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能夠出國留學,與其說他聰明,倒不如說是他的勤奮

  兒子能夠出國留學,與其說他聰明,倒不如說是他的勤奮

  小鐵上初二的時候,有一天下午我和他媽媽出門,問他去不去,他搖搖頭,一個人悶在傢裡。晚上,我們回到傢,他問我:“你發現咱傢有什麼變化嗎?”我望瞭望四周,一切如故,沒發現什麼變化。他不甘心,繼續問我:“你再仔細看看。”我還是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倒是她媽媽眼尖,洗臉時一下子看見臉盆和臉盆旁邊的水管上貼著小紙條,上面寫著臉盆和水管的英文名稱。

  我這才發現屋子裡幾乎所有的地方,櫃子,書桌、房門、廚房、暖氣、音響、書架……上面都貼著小紙條,紙條上面都用英文寫著他們的名稱。每一張小紙條剪的大小都一樣,都是手指一般窄長形的,不仔細看還真不容易看到。

  他很得意地望著我笑。不用說,這是他一下午忙碌的結果。

  我表揚瞭他。

  那一年,他對外語突然有瞭興趣。他就是這樣開始外語學習的。他所付出的努力一般是在傢裡,總是默默的。它貼滿在傢裡的那些小紙條,仿佛是安徒生童話中神奇的手指。他撫摸著那些東西,使得那些東西花開般的有瞭生命,和他對話,彼此鼓勵,使得枯燥而艱苦的學習有瞭興趣和色彩,有瞭學下去、學到底的誘惑力。

  從小到大,總是有人誇獎小鐵聰明。讀中學時,他的老師當著班上的同學表揚他,說:“隻要肖鐵想學好哪一門功課,他總是能把他學好。”大學期間,同學們也都認為他很聰明,都說他總是很輕松的就把學習學好瞭。我應該慶幸的是,小鐵對這很清醒。每當別人誇他聰明時,他從來隻是笑笑,沒有驕傲而忘乎所以。他知道要論聰明,比他聰明的同學有的是,比如當時他最佩服的同學男的任飛、女的劉斯庸,後來都考取瞭清華大學。他所要做的就是認真,而且重復,把要學的東西弄得牢靠紮實。

  當別人誇獎小鐵聰明時,我當然很高興,虛榮心得到瞭滿足。但是我很清楚,孩子是以他的刻苦取得他應有的成績的。

  有一次,和另外一所學校的同學開座談會,有個同學問他為什麼能取得那麼好的成績?他回答說:“沒有別的好辦法,就是得學、得背。比如歷史,高考前老師帶領大傢復習之前,我已經把書從頭到尾背瞭三遍瞭,而且要註意被那些圖邊上和註解的小字,要背得仔細,才能萬無一失。”

  那天座談,我坐在他的身邊,聽到他的話,我很高興,比他取得好成績還要高興。也許,隻有我知道他是如何刻苦的。小學畢業時我整理他書桌的抽屜,光從四年級到六年級三年的作文練習的草稿,就裝滿瞭一抽屜,每一篇都改過不止一遍。小學畢業準備考中學,他把所有要背的準確答案都錄在錄音機裡,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先把錄音機打開,一遍又一遍的聽,哪怕睡覺前一點時間也絕不浪費。而光他抄寫別人文章的本子,所作筆記的本子,不知該有多少,雖然許多本子都隻記瞭半本就扔下換瞭新本子。盡管我批評他太浪費瞭,他還是願意一個本子一個內容,頻繁的跳躍著他的新內容。

  有一次,他讓我幫助他買盞應急燈,說晚上一過11點,宿舍就熄燈瞭。我勸他少熬夜。他說同學都這樣,每個人的床上都有一盞應急燈。

  應急燈要是妨礙同學瞭,他會騎上車跑出校園,到學校旁邊的24小時永和豆漿店,買點吃的,就開始溫書,一坐就是一個通宵或半夜。

  雖然,我不贊成他熬夜,但我贊成他刻苦、努力。在智商方面,孩子之間的差別不是很大,關鍵在於每個人付出的努力不一樣,結果就會不一樣。要知道,聰明隻是一張漂亮的糖紙,外表可能閃閃發光挺好看,但包裹在裡面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這重要的東西就是刻苦。

  大三的一天晚上,小鐵來電話告訴我和他媽媽:“英語六級成績出來瞭,我得瞭89.5分。”他知道做傢長的就是一根筋——隻認成績,他很遺憾的說:“就差半分,要不就90分瞭。”這個成績是他們系裡的第一。他的英語四級考試也是全系第一,得瞭92分。

  我忽然想起初二時它貼滿在傢裡幾乎每一個地方的那些小紙條。

  大四的那一年,他考瞭托福和GRE,成績分別是647分和2390分,考得都不錯。都說分數是學生的命根,其實分數更是傢長的命根,做傢長的隻有看著分才踏實,我也一樣,未能免俗。

  我再次想起初二時他貼滿在傢裡幾乎每一個地方那些小紙條。

  前兩年搬傢的時候,我發現廚房、房門、廁所……好多地方居然還保留著那些小紙條,隻是顏色已經變得發黃,但藍色圓珠筆寫的英文字跡依然清晰,好像歲月在他們的上面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十年過去瞭,孩子如今已經在美國讀書。他的房間空蕩蕩的,卻總能發現在他的茶杯或玩具的背後貼著當年他寫著英文的小紙條。就讓這些小紙條一直保留著吧,保留著那一份回憶和感情。

  兒子能夠出國留學,與其說他聰明,倒不如說是他的勤奮!

  1. 洛克菲勒留給兒子的38封信
  2. 股神巴 菲特送給兒子的人生禮物
  3. 寫給未來的兒子和女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