竟年齡大瞭。但他沒有時間傷春悲秋,感懷過去,到現在依然每天工作14個小時以上,這半年來,項目推進得極其迅速,已經能看到階段性勝利的曙光瞭。

  我爸不是特例。我見過太多企業傢像他這樣的。前幾天去湖南見我爸的一個朋友,一個做醫療產業的老板,年產值一百多個億的。自己有心臟病,過去幾年差點死瞭幾次,救活過來就立刻撲到工作上。也曾經幾起幾落,但根本沒有時間憐惜自己和哀嘆過去。

  他和我爸聊天,聊到國內某著名的培訓師(該培訓師是他們的好朋友,被普通人認為是大忽悠。在體育場開兩天課收兩萬名學生,每人學費兩萬。也許有人能猜到他是誰。)在夏威夷對他們倆講的一句話:“能夠被實現的隻是目標,根本就不叫夢想。夢想永遠不能被實現,但我們永遠為夢想而活,夢想就是用來支撐我們生命的!”兩人都感覺無比認同。

  這群人根本就是為夢想而活的。哪裡會care暫時的失去一切呢?哪裡有時間去感懷呢?

  所以,我看不起顧雛軍。被整的企業傢多瞭,孫宏斌,黃宏生,褚時健是怎麼做的?顧雛軍出來就磨磨唧唧的,還說自己這輩子毀瞭,再也做不瞭別的事情瞭。娘炮一樣。我相信黃光裕出來瞭絕不會是顧雛軍這個德性。

  談爸再多,總有扯大旗拉虎皮的嫌疑。那就說說我自己。

  小弟我不才。就算某天我突然啥也沒有瞭,那也沒啥。

  我去工地搬磚掙個上網費總是可以的。隻要能讓我上網,不超過半年時間,我就會在中文網絡上產生一定的影響力,比如知乎這樣的網站,然後開班教人追女孩。月收入3萬保底。

  攢夠20萬,我就開個小店賣特色包子或者煎餅之類的,起早摸黑的幹。雖然我做不出我哥那麼好吃的蛋糕來賺取高利潤率,但我懂得怎麼經營和宣傳這些小店,配合網絡宣傳,讓顧客盈門。最多一兩年時間,開兩三傢分店。管理模式做好,月入十萬現金不成問題。然後就可以攢錢去城郊的次繁華地區買小商鋪,逐漸讓自己擁有不動產瞭。

  以上是我可以100%做成的事情,輕車熟路。雖然不牛逼,比知乎上的很多朋友差遠瞭,也能算混得小不錯瞭。所以我要是任何時候變得一無所有,我都不會感覺悲壯。無非是再來一次而已。

  我唯一一次經歷高票答案裡所彌漫著的悲壯情緒的,是在我讀大學的時候。那時我爸剛進入旅遊產業,一開始不是很順利,幾個項目有危機。19歲的我有一種我傢要破產瞭我也幫不上什麼忙,我要做一個男子漢出來打工養傢瞭的莫名悲壯感。然後我就會和妹子傾訴這種悲壯感,以及“巨額財富一夜之間失去”的那種滄桑心境(其實都在我爸那兒,我從來就沒有得到過,也沒有失去過),媽蛋就靠這個我居然還泡到瞭好幾個妹子。

  現在回想,隻是當時我自己根本就沒有能力賺錢,沒有能力讓自己財務自由,所以才會對傢人的財富變動產生悲壯感和滄桑感。說來也是,除瞭滄桑以及用滄桑來泡妞,我還能為傢裡做啥呢?還不都是幹瞪眼。

  現在我就無所謂瞭。因為我知道瞭怎麼從窮人變成富人。隻要能活著到陜西。給我十年,我還是地主。

  1. 巨大財富一夜之間全部失去,是怎樣的經歷和感受?
  2. 我為什麼不覺得背井離鄉有那麼牛逼和悲壯
  3. 不要為失去的錢包而懊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