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淪陷的話,你就必須有一個出口

  不想淪陷的話,你就必須有一個出口

  文/馬德

  沒有誰,可以獨自走完人生所有的路。

  這樣說的意思是,一方面,我們不去否定人的強大和堅韌;另一方面,還要敬畏命運的神秘和玄幻。

  所以,在人生的旅途上,身邊須有一二知己。知己,不會幫你走路,但能陪你走路。你願意把路上所有的遭遇說給對方,一來你信任,二來你覺得值得,三者,你相信對方會懂。

  塵世間,有個能懂你的人,是多麼重要。

  知己的意義就在這裡:這是你人生的一個出口,未必是最重要的出口,卻一定是最後的出口。在這個出口處,你得到的,不是勝利,而是釋放。

  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事情瞭。這個世界上最深沉的痛苦,就是有的人,連這樣一個出口也沒有瞭。

  你痛苦著,對方未必能為你分擔痛苦,但懂和註視,何嘗不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分擔。因為,人生有些痛苦,不是背負得太沉重,而是走得太孤單,不是走不到盡頭,而是看不到人影。

  你必須知道,這是人世間一條無形的拐杖,強大而有力量。雖然人生的泥淖,最終需要你自己走出來,但拐杖的意義是,它是你走出來的一個理由。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還有人需要你不倒下,需要你走出來。

  每個人都在夾縫裡掙紮,每個人都想從夾縫裡突圍。

  掙紮不開是苦,突圍難成是痛。一個是擺不脫當下,一個是看不到未來。於是,夾縫人的生存,是白加黑,是苦連痛,是迷惘遙看絕望。

  想想吧,把自己的一輩子,交給一個討厭的單位,一個惡心的領導,一群卑鄙的小人,一個骯臟的世界,你還要委屈自己,跟所有的這一切周旋,裝作很強大地迎來送往。這件事,是多麼可怕。為此,你累到瞭無力,忍到瞭無奈,倦到瞭無望。然而,比無力無奈無望更可怕的是:無助。痛苦也就罷瞭,還要痛到一點辦法也沒有。

  夾縫人啊,夾縫人。

  沒有能力去否定和逃離世界,就隻好用妥協和投降來委屈自己。夾縫人的一輩子,都在掙紮。

  經歷過的人都知道,掙紮,是這個世界上多麼悲愴的字眼。

  想讓一個人淪陷,就給他一個很高的位置。

  淪陷的人,有一個共同的征象:瘋狂。在瘋狂中顛覆,又在顛覆中瘋狂。人瘋狂瞭,心易生不可一世感。相應的,人格就會居高臨下,人品就會飛揚跋扈,人性就會為虎作倀。

  人居高位,最大的特點是不能觸碰。屁股決定瞭腦袋,腦袋劫持瞭理智,理智獻媚於虛榮,虛榮放大瞭尊嚴。位置給予人的尊嚴感,比過去強大瞭,也比過去脆弱瞭。這種尊嚴的核心,就是權威感。尊嚴不容侵犯,就是自我的權威感不可撼動。

  此時,在意一切的風吹草動。喜歡一切的敬奉,又懷疑著一切的敬奉;希望他人目光追隨,又提防著這種追隨。概括起來:既八面威風,又四面楚歌。

  好端端的一個人,一旦到瞭某個位置上就不是人瞭。不僅別人找不到他,他也再難以找回原來的自己。

  這樣的人,除瞭位置走到瞭高處,人生的全部,都在淪陷。

  1. 你必須承認,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2. 沒有傘的孩子必須努力奔跑
  3. 你必須要有一樣拿得出手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