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請對這殘廢的世界保持耐性

  新的一年,請對這殘廢的世界保持耐性

  來到這新年的門口,我們總有一種要“靜下來,想一想”的情結。想想過去的這一年,“為什麼出發,要奔向哪裡?”;想想接下來的一年,“相愛的人在哪,同行的人是誰?”……這一想,我們就姿態萬千瞭:

  有的,一想到這一年豐富的經歷就會得意地笑,即便走在人來人往的小區裡、大街上,也控制不瞭;回到傢裡,也會想起某件開心的事兒,高興地在床上蹦來蹦去,興奮得睡不著。

  有的,盡管身體還在笨拙地行走,但思想已經在舞蹈瞭;他們的人生已漸漸入佳境,要做的,隻是靜候花開瞭。

  有的,則恐怕在門口躑躅,像一個站在冥河邊岸的遊魂,等待著渡船的接引。

  ……

  要問,這一年誰過的比較好,誰又在掌握自己的命運?單從姿態上判斷,那我可真的不敢講;若要我以這個時代的精神來表述,我就會這麼講:沒有人、也沒有任何理論可以證明我將要對你們宣佈的事。證明對我們來說是多餘的,因為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必須這樣做。

  每一個人的命運其實都是差不多的

  石勇先生曾提到一個哲學傢的思想實驗,他請我們想象這樣的一個“無辜的威脅者”:如果一個人P抓起一個第三者Q向你擲來。現在假設是這種情況:Q是無辜的,但在砸到你之後,他還能存活,而你確定會死翹翹,那麼,你是否可以在他砸到你之前,用你的槍(假如你可以合法地擁有槍支)將他擊落?

  從直觀上看,我們好像可以這樣做。我們對自己的生命負有保護的責任,而且在那種情況下,將Q擊落是防衛的唯一手段瞭。但好像還不是那麼理直氣壯,我們會感覺到多少有些遺憾,肯定欠瞭Q什麼。原因是:我們擊落的是Q,而不是把他作為殺傷性武器攻擊我們的人。

  但Q對此難道沒一點責任嗎?好像也不是。他的責任大概有兩點:其一是被人當瞭槍來使;其二,他沒有為擺脫被人當槍使的命運而作出最大的努力。思想實驗往往是殘酷的。不過,這個思想實驗中的Q,和民眾的命運倒是有點相似。這是一種被人控制、被人掠奪,甚至被人暴打,被人整死的命運。

  誰都承認,這樣的命運不是民眾應得的。我們把責任指向瞭權力,但誰又能說,民眾對於自己的命運,不負有一點責任呢?在平時,他們為權利、為尊嚴振臂高呼過麼?又是否關心他人的維權並聲援之?這樣的命運,邏輯上,不正是平時“沉默”的一個結果麼?

  作為公民,每一個人的命運其實都是差不多的。就是說,無論甲作為小販被城管打,還是乙傢的孩子在學校被性侵,抑或丙傢被強拆而露宿街頭,這些都並不僅僅是個體的遭遇,他們不過是以偶然的方式,體現瞭大傢的普遍命運罷瞭。

  命運的出路在於找回自己的根基

  心理學傢常講,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由思想塑造的。一如愛默生所言說:“一個人就是他整天所想的那些……他怎可能是別種樣子呢?”看似,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如何選擇正確的思想,似乎做到這一點,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瞭。這時有人就會問瞭,那什麼樣的思想才是正確的思想呢?有此問的人,大多是希望遵照榜樣而活的人。試想,若我們按照榜樣而活,我們活的就是榜樣的生命;若我們不去活自己的生命,那誰又該活我們的生命呢?

  我的意見是,思想沒有正確和錯誤之分,思想隻有是你的和不是你的之分。

  那如何判斷某個思想是不是自己的呢?雖然,給予指令、勸導改善和加以協助都已成錯誤的開端,但我可以試著在這裡給出一個判斷標準:思想所扮演的角色,不過是把你從一個地方引領到另一個地方;在我看來,隻有能把你從你的來處引到你的去處的思想才是你的思想。

  應用這個判斷標準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知道自己從哪裡來,也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這就涉及到一個人的立身之根基瞭。“你本是有大根基的人,隻因為貪戀利欲,埋沒瞭你的智慧,生出無窮的魔障。”看吧,是時候拿出主人的眼光,在宇宙中尋求自己的根基瞭。

  自私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工作,事業;戀愛,婚姻,傢庭;興趣愛好,宗教信仰……一切的一切存在的價值就是讓自己生活的更好。倘若其中任何一項不能增益幸福生活,或給生活帶來困擾甚至傷痛,那都需要作出改變,甚至可以放棄。言至此,我忍不住要拋出兩個結論:“愛自己”才是一個人立身之根基;檢驗是否愛自己的標準就是,是否能讓自己生活的更好。

  有人或許有疑問瞭,這裡說的“愛自己”不就是“自私”麼?如果說起“自私”,你能不夾帶鄙夷、菲薄、不屑的情感,我是認同你的說法的。

  事實上,我們在努力照顧好自己的過程中會滋養很多生命、幫助很多人,這如同資本流動的過程中也給很多人提供瞭工作機會以養傢糊口一樣。套用亞當·斯密之言:每個人都努力地照顧自己,最大化自己的產出。他這樣做,既不是為瞭公共利益,他也不知道自己創造瞭多少公共利益。他隻追求自己的安定,追求自己的私利。他就像被一隻看不見的手引導著,無意之中促進瞭公共利益。在追求自己私利的過程中,他無意中造成的公共利益的增加,要遠遠大於當他有意去促進公共利益時候所造成的增加。這比愛所表現出的一切都更豐富些,也比所有人對愛的評價更本質些。

  自私(愛自己)是引導你安全地通過生活的旅途,消除生活中所有疑慮以找出正確途徑的羅盤,這也是通往群體互愛之路。人類將看到、感受到他們道路的相似和共通之處。

  喂養靈魂才是智者作為

  那為什麼有些人在照顧自己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卻那麼讓人不痛快呢?那是因為他的靈魂(其實我更願意用“自我意識”這個詞)太貧乏瞭。

  對於現在的許多人來說,靈魂是一個很陌生的詞,似乎已被夾藏在發黃的書卷裡瞭,極少去想想自己靈魂的處境怎樣,於是在火熱的商業社會裡,我們變得冷漠、敵意、惡毒。更讓人傷感的是,還有人把幹癟的靈魂典當給瞭沒有休止的物欲情色,制造瞭樁樁人間的不幸。

  “隻有撇開對外物的追求,才能到達靈魂的所在。”榮格說,若你找不到靈魂,靈魂得不到給養,你將會陷入空虛的恐懼,而這恐懼將揮舞長鞭,驅使你絕望盲目地追求空洞的世事。你縱然追逐到瞭一切事物,待扯開它們,卻仍找不到自己的靈魂,因為他隻能從自身找到。

  喂養靈魂才是智者作為,否則就是將它蓄養成住在我們心中的魔鬼瞭。

  寫在後面

  寫到這,倍覺想念我熟悉的那些大師瞭,他們是:弗洛伊德、榮格;尼采、叔本華;莎士比亞、林語堂……最後用榮格的一句話為這篇新年賀詞作結:“神瞎瞭一隻眼、聾瞭一隻耳,秩序亂成一團。你們要對這殘廢的世界保持耐性,也別高估自己的完美。”

  1. 南方周末新年獻詞歷年匯總
  2. 新年國旗下講話
  3. 真正牛逼的,是那些在困境中依然保持微笑的凡人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