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最不願意辜負勤快的人

  命運最不願意辜負勤快的人

  文/晚睡姐姐

  2014年1月7日早晨,香港著名影視大亨邵逸夫先生在睡夢中過世,享年107歲。

  按照中國的傳統習俗,如此高齡的人過世算得上是“喜喪”,不會過度的悲痛,反而多瞭一點順天知命的淡定。辦完葬禮,老人傢的供果和孝帶都會有人搶著拿回傢,來分享這份長壽的幸運。

  逸夫先生作為著名的慈善傢,人們更願意把他的長壽歸功於他對慈善事業孜孜不倦的奉獻。內地遍地都是的名叫逸夫樓的建築大都是由他捐建,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他幾乎年年捐出過億元,幾十年裡共捐出三十幾個億,僅汶川地震,他個人就捐出瞭一個億的港幣。

  這裡面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據著名編劇史航爆料:“以其名字命名的”逸夫樓“,在當地核算所需費用如果超過他的預算,”逸“字的最後一個點會缺筆,而如果是他全額出資建造的,則是全字。”

  精明、含蓄,不吃虧,也不願貪功,正是中國傳統商人的底色。他自1926年涉足影業,從一架破舊的無聲放映機開始起步,事業幾起幾落,甚至險些喪命,宛如一部驚險刺激波瀾壯闊的電影,到最後與哥哥創辦邵氏影業公司,並最終在香港獨立,打造瞭屬於自己的邵氏影視帝國。這是一個時代的傳奇,香港著名導演張徹這樣評價:“邵逸夫在香港的電影史上很重要,香港的電影史可說由他改寫!現在的電視史上也占重要篇幅。”

  因邵傢八兄弟姐妹,他排行第六,在香港人稱“六叔”.相比六叔的傳奇,我更感興趣的其實是六嬸方逸華。這個前任香港無線電視臺行政主席,在六叔90歲才與之正式登記結婚的女人,另有自己的傳奇故事。

  談到這裡,不得不回顧下六叔的情史。他30歲娶瞭新加坡富商之女黃美珍,兩個人共育有兩子兩女。45歲那年,他在自己開辦的夜總會認識瞭一位上海來的年輕歌手蒙娜,當年蒙娜十八歲,“人既出落得標致動人,歌也唱得甜潤嘹亮……她底歌聲情感充沛,而又賦性溫柔,深得人緣,歷時三載,依然盛況不衰……”據說這是當年黑膠唱片上對蒙娜的描述。兩個人相見的過程已經無從考證,我們知道的隻有結果:1956年,邵逸夫孤身從新加坡來香港地區主政邵氏,而他的妻子兒女沒有來,唯有蒙娜以邵逸夫“妾室”的身份進入香港。

  蒙娜的本名正是方逸華。香港那時遵照大清戒律,允許一妻一妾。所以也不能按照現代觀點簡單粗暴的說蒙娜是“小三”,雖然隻是妾,但她也有自己的名分。

  初到香港之時,蒙娜還是在各大夜總會獻唱,因為有六叔甚至在電視臺擁有自己的歌唱節目。八卦界良心黃佟佟老師鑒定道:“事情到這本無新意,無非又一個金絲雀的故事。”

  但蒙娜並不止人美歌好,她還有頭腦。金絲雀的日子顯然不能滿足她。1969年,蒙娜變回正身方逸華,正式進入邵氏做一個普通職員。她勤勉、忠誠,善於學習,敢於決斷,從邵氏的采購部做起,四年後轉任制片,逐漸做遍公司的每個環節,攢足瞭資歷後進入高層,2010年接替邵逸夫擔任TVB行政主席,即使在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邵氏兄弟)出售TVB全部股權之後,她仍然擔任著行政主席,打理著這個耗費瞭六叔畢生心血創建的、市值164億港元的電視王國,直到2012年4月退居二線。四十年間,她成長為六叔在事業上的智囊和最重要、最信任的夥伴。因她的貢獻和位置,人們都尊稱她一聲“六嬸”,這代表著一種認可和敬佩。

  其實直到1997年,在原配妻子黃美珍逝世10年後,六叔才在美國正式迎娶瞭六嬸。這是六叔的誠意,證明即使已經到瞭耄耋之年,六叔也願意為瞭六嬸鄭重其事一回。而作為已經被叫瞭幾十年六嬸的方逸華,娶,固然好,不娶,她也從來不曾抱怨,因為她是他的朋友、知己、夥伴,靠著他,她的事業之根更深更壯。

  她對他好,他也對得起她。在世之時,六叔已經安排好一切。“2011年4月,邵氏兄弟將所持有的全部TVB股權售出,一紙公告透露,交易完成後,六嬸方逸華持有0.26%股權。以邵老先生去世的2014年1月7日收盤後的市值計算,這部分股權價值5694萬港元。”除瞭股權,還有土地,“2008年,邵氏兄弟公司以2520萬港元的價格,將一塊面積約12.3萬平方尺的清水灣地塊售予瞭方逸華。這塊地皮算是凈送方逸華超過3.6億港元。”

  以金絲雀開始,卻沒有以金絲雀來結束。這是命運附贈給六嬸的額外驚喜。而稍不留神,這樣的故事就可能滑下一個糟糕的深淵。比如樂韻,被老版《紅樓夢》劇組選中,這個長著一雙桃花眼的姑娘,被視為整個劇組中最美貌的人,先是鳳姐,後是尤三姐,都是重要角色,她卻為瞭出國一一放棄。90年代她毅然隨她愛的男人——香港明星羅烈去瞭香港。到瞭才知道他有傢室,見不得光,隻能背著妻兒供養她,後來事發,羅烈的妻子大鬧,羅烈趁機拋棄瞭她。樂韻不甘心,幾番找上門去評理,鬧得很兇,羅烈便報警指責樂韻幹擾傢庭。最後窮困潦倒的樂韻跳樓身亡,生前隻在幾部低檔片子中出演過一些配角。

  樂韻錯的僅僅是選錯人嗎?不,更錯的還是她對事業的態度。那個時代的香港,真是去做個服務員也能養活自己。隻需狠下心來,斷瞭自己的明星夢。她對自己不夠狠,於是命運便逼將上來,給她一條死路。

  六嬸所得到的的一切是六叔對一個女人幾十年勤勉付出的回報。回報的根源不僅僅是感情,精明厚道的商人更知道如何犒勞自己的夥計。

  所以娶不娶又怎麼樣?她能做到這樣的位置,頭腦智慧手段樣樣一等一,六叔是精明厲害的生意人,需要一個同樣忠心耿耿又精明的夥計。好的夥計哪裡都能找到飯吃,即使離瞭這個男人,也不會被踩到泥裡。

  也許像六嬸這樣的舊式女人還是崇尚被一個男人收服,給個名分才是花好月圓。這番本事要是換到新式女人身上,就更簡單瞭,東傢不做做西傢,現代社會隻要有本事,走到哪裡都理直氣壯。甚至連感情都可靠實力抄個近道——不等米下鍋的人,更有權利風花雪夜,不計代價和結果的去戀愛一下。

  有位80年代紅極一時的女歌星愛上瞭比自己小十歲的男人,身邊朋友說小男人留神靠不住,歌星甚為豪邁:我和他在一起一年就是賺到瞭,就算分開對我也沒損失。是的,她有錢有名,自己能把生活安排得妥妥當當,她不需要任何人為自己的未來買單,所以她選擇的標準隻是我喜歡或者不喜歡。

  別問我女歌星到底是誰,我也不知道。微博上看來的爆料而已。但我絕對相信有這樣強大的女人存在,就像六嬸的傳奇並不在於她是如何從“妾室”成為六嬸,也不是“史上最長二奶上位記”,而是一個女人勤勤懇懇做事幾十年,最終沒有辜負自己的故事。

  做人無非是打一份工,有頭腦、勤勉、敬業,都是一個打工仔最需要的品質。老板是誰不重要,是自己更好——但如果是自己的老公,你當瞭全職太太,你總得有幾個拿手菜吧?沒有拿手菜靚湯會煲幾個不?傢裡窗明幾凈不?孩子的功課能輔導不?老公回來能看到一張笑臉不?婆媳關系搞得定不?傢裡的投資有你的名字不?

  能把這些問題都回答明白的女人真不多。有這樣的女人做對照,才比較出六嬸的精明——即使是做一個男人的外室,依然需要有極強的技術含量。

  幹一行愛一行,愛一行精一行,這是打工仔的座右銘,又何嘗不是做人的宗旨。除非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幸運兒,否則,必定是你能做多少,做多好,決定瞭你的生活質量。

  這樣會累。當然,但,做人有什麼是不累的?連我寫這麼雕蟲小技的文章,也不是不辛苦的。晚上床邊常年放著本和筆,靈光乍現的時候要趕緊記下來。有時洗衣做飯之際也會連忙擦幹手,寫上那麼幾筆。白天有工作,業餘時間大量被擠占。更別說常年坐在電腦面前,打字打到手抽筋,輻射輻到長黑斑。都有代價。

  人們常說,做人難。著名影星劉曉慶又把這句話延伸成為“做女人更難,做個有名的女人難上加難”.其實都難,無論男女。這難就難在人生變幻無常,個人際遇各有不同,稍不留神,就會被命運搬弄,最終走向不可預知的未來。正是這份無常和殘酷讓人們生出人世飄零之感。

  而對付無常的不二法寶就是你得有根,你要變成一顆樹,使勁在自己的生活中紮下根來,讓風雨不會輕易的吹倒你。這個根就是你生存的能力。

  如果能幹、會幹,那就多做一點,別嫌累,隻有在自己手上的才誰也奪不走。即使像命運那樣難以捉摸的,它也最不願意辜負勤快的人。

  1. 生活本來就很艱難,所以更不應該辜負自己
  2. 願我們有一個不辜負的人生
  3. 假如你被殘酷的命運選中,你會怎麼樣?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